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放肆(上)


毕侃感情向,毕灵兄弟向

弟弟的年龄做了修改,一点点洋灵

————————————————




李希侃是十五岁那年被母亲牵着手走进毕雯珺家的。

三层小别墅,繁华的大花园。

和以前住的家没有什么不同。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个高瘦的男人,他亲昵的抱了抱母亲后俯身看向自己:

“这就是希侃吗?长的真可爱。我姓毕,你可以叫我叔叔,也可以叫我爸爸。”

李希侃用手拂开有点遮眼的刘海,露出月牙般的笑,还有洁白的小虎牙,用雀跃的声音开了口:“爸爸。”

男人的心情很是愉悦,轻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我们希侃真乖啊。”

说完后他直起身子转头冲着虚掩的大门喊了句:“雯珺!小超!你俩磨蹭什么,快出来见人啊!”



两个少年应声走了出来。

他们个子都很高,一个和自己差不多,一个比自己高了半头。

高的那个少年长相偏冷,因为阳光过于刺眼,他皱起好看的眉,紧抿着唇,看起来有点儿吓人。不过他长得很像这个新父亲,连泪痣都被完美的遗传下来。

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长的很是可爱,眼睛像小鹿斑比一样。不过他似乎不太开心,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情绪。李希侃猜他大概长的很他母亲,应该是个美人。

新父亲搂着两个男孩对李希侃和他母亲介绍:

“这个是我大儿子,毕雯珺,比希侃大了一岁。这是灵超,比希侃小一岁。来,你俩叫人。”

十六岁的毕雯珺已经很懂事了,他乖乖的叫了妈妈,还对李希侃笑了下:“你好,小侃。”

‘怦怦怦’心跳在作怪。

小侃是个亲昵的称呼,从未有人这样叫过。就算是有,声音也不会这样好听。

能这样让人心动。

李希侃知道自己怎样笑的最好看,所以他也扬起一个璀璨的笑,声音又甜又奶:“哥哥。”

毕雯珺有些恍惚。

真可爱啊,比自己的亲弟弟都要可爱。

奶里奶气的小狐狸,让人想揉揉他毛茸茸的头,捏捏那其实并不存在的耳朵。

旁边的灵超却迟迟没有说话,两边脸鼓起来,似乎很是生气。

毕雯珺摸摸他的头:“小超,乖一点。”

他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口:“妈妈...”然后他看向李希侃,一字一顿的叫他:“哥、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从那一刻起,李希侃就知道,自己和灵超绝对八字不合。

这个新组建起的家庭堪堪算的上和睦。

毕雯珺和灵超的亲生母亲在他们七八岁的时候去世了,父亲是大公司的老板,却一直对两个孩子很是上心,他们父母曾经很相爱,所以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只要能抽出时间就会陪着他们,所以父子关系极其和睦。

李希侃的亲生父亲在他十岁那年和母亲离婚了,他母亲是个典型的女强人,独自拉扯着儿子,还有自己的上市公司,完全是一支带刺的野玫瑰。

可惜再强的女人遇上心动的男人时,也变成了绕指柔。

他们很相爱,所以考虑再三后还是选择了再婚。

毕雯珺毫无意见,李希侃没有异议,灵超完全不同意。

但是他哥哄了他整整一个星期以后,他才恹恹的点了头。

比起新母亲,灵超更排斥李希侃。

其实李希侃理解他的心情,毕竟小孩子都不喜欢和人共享。自己不仅分了他爸爸的宠爱,还抢走了他哥哥的宠爱。

说的好像他比灵超大多少一样。

可灵超排斥他也不是只有这两点。因为他觉得李希侃有两副面孔。

他时而是乖巧的少年,时而却幻化成狡猾的狐狸。

李希侃和毕雯珺都在高二,同年级不同班,灵超自己一个人在初三,三人同校不同部。

学校里的李希侃可不是什么乖宝宝,他逃课、睡觉、打架什么都干过。

可是偏偏遇上毕雯珺的时候又会换成幅乖巧模样。

气的灵超牙都痒痒。

“哥,你都不知道,李希侃他今天又和人打架,我都看见了!”

毕雯珺的目光扫在身上时,李希侃变得有些局促起来:

“我...我...他先欺负我朋友的...”

“下次不要这样了小侃,如果你受伤就不好了。”毕雯珺的声音满是担忧。

“嗯,下次不会了!”

“还有,小超,小侃比你大,你得叫他哥。”

灵超气呼呼的看着李希侃在他哥背后露出个得意的笑:“我!不!要!”






灵超不知道的是,李希侃很多时候都很羡慕他。

羡慕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和毕雯珺发脾气撒泼,可是自己每次只能装成个乖宝宝才能看见毕雯珺露出温柔的笑。

谁想天天戴面具啊,还不都是有原因。


李希侃早上学一年,所以和毕雯珺同上高二,但是两个人一个学文一个学理。

“哥哥,这道数学题我不太会做,你可不可以教我?”

毕雯珺和灵超住一个屋,李希侃自己住隔壁,但是他没事儿就跑到他们屋里来。

“这题不太难,我觉着你们老师上课应该讲过。小侃,你告诉我,你上课是不是又没好好听讲?”毕雯珺的目光中带了些审视的意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李希侃挠挠头发:“我昨晚没睡好,太困了...”

“为什么?”

“因为....”少年的脸‘腾’的一下转红,十指不安的搅动着:“因为昨天下雨打雷...我害怕...妈妈以前是陪我睡的,但是现在...”

温热的手指轻柔的划过自己的眼底,李希侃听出毕雯珺的语气中有掩盖不住的心疼:“那你下次来找我,或者叫我陪你睡,记住了吗?”

“可以吗?”小小的眼睛里满含着期许。

毕雯珺看着他这模样,不由得轻笑出声:“当然了,因为我是哥哥啊。”

“那哥哥你帮我把这块的数学题讲一遍好不好?我今天没跟上...”

“嗯,你去搬个凳子来,咱俩用一张桌子吧,你不会的我教你。”

“谢谢哥哥!”

背对着两个人的灵超翻白眼翻的眼睛都疼,他猜,李希侃肯定会借机常驻在这屋写作业。


果不其然,晚上十点半终于做完作业的李希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好累哦...不过哥哥,我今天做的比平时都快,正确率也高很多,我以后能不能和你一起做作业呀?而且我一个人在屋里好无聊,还有可能会睡着...”

毕雯珺从旁边的果盘中捏起颗樱桃递给他:“只要你想来随时都可以过来啊。”

紫红色的樱桃汁液饱满,李希侃拿起来咬了半颗后果汁流到了指腹上。他下意识的伸出粉嫩的舌头把它们轻轻舔掉。

毕雯珺觉着自己可能有点儿毛病,明明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动作,生是让他看出了活色生香的意味。

不知道亲上去,会不会有樱桃那么甜?

不行,这些念头太危险了,要掐掉。

他的眼神不自在的瞥向别处:

“十点半了,你昨天没睡好,今天早点睡吧别复习了。明早我去叫你就行,不用上闹钟。”

“那我就回去睡觉啦~”李希侃眨巴眨巴眼睛:“哥哥晚安,小超晚安,我走了啊。”

灵超长舒了口气,可算走了...




李希侃走了后灵超拖着椅子凑到了毕雯珺跟前:“哥,我问你个问题!你是更宠我还是更宠李希侃?!”

毕雯珺被他这问题弄的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可比的?”

“我不管!你快回答!”

“小超,我都告诉你好多次了,小侃比你大,你得有礼貌!”

“我不!”灵超不乐意的拍掉想要揉自己的头发的那只手:“你为什么要转移话题!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别闹了小超,你是我亲弟弟,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你明白吗?”

“哼——”





尚停留在门口的李希侃听到这些换后轻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灵超,我是真嫉妒你。

我哪敢这么耍赖放肆的和他说话。

你是他亲弟弟,他永远不会不管你。

可我就不一样,所以我得费劲心机的把他抓得紧一点。

装成乖宝宝,可真累。












最近父母比较忙,家里只有三个人和管家在家,他们要一两个星期才会回来住一晚。

所以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李希侃和灵超还是收敛了许多,没有摆出私下里横眉冷对的模样。

父亲看着三个听话乖巧的少年满意的点点头,拿出了三张票券。

“我有朋友在市里开了一家游乐场,我给你们三人要了三张免费劵,明天是周日你们也没有课,雯珺领着两个弟弟去玩儿吧。”

毕雯珺伸手接过票,对着李希侃笑了笑:“小侃之前过生日的时候不就说要去游乐园玩儿吗,明天领你去。”

李希侃喜于他还记得,狐狸眼睛直接眯成了一条缝:“谢谢爸爸,谢谢哥哥。”说完他还去拽拽灵超的衣袖:“开不开心啊小超?”

灵超觉得李希侃以后就应该报考中央戏剧学院,绝对能稳当第一。

“开心...谢谢爸爸和哥哥啦~”

李希侃能感觉出灵超的僵硬和抗拒,可是他有什么办法,两位家长想看到的不就是兄弟之间和睦相处的样子么。

才刚刚迈进初夏,天气就已经热的要命了。

李希侃套了件紫色的卫衣和米白色的短裤,穿着个小白鞋蹦蹦跶跶的走在毕雯珺身边。

“啊,我真的好开心耶!这好像是咱们第一次一个出来玩儿吧哥哥。”

毕雯珺握住他的手腕示意他好好走路:“过马路你小心一点儿。”

然后互他转头去看旁边没什么表情的灵超:“小超你精神一点好不好?有那么困吗?昨晚没好好睡觉吗?”

灵超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心想他总不能告诉他哥,昨天他上网打游戏的时候遇到个上大一的哥哥,叫木子洋,两人超投入的聊了一晚上吧...

“哥我...”

“哥哥,我想吃冰淇淋诶!”李希侃适时的打断了他的话。

灵超偷偷松了口气,趁着毕雯珺转身的时候面无表情的对他说了句谢谢。

但是我哥还是我哥,你不能和我抢。

李希侃接收到他眼里的信息,不可置否的笑了下,然后又迅速的看向毕雯珺:“哥...我想吃草莓味儿的,可以嘛?”

毕雯珺哪能不依他:“走吧,领你去买。小超,别发呆了,快跟上。”




燥热的天气下冰淇淋甜筒化的速度很快,偏偏李希侃吃的又慢。

“诶诶诶!要化了!”

他把甜筒拿到嘴边,快飞的咬了口。

毕雯珺吃的只剩下个脆桶,好笑的看着他慌乱的模样。

“小笨蛋,吃到嘴边了。”他抬起手在李希侃的嘴角擦拭了下。

黏腻的冰淇淋在指腹晕开,毕雯珺忽然反应过来这举动和语气似乎有些暧昧了。

这样的温柔宠溺,与平日里对灵超的态度全然不同,这并不能算对弟弟的疼爱。

那些隐藏在心中的旖念,好像愈加放肆了。

会不会吓到他?

“我不笨…”李希侃也失去了反应能力,木愣愣的反驳,听起来毫无可信度。

“那你快吃,一会化了。”毕雯珺转过身遮掩自己的无措。

李希侃抿着嘴唇看着他飞速转过去的背影。

不会看出来自己是故意的了吧?

哥哥在感情上看起来很迟钝,应该看不出来吧…

灵超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对他俩之间流动的暧昧气氛一无所知。




三个人各怀鬼胎,心思各异,最后在游乐园逛了一天以后回来,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玩儿了什么。

父亲笑眯眯看着他们三个:“玩儿的开心吗?”

“开心。”

“可开心了。”

“特别开心呀。”

“哈哈哈,那就好,你们休息去吧。”




晚上的时候天气凉爽了许多,让人倍感舒适。

李希侃站在窗户边望着花园里。

那有一架秋千,灵超正坐在那里玩儿手机,指尖快速的悦动在屏幕上,应该是在和别人聊天。

早恋了?

他有些恶意的想,要是毕雯珺知道灵超早恋的话…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门突然被敲了三下,是毕雯珺独有的敲门习惯。

“进来。”

李希侃迅速的整理好心态回头看他:“哥哥。”

毕雯珺手里握着杯牛奶走过去递给他:“睡前喝杯牛奶。在看什么呢?”

“没有,就在窗口趴着透透气。”

“晚上还是有点凉,别冻着。”毕雯珺一边说一边去关窗子:“诶?小超坐在那儿干嘛呢?”

“不知道啊。”李希侃抿了口牛奶:“大概在和同学聊天吧。”

毕雯珺皱皱眉:“什么同学聊天聊一天?他是不是要早恋?”

“哥哥你不喜欢我们早恋啊?”

“什么叫你们?你有喜欢的人?”毕雯珺敏锐的听出了他这话里的言外之意,不快的看他。

“没有没有!”李希侃摆摆手:“我说错话了!真的!你信我啊哥。”

“没有就好,你别跟着小超一样胡闹。”

“不会啦。”


毕雯珺已经离开房间很久了。

李希侃看着他走到秋千旁边和灵超唠了一会儿,然后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回了房间。

你真的好宠他。












李希侃觉得认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剩下的一二,是特别不如意。

毕雯珺一个星期前告诫他不许早恋,一个星期后自己就和女生同进同出。

持续了两天他就完全忍不下去了。

“哥哥,你之前还和我说不许早恋呢!你这两天和女同学走的可近了!”

下午他们有个大课间,李希侃在下课铃响起的瞬间就冲到毕雯珺他们班门口把他叫了出来。

毕雯珺看着面前气的鼓脸的弟弟,很是无奈:“你看见了?”

李希侃心想你在你们班一天干了什么说了什么我都能知道,还用特意跑去看吗?

“没啊,有小女生跑来问我你是不是再和别的女生谈恋爱,所以我就知道了。”

其实是没有的,但是她笑起来很像你。

至少能给我心中肆虐的感情找个出口。

“我们没谈恋爱。”毕雯珺说完后李希侃一直悬着的心松了下来。

“我就说嘛,哥哥你得以身作则!”

“但是…之后,我也不确定会不会答应她。”


你尝过心碎的滋味吗?

对方不过轻描淡写一句话,我就感觉心如刀割。


李希侃死命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失态,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不说话。

毕雯珺有些担心的抬手抚上他额头:“脸色突然怎么变得这么差?不舒服吗?”

“没啊。”李希侃扯出个笑,后退了步躲开毕雯珺的触碰:“有点儿困了,课间还没结束,我先回去趴一会儿,哥哥再见!”

指尖还残留着他额头上的温度,毕雯珺慢慢把五指收拢,轻声呢喃了句,希侃…

为什么我每次想亲近你的时候,你都会慌张的躲开呢?

逃回教室的李希侃冷着张脸坐回自己的位置,脑袋里回想着毕雯珺刚刚说的话。

他不停的用牙撕扯着发干起皮下唇,知道一缕刺痛自上面传来,腥味蔓进口中。

他用舌尖把流出来的血珠舔掉,扯出个意味不明的笑。

我可以容忍灵超和我抢哥哥的宠爱,因为那是他的至亲,但是别人,想都不要想。



学校不远处有个小巷子,算不上隐蔽,但也没怎么有人敢从那里经过。

出现在小巷子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大家心知肚明。

“哎!你们干什么呀!”

李希侃冷漠的站在看着那个女生被推到在地,嘴里含着根仿香烟的棒棒糖。

她似乎很害怕,整个人抖成了筛子,整张脸都没有血色,汗珠从她额头上一颗颗流下。

地面上细碎坚硬的石子划开了她的手,胳膊蹭在墙壁上磨出片片红印。

几个高瘦的男生围成半圆看着她,其中一个冲着李希侃喊:“就是她。”

“哈…”李希侃嗤笑了声走到她跟前蹲下:“就是你呀,来让我好好看一眼你长什么样。”

他的手指修长,葱白的指尖慢吞吞的抚在她眼睛那里:“你这眼睛,真难看。”

太像我了。

这容易让我自作多情以为他是因为这双眼睛才和你同进同出的。

真他妈的折磨人啊。



“你给我离毕雯珺远点儿知道吗?”

提到毕雯珺的名字,那女生终于开口吐出一句话,声线抖的厉害:“你…你…不是他…弟弟…吗?”

“对呀。”李希侃烦躁的瞪了她一眼:“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他妈让你离他远点儿你聋啊?”

“可…可…”

“没有可是!”他声音倏地拔高许多,伸手攥住她手腕紧紧捏着:“听清楚了,你要是再让我听到有人告诉我……”



“李希侃。”

一个轻轻冷冷的声音入耳,吓的李希侃差点跌坐在地上。

他慌张的起身转过头,正好对上毕雯珺面无表情的脸。

他逆着光站在那里,双手插兜。

像极了偶像剧中恶霸欺负女主角的时候踩着BGM的男主。

可他妈的狗血的是,自己是那个恶霸。

他有些无措的走近毕雯珺,试图去拽他的衣袖:“哥哥…”

毕雯珺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触碰:“李希侃,你闹的有点儿过分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啊,重重的敲在他心上。

他就这样傻站在原地,看着毕雯珺与自己擦身而过,抱起那个女生离开了小巷。

全程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李希侃仰起头看着昏黄的天空,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我也不愿意拿自己和灵超比,没意义。可是他做错了事情,你会严厉的叫他小超。而我,你会冷漠的叫我李希侃。

装乖孩子好累,那就算了吧。

毕雯珺抱着那个女生离开的时候,满心都是李希侃刚刚那布满了慌张和无措的眼眸。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怎么做事这样冲动,一点儿不计较后果。

怀中的女生小声啜泣:“你弟弟好吓人…”

“他年龄小做事不成熟,你别介意。也别告诉老师,行吗?”

“你把我抱走是不是就害怕我一个人走会去告诉老师?”

毕雯珺轻轻嗯了一声。

“你刚刚那么凶他是不是就因为想给他个教训?你就这么护着他?”

“是。”

“我们眼睛真的很像,对吧?”

“……对。”毕雯珺苦笑了下,可惜他不知道啊。

“我知道了。”



李希侃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他脚步是虚软的,一走进房间就坐到了地上。

他在地上瘫坐了很久,抱着膝盖。

房间门突然被敲了两下,他沙哑着嗓子:“进。”

是灵超。

他进来看到坐在地上的李希侃吓了一跳:“嚯!你这是干嘛啊李希侃?”

李希侃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他:“有事儿吗?”

“额…我听说你今天给人女生堵到小巷子里…”

“你哥回来了?”他打断了灵超。

灵超还不太习惯他这样冷漠,不自在的摸了摸后颈:“什么叫我哥…”


李希侃对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

是啊,他是你哥。

他不会不要你,不会厌你烦你。

而我不行。

我得乖巧听话,我得小心翼翼。

我不能放肆,不敢放肆。

我要把那些泛滥肆虐的情感压在心底。

可即使这样,我也不及你。

得不到,那就不要了吧。



毕雯珺送那个女生去医务室处理了伤口,又好生给她安抚了一番,很晚才到家。

管家说李希侃今晚没有吃饭,他无奈的跑去厨房给他熬了粥,想端去给他。

房间门虚掩着,里面穿出了谈话声。



李希侃的声音不似平时那般奶气,带了些委屈的滋味,可又无比冷漠。

他的话像一把刀,慢慢的推进心脏。

毕雯珺听见他和灵超说:



“他是你哥,我没有哥。”

“我不和你抢了,我不要了。”

——TBC——

嗯…这篇是在火车上短打的
我要跑路五天半去旅游了
下章可能会开车🌝
@活在半夜 照例艾特我的小可爱 记得夸我!

评论(80)

热度(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