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产出随缘

囤梗

好不容易放假有大把时间的我…灵感缺失…
所以我来囤个梗!

主毕侃  【❗不拆不逆不BE❗极度洁癖❗】
其余的西皮 可带四金花  异坤  权贵  淳哲  (别的可以尝试)

别说我写什么都愿意看求求了😭😭我真的没灵感!
救救孩子吧!
不然孩子可能啥都不写了😭

【毕侃】我好像有个假弟弟

带弟文学

无脑无逻辑到一定程度了 dbq



//


毕雯珺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那大概是领李希侃回家见家长吧。


不见家长的话,

小毕,也就是他弟弟,

就不会见到李希侃。


如果小毕不会见到李希侃,

那么——


那么他就不会和弟弟成为情敌了。


//




相恋五年毕雯珺第一次把李希侃带回家。

父母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不过狐狸能侃,不到十分钟就给二老哄得眉开眼笑,让坐在一旁的毕雯珺都望尘莫及。


“要中午了,小侃是不是饿了,我们俩去做饭,你和雯珺等一会儿吧。”

眼见着要到中午,毕太太生怕饿着帅气的‘儿媳妇’,赶紧站起来拉着毕先生要去厨房做饭。

“诶..妈,我和雯珺去帮你吧,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忙活...”

“没事儿没事儿,小毕马上就要放学回来了,你一会儿可以和他玩儿。”

“那谢谢妈~”


等到二老都走到厨房以后,李希侃一直绷着的劲儿才松下来,哼哼唧唧的往毕雯珺怀里蹭:“我后背都湿了,好紧张诶...”

毕雯珺好笑的搂住狐狸给他顺毛,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呢喃:“那我看你爸、妈叫的都挺利索的,还以为我家狐狸干什么都闲庭信步、游刃有余呢。”

“你、你干什么呀这是在家里!”

“嘘,就是想亲亲你,小声点儿爸妈听不见。”

“那...唔——”

厨房里长辈说话的细碎声音传进耳中,李希侃只觉得心跳比往日要剧烈许多,可又深陷进毕雯珺唇瓣温柔的厮磨中出不来,只能双手收紧,死死揪住对方的衣服。


‘叮咚——’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断了尚在温存的两人,李希侃慌慌张张的把搂紧自己的人推开,飞速的捋一捋衬衣上的褶子,状似轻松的给要热到爆炸的脸扇风。

“雯珺,开门去,你弟弟回来了。”

“好。”

毕雯珺站起身子,打量了下小狐狸的样子,确认无误后才轻笑着拉起他的手:“和我一起去开门吧,见见我弟。”

“诶,好呀。”


十岁的小毕简直就是毕雯珺的完美复刻,连眼角泪痣嘴角酒窝都分毫不差,顶着傻乎乎的锅盖头站在李希侃面前抬头问他:

“你是谁啊?”

上扬的语气带着明显的疑惑,只可惜入了毕雯珺的耳便成了质问,他不快的揽住李希侃的肩,同时使劲的揉乱了弟弟的小锅盖头回应:

“这我媳妇。”

换来的是李希侃毫不留情的一拐。

“你叫我哥哥好了,我是他男朋友。”

李希侃半蹲下身子用手撑住膝盖,对着尚未反应过来‘媳妇’和‘男朋友’两个词的小朋友露出招牌笑容,见牙不见眼,甜到人心里去的那种。

“哥哥给你买了玩具,要不要去看下?”


天呐,为什么这个哥哥长得又白又好看?

而且笑眯眯的样子为什么这么像小狐狸啊?

还给自己买了玩具,真好!!

心里活动过于丰富,但是面上活动承袭亲哥做派的小毕只是软糯的点了头:“好。”然后又乖巧补上句:“谢谢哥哥。”

声音也和毕雯珺有几分像,只可惜毕雯珺可不会这样叫李希侃哥哥。

心情大好的狐狸瞬间把男朋友抛到九霄云外,牵住弟弟的小手走向沙发给他拿礼物:

“这个是钢铁侠的模型,还有美国队长的,还有变形金刚...”

五花八门的礼物晃得小毕眼花,一个个崭新的、漂亮的玩具全都是他的最爱,他牢牢的抱在怀里,美滋滋的看向给自己礼物的好看大哥哥。

比自己的臭脸老哥好一万倍了。


“哥哥,你叫什么呀?”

“我叫李希侃啊。”

“希侃哥哥你真好!谢谢你!”

“嘿嘿...”

如此这般兄友弟恭的场面却看得毕雯珺气不打一处来。

不怪他吃自己弟弟的醋,且不说自从小毕进屋以后李希侃就没再看过他一眼,就连礼物也把他气了个半死,谁不知道他毕雯珺也是漫威死忠粉,可自家男朋友却拿着这高级手办去哄弟弟?

天蝎的占有欲瞬间爆发。

“你给我过来!”毕雯珺一把将弟弟从李希侃身边拽走,凶巴巴的瞪他:“快吃饭了去帮爸妈拿碗筷,这么大孩子怎么不懂事儿呢。”


???

嘿呀,还是希侃哥哥好。


毕家吃饭的时候规矩没有那么多,一家五口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轻松。

而小毕的校园生活则是饭桌上的必谈话题。


“我们老师今天上午让我们想一个问题,长大了以后想干什么。”

毕妈妈给他夹了只虾让他自己剥,同时好奇的询问小儿子的理想:“想干什么啊?”

扒饭的小毕抬起头准备剥虾,看到了亲哥现下正在熟稔的给希侃哥哥剥,细长的手指拧掉虾头取掉虾线后放进希侃哥哥的盘里。

他撇撇嘴,拉长声调不情愿的告诉全家人:

“想成为哥哥那样的人。”


毕雯珺意外的抬起眼看了下弟弟,绷着的劲儿松下来缓了语气想夸他两句,结果弟弟又开了口:

“但是刚刚我就换了。”

“嗯???”

“我长大以后,要成为希侃哥哥喜欢的那种人,然后把他领回家。”


?????!!!!!



果然毕家的男人都对温州狐狸没什么抵抗力。



//



“老毕,我知道你幼稚,不知道你这么幼稚啊。”

洗完澡带着一身水汽扑到床上的李希侃看着倚在床头闷闷不乐的毕雯珺,无奈的凑过去哄。

“多大啦,还和弟弟生气。”

毕雯珺把手机扔到旁边,一下扯过狐狸揽进自己怀里,恶狠狠的咬了口他饱满的下唇后不爽的回应:“这怪我了?”

“怪我怪我,怪我散发着该死的魅力。”

....什么和什么啊。


“好啦你快去洗澡。”

见着差不多把人哄好,李希侃也放心的把自己瘫在床上用脚踢他:“洗完了回来补偿你。”

聪敏的毕雯珺听懂了这话,坏笑的挑了下眉毛:

“等我回来,不许睡觉。”

“知道啦。”


等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之后李希侃摸出手机给黄新淳拨了个电话过去。

“我的淳!”

“我的侃!怎么的,老毕这会儿不在你身边啊?”

“诶你怎么知道?”

电话那头传来不痛不痒的一声轻嗤:“呵,老毕不在,你叫我的淳,老毕在,你就叫黄新淳,你当我是傻子吗?”

“额...”李希侃尴尬的笑了两声:“你也知道,老毕是大醋缸。”

“哈,也对,他谁的醋都吃。可说你今天不是见家长去了吗,怎么样啊?”

“老毕的爸妈超好诶!我都已经改口直接叫爸妈了。”

“呦呦呦,厉害啊我的侃,那老毕的弟弟呢?”


李希侃不老实,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床上翻来滚去,乍得听起黄新淳提起小毕以后想起晚饭时发生的事儿,一个不慎差点儿把自己翻下去。

“哎呦...差点儿摔着小爷。你可别提了...”

“怎么的?他弟不喜欢你啊?不能啊,他们哥俩喜好差不多,他弟弟应该不能讨厌你啊。”

“不是!就是因为喜好差不多...”

就是因为喜好差不多,才会又招了乐子,又惹得毕雯珺吃醋的。

他在黄新淳那儿也没少丢脸,支吾着把情况复述了一遍,果不其然的换来了对方大肆嘲笑。

“哈哈哈哈——这还真是喜好差不多,你挺招小孩子喜欢啊哈哈哈哈哈——”

“笑尼玛呢...”

气急败坏的李希侃开口就骂人,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去收拾那边的黄新淳。

“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有人敲门,我去看看,先挂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再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不直接笑死呢黄新淳?



本以为是毕爸爸或是毕妈妈来敲门的李希侃还特意整整衣服清清嗓子才去开门,结果拧着门把打开门的瞬间却看到了抱着被子穿着睡衣的小毕。

“咦?”他好奇的俯下身子问眨着眼睛笑眯眯看向自己的小孩子:“怎么还不睡觉啊?”

小毕拢了拢快要掉到地上的被子和他的希侃哥哥说:“我想和哥哥一起睡。”

诶,原来这么大的孩子还会和自己哥哥一起睡的吗?

会错意了的李希侃帮他抱起被子,同时侧身让他进屋:“你哥哥去洗澡啦,你还得他一会儿。”

“不是啊希侃哥哥。”

衣角被拽住,他有些茫然的回过头然后听到小孩说:“我是想和希侃哥哥一起睡啊。”


李家狐狸对毕家男人也没什么抵抗力就是了。


小毕天真的仰起脸对着李家狐狸说:“哥哥我真的觉得你长得又帅又酷,很喜欢你哦,能不能和你一起睡啊?我哥的床很大的,睡三个人没什么问题的,如果你觉得挤就让我哥睡我那屋。”

听起来好像是有一点不对,可是被‘又帅又酷’的评价冲昏头脑的李希侃完全忘记了晚饭时尴尬的场景,雀跃的点头说好,同时还夸了一下小毕满被子的可爱猫咪。

“哥哥你会不会唱歌啊?我想听你唱歌。”

裹着被子躺在李希侃身边的小毕又贪心起来,小声的询问支着胳膊撑住身子哄自己睡觉的人。

“好,我给你唱,不过你要闭上眼睛乖乖睡觉,已经很晚了。”

“嗯嗯~哥哥真好!”

小锅盖头扭动了下撑起身子亲了下李希侃的脸,软软的说了声:

“哥哥晚安。”

“晚安哦。”

李希侃用空出来的手轻拍着他,嘴里轻哼着柔和的歌,明显感觉得出来小孩儿的呼吸愈加平稳,而自己的眼睛也有些睁不开。

好烦哦,毕雯珺每次洗澡都要洗很久。



洗的干干净净出来的毕雯珺看到的就是自家宝贝和弟弟头靠头熟睡的画面。

平日里吵闹的一大一小现下这样乖乖的模样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可是——

可是这不是小毕给他添乱耽误他好事儿的理由啊!

都多大了还不敢自己睡觉 ?!

十岁的孩子要懂事自立了啊!


毕雯珺气呼呼的给弟弟掖好被子折回自己睡觉的那边,关掉昏暗的床头灯以后整个房间陷进了浓浓的黑暗。

本已睡熟的李希侃感觉到了身侧的床铺下陷便知道毕雯珺回来了,习惯使然他迷迷糊糊的翻身就往对方怀里钻,找到个舒服的地方后吻了吻抵住自己头顶的下颌:

“晚安老毕。”

收到亲吻的人心情瞬间转好,大手牢牢圈住怀中人的腰小声呢喃了句:

“晚安小侃。”


哼,让小崽子自己一个人睡去吧,他才不生气,狐狸好好的在怀里呢。



//




课业相对轻松日常生活也很轻松的小毕是要比两个整日忙的好似陀螺一样的哥哥醒的早的。

入目的是希侃哥哥瘦削的后背还有搭在他腰上的一只手,骨节分明。

啧,肯定是昨晚希侃哥哥搂着自己睡觉然后臭老哥把人拽走的。

他默默盯了那只手一会儿,想去打一巴掌却又不敢,只能悄悄翻身起床。


溜出房间的小毕冲到了毕妈妈房间:“妈!哥他可懒了,还没起呢!”

也是刚刚起床的毕妈妈不为所动:“你这孩子,这两天怎么就和你哥对着干了呢?他和小侃平时那么累多睡一会多正常啊,走,陪妈妈给你哥他们买早饭去。”

哈,小儿子最受宠什么的都是假的。




“希侃哥哥,你今天有事儿吗?”

“你又想干嘛?”

替李希侃回答的是一心一意防着弟弟的毕雯珺。

哥哥最讨厌了!!!

愤懑的咬了一口小笼包的小毕不情不愿的说:“我想去游乐园,想让希侃哥哥陪我去。”

小孩儿心性上来的李希侃听了这个提议蓦地兴奋起来,眼见里闪着晶亮的光:“好诶!我陪你去!不知道东北的游乐园有什么不一样!”

还能有什么不一样?

全世界的游乐园不都差不多。


拒绝的话都涌到嘴边转在舌尖了,最后还是因为李希侃的一句话让毕雯珺给生生咽下去了。

“那咱们吃完饭就去。”

“真的嘛?”李希侃吞下嘴中的东西,眼睛弯的比月牙还厉害:“我还以为你会说容易让人认出来不许我们去呢。”

嗯你可真聪明。

“没关系的。”

只要你想去,就都没关系的。

毕妈妈和毕爸爸从旁边沉默的喝着豆浆,对弥漫在大儿子、‘大儿媳妇’之间的粉红色泡泡和小儿子身上无名的黑焰视而不见。


饭后帮着收拾完桌子,李希侃被毕雯珺赶着回房间进行变装打扮。

临关门之前毕雯珺还戳了戳弟弟的脑门:“你就折腾我们吧,被拍到我就打你。”

“额...”这一点上小毕倒是难得的成熟,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不能在这点上给哥哥添麻烦,所以弱弱的试探了句:“要不,不去了?”

“晚了。”毕哥哥收回手,面上混着无奈和宠溺:“小侃想去,就去。”

小毕顶着锅盖头站在关的死严的房门前,心想我就多余开口给自己找堵。

我也喜欢希侃哥哥好不好!



毕雯珺和李希侃在公众之前向来是三缄其口,能遮便遮,能避就避,只可惜了越是遮掩躲避越是避讳不提就愈加引人关注,加之偶尔被拍到了的路透和真假难辨的爆料,让人几乎百分之百确信他俩是一对儿。

久而久之公司便也松了口由着他们去,只叮嘱千万不能闹的太出格。

所以乔装打扮一下去个游乐园玩儿还是没什么的。

更何况今天只是个普通周末,多的是领着孩子来游乐园玩儿的中年家长,没什么年轻姑娘,能认出他俩的几率实着不大。


小毕左手被希侃哥哥牵着,右手则不情不愿的被亲哥握着,一左一右,于他而言就是水火不容。

毕雯珺看着小崽子摆给自己的臭脸,又看看他对李希侃扬起个豁牙的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啊。你以为我愿意领着你,我当然愿意领我的小侃了!

可惜旁边的一大一小没人体会他的心情,正有说有笑的计划去玩儿什么好。

“希侃哥哥,你喜欢玩儿什么呀?”

“我什么都可以啊。”

佯装大人的李希侃用手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想这是出来陪孩子玩儿自己可不能太放肆,只不过是眼睛一直瞟着摩天轮罢了。

“那哥哥我想去玩儿摩天轮可以吗~”

“好诶。”



游乐园可供小毕玩儿的项目不多,他们几个玩儿了大半天还在园里吃了个饭也就把这一天混的差不多了。下午四点多钟毕雯珺和李希侃已有倦意,想要哄着小毕回家。

意犹未尽的小孩看看一如往常板着脸的老哥,转转眼珠转向李希侃:“希侃哥哥我想去鬼屋!”

被点到名的李希侃小幅度的抖了下身体,同时毕雯珺的脸也肉眼可见的白了几分。

闲庭信步李希侃,个高怕鬼毕雯珺。

两人的回忆瞬间就被拉扯回了还在大厂的日子里,骤然关掉的灯和猛冲出来的长发鬼姐姐,少年们撕心裂肺的叫喊,粉丝们毫不留情的嘲笑。

不是很想去。


“可不可以嘛希侃哥哥,我真的很想去。”

“弟弟,咱们该回家了啊。”绝不承认是自己害怕的李希侃蹲下身子,装出幅一本正经的脸孔:“下次哥哥陪你来好不好?”

“可是哥哥你这回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我家呢...”

弟弟可怜巴巴的语气和怕鬼的恐惧在李希侃的心中天人交战,毕雯珺从旁边看着他松动的面容就知道大事不好。

“那好,我和你哥陪你去。”

这话几乎是咬着牙挤出来的。


根本无法拒绝自家男朋友的毕雯珺满脸绝望的转身去买票,忽略了弟弟的狡黠笑容。

让你在希侃哥哥面前丢脸,然后希侃哥哥就可以看到我的魅力了!



//



小毕短短十年的人生中,最后悔的是什么事儿?

就是耍心眼骗他哥和他喜欢的希侃哥哥去鬼屋。



如果不去鬼屋的话,

那他的耳朵现在就不用承受灾难了,

喜欢希侃哥哥的那颗心也不用饱受折磨。


真的很难过。



//



全世界的粉丝都知道,毕雯珺和李希侃都挺怕鬼。

唯独小毕,因为年轻,天真无知。


说实话头发长到拖地,满脸血红,身着白衣的鬼姐姐蓦然从门后冲出来也没有特别吓人吧?

小毕看着那个鬼飘出来的瞬间就打算欣赏一下老哥害怕的样子的,谁知道还没等他抬头,就被两个熟悉的声音震到险些耳聋。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老毕这是啥玩意儿啊!!!!”

“wowowowowowo....别过来别过来,哇——”

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缩在一处发抖尖叫的场面不知道让人该忍一下笑还是直接笑比较好,出来吓人的鬼姐姐都忍不住乐出来,过长的头发一抖一抖的伴着空气中的静电险些飘到两人面前。

李希侃被吓得脸色惨白,顾不上什么帅气有型的言论了,缩着身子往毕雯珺怀里扎,同时呜呜咽咽的叫唤:“老毕我害怕啊....”

毕雯珺也顾不上跟在自己旁边的弟弟了,两只手紧紧圈住怀中人的腰:“你你你你你你...你别怕...”


小毕抬抬手想拽他希侃哥哥的袖子说我保护你,可惜希侃哥哥把自己调成了震动模式,死窝在臭老哥的怀里不出来。

毕雯珺低头看了眼满脸无语的弟弟,清清嗓子说了句不太有男子气概的话:“你走前面,给你希侃哥哥我俩开路。”


????

我只有十岁好吗?


抵抗不过的小毕只好在前面开路,身后的两个哥哥颤颤巍巍的相拥着向前挪动。

经过走廊的时候旁边未关严的窗户‘砰砰’的动了两下,回响在阴森空旷狭小的走廊里格外渗人。

精神高度集中险些绷的要失控的李希侃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以后一巴掌甩了过去,半旧不旧的窗户‘咯吱咯吱’的响了两声,被他打掉一半。

毕雯珺瞳孔小幅度的震动了两下,暗想我还真不知道自家宝贝有这个能力,同时自己也被吓得不清,心脏跳得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似的。

“宝贝没事儿,别怕,走咱们赶紧走。”


小毕接受到亲哥的眼神威胁,抖了下加快步伐往出走,眼见着要走出鬼屋,前方都有影影绰绰的光倾泻了出来,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脚腕。

“哇!!!”饶是心理素质过硬的小毕也被吓到跳了起来,不明所以的毕雯珺和李希侃加快走了两步想去看弟弟,结果——

“靠!!!!这又啥呀!”

走在里侧的李希侃侥幸躲开,但是毕雯珺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冷的刺骨的手摸上他脚腕的一刹那,他差点把鞋甩飞出去。

“哎呀妈呀脑瓜子疼。”


虽然预想效果没达到,但怎么说臭老哥也是在希侃哥哥面前丢人了,小毕充满希翼的抬头想去打击一下亲哥,就看到了让自己心碎的画面。

希侃哥哥完全忘记了自己也被吓到的事情,整个人紧张兮兮的捧住亲哥的脸:

“老毕你没事儿吧?怎么啦??你脸白的好厉害,地下有鬼???”


嘿呀真的好气。


从鬼屋出来的那一刻,小毕发誓,他这辈子都再也不要进鬼屋了。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会引起不好的回忆。



而毕雯珺和李希侃就有点儿惨了,两人相互支撑着走到旁边的长椅处坐下,仿佛在天空上飘了许久现在才有踩在地面上的实质感。

李希侃长舒了口气,摇头暗叹,今天真是永生难忘。

毕雯珺揉了揉太阳穴,心中嘀咕,小毕崽子我和你没完。

隐约感觉自己做错事了的小毕现下终于乖巧了,两只小手不住的绞动着衣襟:“哥哥你们没事儿吧...”


算了,小孩子,别计较了。

细想一下不过是个和自己差了十五岁人小鬼大的娃娃,刚刚在鬼屋里全程搂住李希侃,半分心思也没匀给弟弟,好像自己这个哥哥也不大称职。更何况他一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和弟弟亲近的机会本就不多。

“没事。”这样想着毕雯珺蹲下摸了下弟弟的小脑袋:“要不要吃冰淇淋,哥哥给你买?你希侃哥哥还有点儿累,再让他休息一会儿。”

“那我要牛奶味的。”

“好。”

说完以后毕雯珺还用手轻轻摩挲了下李希侃的脸:“五分钟就好,等我回来。”

李希侃现下已经好转不少,笑着捏捏他的手:“我也要。”

“好。”



一大一小目送毕雯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内以后,小毕黏糊糊的凑到李希侃身边撒娇:“希侃哥哥你也喜欢冰淇淋啊?”

李希侃把小孩揽在怀里,心情很好的哼唧:“对啊,要不是今天借了你的光,我可能都吃不上。”

“诶?”

“你哥总管着我。”他笑的璀璨,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秀恩爱的对象还是个小孩子:“说吃凉的对胃不好,因为我们工作的原因可能胃比较脆弱。”

“啊...”小毕笨拙的抬起手,像刚刚臭老哥那样摸了摸希侃哥哥:“你们都要好好照顾身体...”

“知道啦。”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唠着等毕雯珺回来,忽然有两个小女生嘁嘁喳喳的小声交流着走到了长椅前。

其中一个抿抿嘴,双手交叉在一起不安的搅动着:“请问...你是李希侃吗?”

“啊?”

被认出来的李希侃愣了两秒,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的得体的看向两个人:“你们说的是明星吗?对不起我不是哦,很抱歉你们认错人了。”

“诶——可是真的好像啊...”


余光不经意向后一瞥,毕雯珺正好买完了吃的正在往回走着,若是这两个人回头——

李希侃语气急切了几分,不过言辞间还是地体沉稳:“如果你们没事儿的话,我要领着我弟弟先走了哦,我们一会儿还有事。”

“啊...”

“抱歉哦,让你们失望了。”

他礼貌而镇定的道了歉,装出幅不想多谈的样子,领着小毕的手绕过他俩冲着毕雯珺的方向走,同时皱着五官同对方示意。

毕雯珺何等聪明,立马明了了李希侃的意思,迈出半步的脚生生停住,转了半圈用后背对着他们,然后快步向园外走去。


“诶?我哥哥怎么不等咱俩啊希侃哥哥?”

“嘘...”李希侃用微弱的气音制止了小毕对自己称呼:“你不要着急走那么快,装出正常的样子,她们就会相信自己认错人了,毕竟这年头长得像的也不是没有,更不能让她们看见你哥,所以咱们分开走,他会在车里等着咱们的。”

小毕被他这一大通说辞绕晕,反应好半天才听懂,不过还是好奇的发问:“可是哥哥没说要在车里等着咱们啊。”

“这个呀..”李希侃嘴里轻轻吐出微弱的气音,眯着眼抬头看向天边的暮色夕阳,语气中饱含着说不出的雀跃得意:“我懂他,就如同他懂我。”


于十岁的孩子来说,这应该是个蛮复杂的语句。

可是小毕费力的仰头看着李希侃,看不太清他的神色,可忽然就感觉自己明白了这句话。



//



回去的路上小毕难得的沉默与安静。

他一个人坐在车后座上,呆呆的望着驾驶位置上的臭老哥和副驾驶位置上的希侃哥哥。



等红灯的间隙毕雯珺好奇的回过头看向弟弟:“怎么了这是?没吃到冰淇淋不开心了?”

刚才那一番折腾也花了点儿时间,等到李希侃他们赶到的时候冰淇淋早就化了大半,只好丢进垃圾桶里。

“没有。”小毕轻声咕哝了句:“累了...”

毕雯珺不疑有他,安抚的笑了下说:“这会儿车有点多,路有点堵,大概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家,你累了先在后座上躺一会儿。”

“知道啦...”

“回去在楼下给你买冰淇淋。”

“好...”



小孩子的情绪变化还是蛮明显的,他们的开心与悲伤往往是比大人纯粹的。

上一秒你不让他看电视他便会不开心,可是下一秒你允许他吃支冰淇淋他就会高兴。

那小毕到底是怎么了呢?


毕雯珺刚想说点儿什么,但是发现红灯已经转化为了绿灯,后面跟着的车发出不满的‘滴滴’声,他别无他法,只能选择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心思细腻的李希侃也注意到了这点,忧心忡忡的转过头去看小毕,可是每次回头的时候小孩子都会扬起大大的笑容。

哎,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的吗?


到了家把车停到楼下的时候毕雯珺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让自家的大宝贝和小毕在后座等着,自己则去了超市买冰淇淋。

结果过了十分钟左右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家大宝贝也不开心了,肉肉的小嘴巴撅起来,都能挂个油瓶了。

还好大宝贝比较活泛,见着自己就开始主动吐苦水,活像个戏精。

“呜呜呜呜老毕我假期泡汤了啊,该死的公司给我接了个综艺啊,我明天晚上得回去开会啊。讨厌死了呜呜呜呜...”

“讨厌死了!妈做的牛肉我还没吃够呢...爸还说要叫我下象棋呢...我还没陪弟弟玩儿够呢...还、还有...”

还有我们又要分开了。

毕雯珺心下也不是滋味,本来安排的满满当当的七天假期骤减,约好的很多事都没办法去做了。可又不能真的撂挑子不干,所以他也只能好言好语的安慰扑过来的人。

“别生气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对不对,下次,下次放假再领你回来,把剩下要做的事情都补上,好不好?”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心好痛哦呜呜呜呜呜....”

“好啦别玩儿了,弟弟都笑你呢。”



还是这话管用,戏精狐狸一秒站直,尴尬的低头看着正吃着冰淇淋的小毕。

大概是觉得自己刚刚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小毕终于不像在车上那样郁闷,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酒窝也夺目的很。

李希侃看看他,又看看面前的毕雯珺,再次感叹:

他们可真像啊。

从长相到性格,都好像啊。

容易生气,但又很好哄。




晚上吃完饭和爸爸妈妈待了一会儿以后两个人就回屋收拾行李洗澡去了。

等李希侃洗完澡出来发现房间没人,估摸着毕雯珺可能是去了小毕的房间。

踩着拖鞋摸到小毕的房间,发现还真是,房门虚掩着,微弱的床头光从门缝中倾洒出来。哥俩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床边,正在交谈着什么。

他悄悄走到门前,能将两个人的声音听个大概。



“今天怎么突然不高兴了?是哥哥在鬼屋里没照顾你,生气啦?”

“才没有!”小毕有点儿激动,心想着你当我像你一样怕鬼呐?

“那是怎么回事儿?”毕雯珺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难哄吗?

小毕没回答问题,反而顾左右而言他:

“哥哥,是不是我喜欢什么你都会给我的啊?”

毕雯珺挑了下眉毛:“你相中我悠悠球了?”

“没有!”

“你看上我吉他了?”

“也没有!”

“漫威的手办?”

“不是!”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啊?你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给你?”

毕雯珺头痛的揉揉额角,心想才多大的小孩就开始整个拐外抹角的一套,这机灵劲儿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东北男人麻利点儿不行吗?

“就是、就是...”小毕支吾了两声,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希侃哥...”

“哦这个不行。”

还没等他说完,毕雯珺就麻利的打断了他。

“你希侃哥哥是我男朋友,但不是物件,不能用‘给’。”

“可是、可是...”小毕不满的鼓起嘴轻拍了臭老哥一巴掌:“你果然更疼希侃哥哥不疼我。我也特别喜欢希侃哥哥的!!特别特别喜欢!!”


毕雯珺好笑的捏了把弟弟的脸,清清嗓子回应他:

“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你希侃哥哥,但是和我对他的喜欢是不一样的。我不是因为你是小孩子就敷衍你,而是很认真的在和你说。”

“你哥哥有点儿木,其实也不知道你希侃哥哥喜欢我什么。但是你希侃哥哥这个人啊....”毕雯珺微微眯了眼睛,相恋的五年时光历历在目。

“他们都叫你希侃哥哥小狐狸。”

“嗯...笑起来好像...”

“狐狸是最狡猾的动物你知道吗?总是能轻易的捕获人心,可是,他这只狐狸,真是太笨了。”


门外听着的李希侃本以为能听到什么平日里听不到的情话,可谁知却等来这么一句‘太笨了’!要不是害怕被发现,他都想冲进去揪着毕雯珺耳朵好好辩论一番。

忍住,忍住,听下去。


“他笨到,在套牢我的时候,也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你不知道,我和你希侃哥哥这个职业还要选择在一起,很艰难的。见面是奢望,很多时候大半年都见不到一面。而且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俩就完了。”

“啊?”

小毕有点儿似懂非懂,看着哥哥半张脸隐在黑暗里,帅气的面孔上透着难以言说的温柔。

“可是这些难,不过是万分之一,与我们所相爱产生的幸,无法相提并论。”

“我舍不得,最后陪他走下去的人,不是我。”


Love is a touch and not yet a touch.

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


可不是的,在毕雯珺眼里不是的 。

你想要的东西,就应该牢牢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样,就没有人能把他抢走了。



“好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给你听,明明你也听不太懂。”

毕雯珺看着弟弟满面的茫然,不由得轻笑出声。

“你对他的喜欢,是崇拜更多吧,或者是你还不懂的词,欣赏。”

而我,则是占有。

“哥哥真的很爱你希侃哥哥哦,不能没有他的那种,和他共度余生的那种,像爸爸妈妈那样一直在一起的那种。所以抱歉,即便你是我最爱的弟弟,我也是不能让给你的,”



李希侃觉得心脏沉甸甸的。

像是有无数种情绪在胸腔中跳动的那个器官里炸裂开来,喜悦的、兴奋的、悲伤的、惆怅的。

它们如同不断分裂的细胞,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整个心房。

而最终又融为一体,变成对毕雯珺浓浓的爱恋。

他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里,安静的等着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回来。


然后要对他说——

狐狸很笨的,往后余生,你得多加费心。



//



“希侃哥哥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我家啊?”

“诶,这个哥哥也不知道,不过我保证!一有空就和你哥回来看你!”

“好诶~~那希侃哥哥,以后我哥要是欺负你,你就和我说!我替你揍他!”

“一言为定!拉钩!”


毕雯珺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我好像有个假弟弟。


//


——END——



这么久没更新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罪人...

我没有要跑路...但是我这两周真的要忙到头掉,天天泡在图书馆准备期末考试,头疼眼睛疼

所以这篇文卡了很久才写完


午夜电梯的后续等我考完法语就更!

很快的!


爱你们~~



【毕侃】养猫注意事项

都想养狐而我想养猫
无逻辑  无脑  有私设 全文胡编乱造别信
睡前娱乐一下就好~

一点点洋灵  一点点权贵

(没有车 只是怕排版太乱)
✨✨【养猫注意事项】✨✨

下周考察课全部考试  考试课还要补课和小测 
所以本篇没有权贵的后续  也没有番外❗❗

回答在这里✨✨

接下来的回答就不重新做链接了 会更新下去的

【毕侃】午夜电梯(车🚗)

不要被名字吓到 不是鬼故事🌝
【本文人设背景请参考这篇 当然看不看没啥影响】

——————————————————

✨✨✨✨
有bug别骂我😭

【大晚上我来不激情的发车辽🚗】
(石墨登陆就可以看辽)

微博防挂

【毕侃】暗恋的总裁是我粉丝?!(中下)

【前情回顾点这里】

————————————

睡前小故事又来辽~

【中】

【下】

结局好像是烂尾了 我可真是个国家一级烂尾写手😂

【毕侃】横刀立马 04


祝我们家可爱的福西西生日快乐!(我以后可以搞皇权富贵的成人文学了是吗😏)

✨本章带了一点点淳哲 一句话权贵
✨ 末尾附上一辆自行车

                         
(链接补辽  下的图片挺模糊的…但是我真解救不了我的石墨了)

@奶油松饼 艾特我的小不可爱~


我真的巨雷fsr渣的过分的文,还有故意虐小狐狸的。

别的cp写的好好的一写到毕侃恨不得写死小狐狸,让所有人骂老毕是渣男的一篇文我真不能理解。这不就是为了虐而虐吗??不是很懂哦。喜欢泥塑偶像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呐?服气辽。
最搞笑的是下面还有人评论,看了这篇文里面的fsr她都开始讨厌毕雯珺了。hello?zqsg不是这么玩儿的你知道吗?

还有我真的雷毕all和all侃,天雷滚滚
每次没有预警点进去看到这样的文我就感觉自己吃了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