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养猫注意事项

都想养狐而我想养猫
无逻辑  无脑  有私设 全文胡编乱造别信
睡前娱乐一下就好~

一点点洋灵  一点点权贵


//


每年的夏天都来的很是突然,今年也毫不例外。

滚烫的太阳无情的自空中洒下来,细心妥帖的照耀到了每一处地方,绝不留一丝阴凉。

地面上的沥青甚至被烤的开始融化,如果不小心踩上去怕是又要糟蹋双鞋。


李希侃站在没有半点阴凉地的公交站牌前,心中早已把余明君剐了千百遍。

要不是他身为个编辑请假出去消暑,自己一个宅男作家何至于出来受这份罪,明明电话里就能解释明白的作品问题,出版社非得要面谈。偏生他住在离出版社远,又是有些偏的高档小区,不大好打车,来来回回只有一趟直达的公交,大概是半个小时才发一趟车。


有些破旧的公交车晃晃悠悠的驶过来,李希侃抬眼看了一下满车挤着的黑压压的人差点要晕过去。怎么和下饺子似的?大热天的在家吹空调不好吗?

见他迟疑要不要上来,司机不耐烦的摁了摁喇叭催促:“你到底上不上来啊?!”

再次表情悲苦的望了一眼满车的人,他皱着眉头仿若上断头台一般踏上了车。

车身晃荡的厉害,车内空间又狭小,他抓住扶手左右摇摆,重心不稳不小心踩到旁边人的脚还要陪着笑脸说声抱歉。

好热,整个人都宛如被汗洗过一遍了。

‘叮咚’一声,机械的报站声提示到站,他费尽的拨开人群跳下了车。


下了车后风裹挟着热气将身上的汗渍蒸干,可仍旧扫不去那种黏腻感觉。

李希侃烦躁的把手中帽子扣在头上遮挡太阳,小幅度的拽扯衣领透气,心中暗骂一声老子和这盛夏不共戴天。

抄近道走小巷能减少赶路回家的时间,就是这小巷不大安全,可他想也没想就一头扎进去了。开玩笑,这种天热的就是连歹徒都不会愿意出门抢劫的。

快走出巷子口的时候一声微弱的猫叫绊住了他的脚步。

哪儿来的猫?


李希侃侧头看去,在一堆石头旁看到只窝在那里被晒得有些恹恹的大猫。

天生吸猫怕狗的体质勾着他慢慢走过蹲下。

“是不是热坏了啊?”

虽然天气燥热,但是李希侃手脚常年冰凉,放在猫咪头上的时候,对方有些欢快的蹭了蹭。

“诶...好痒诶。”

他笑了笑,娴熟的把大猫抱起来,一人一猫直接对视:“这么热的天,你晒下去会生病的,要不要和我走?”说完还把头往前倾了倾,用帽檐挡住照在猫身上的阳光。

“喵——”落在膝上的尾巴轻轻的扫动了两下。

“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一边说着一边调整了姿势把猫圈进怀中,试探的往前走去。

嗯,不挣扎不挠人,看样子是真的同意。

喜提大猫一只的李希侃心情瞬间好了很多,甚至有些感谢起这滚烫的大太阳。

要不是天热自己就不会走小巷,要不是天热大猫就不会被晒得这么惨,要不是天热自己就不会看到同样被晒成这样的大猫而升起恻隐之心。


“哇!!!”一打开家门李希侃就忍不住兴奋的叫出声,抱住大猫转了个圈:“家里真的好凉快啊!”

“喵——”

“晒了这么半天你是不是渴了啊?”他换好鞋后走到厨房喝水,看着紧紧跟着自己的大猫,想了会儿得出这么个结论。

“喵——”

“我去?!点头了?!你听得懂人话?!”

虽然说建国之后规定不许成精,但是身为脑洞比天大的作家,李希侃接受程度显然高于常人,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后就恢复平静拿碗倒了白开水放在大猫面前。


低头喝水的大猫似乎心情很好,耳朵一耸一耸的很是可爱。

李希侃心情很好的顺着他的背,忽然不过脑子的来了句:“既然你都能听懂人话了,那会不会说人话啊?”

咦这句话说起来怪怪的,像是在骂人。哦不,对方是只猫。

“会说。”

喝完水的大猫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张开嘴发出的不是猫叫。

“卧槽!!!!”

这回是真接受不了了,脑洞比天大的作家接受不了这个!!

摸着猫背的手迅速弹开缩到胸前,自诩见了鬼都能闲庭信步走的人一蹦三尺高,整个身体缩在门后瑟瑟发抖。


“你你你你!!!”他被吓的直结巴,上牙磕着下牙打颤,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是被一只大猫吓成这样的。“你别过来!”

大猫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的走向门边,嘴里发出的依旧不是猫叫:“不是你问我会不会说人话的吗?”

隐隐听的出有些委屈的意味。

李希侃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努力压制自己狂跳的心脏却无果:“不、不是,我就、就随口一说…”

“那我这样你就不怕了?”大猫停下步子:“喵——”

“算了…算了…”躲在门后的人颓唐的摆摆手,任由身子擦着墙一寸一寸滑坐到地上:“你说都说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怕猫说出去是有点儿可笑的,但是李希侃觉得这种情况情有可原嘛。

“既然你会说人话…”他试探的伸手摸了摸大猫的头,见对方没有反感后又大胆了些,不老实的捏捏刚就惦记上的小耳朵:“你会不会变成人啊?”

大猫任由他摸着,喉咙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咕哝声岔开了话题:“你还要从地上坐着吗?”

会变是会的,不过现在还不行。

而且你胆子也太小了,吓出毛病怎么办。


“哦哦哦…”李希侃麻利的支起胳膊从地上坐起来去洗手:“我得做午饭了,你喜欢吃什么啊?”

大猫随着他的动作也跟着跳到料理台上:“都行。”

“可是猫不是不能乱吃东西的吗?”

“你觉得我是普通的猫?”

这到弄的李希侃一阵语塞:“额…也对你都会说话。”

“你好笨啊。”

被猫一本正经的说自己笨,他觉得自己面子还是有些挂不住,不乐意的伸出食指轻点对方的小脑袋:“你这只会说话的小猫很狂嘛,信不信我把你送到国家研究院,小心他们把你解剖了哦~”

“我按照你们人类的年龄换算今年二十六岁,不算小了吧。”

见他没说话,大猫又伸出爪子拍拍停留在自己头上的手指:“你今年多大?”

“——二十五。”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啊哈哈哈…”李希侃尴尬的笑了笑转到冰箱前:“做饭了做饭了!”



和一只猫同桌吃饭对于李希侃来讲无疑是新奇的。

他独身惯了,除了偶尔和朋友出去吃饭以外都是自己一个人的。

“喏。”他把煮熟的牛肉盛到小碗里放到自己对面:“我做牛肉很好吃的,你尝尝。我刚刚在网上查了,普通的猫都可以吃牛肉,别说你这只非凡的猫了!”

大猫灵巧的跳上椅子,直起身子却发现仍旧够不到桌子。

“哈哈哈...你跳桌子上吧。”

“我刚刚在那个小巷蹭了一身灰,会给你弄脏桌子的。”

“呦,你这只猫还挺爱干净。”李希侃抱着他放到桌子上:“天好热一会儿我去洗澡,也给你洗个澡好啦。弄脏桌子就擦呗,你还是第一个在家里和我同桌吃饭的人——哦不,猫。”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李希侃只要不是自己一个人呆着就特意喜欢说。

“不要。”低头吃肉的大猫抬起头:“我自己有名字。”

也对,都能说话还这么机智,有名字也不奇怪。

“那你叫什么?阿喵?肉肉?”

一尾巴抽死你得了。

“我叫毕雯珺。”

“毕雯珺啊...”李希侃轻喃着名字,任由这三个字在舌尖打转:“听起来像是女孩子的名字诶。”说完还没等大猫做出反应时欠嗖嗖的把人家举了起来端详:“你是小公猫啊!”

“喵!!!!!!”

被迫露出柔软腹部的大猫四只爪子都在空中扑腾着,连尾巴都甩起来卷到了李希侃手腕上,应急反应下发出了尖锐的猫叫声。

“我放你下来放你下来。”

李希侃被吓了一跳,但是能看出来对方扑腾的时候也记得避着自己的肌肤,以防尖锐的指甲挠到自己。


猫都是难哄的,会说话会神智的大猫更难哄。

被放下来以后毕雯珺就没在搭理过李希侃,挪到自己的碗跟前背着身子对他,不爽的心情显而易见。

“你别生气了嘛...”

李希侃心里挺过意不去。

按理说是自己把毕雯珺捡回来的,还对他会说话的秘密守口如瓶,给他做好吃牛肉,不嫌弃他在小巷子上蹭了满身灰,怎么着自己都不该这么软,上赶着去哄他,贴他的冷脸。

可是他就是不想让毕雯珺不理自己。

“你别生气了嘛...”他又软软的重复了一遍,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来绕到另一面:“我以后不会这么干啦,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毕雯珺还是不和他说话,又转了个身子,长长的尾巴扫过他的手。

“毕雯珺~”李希侃跟着他转过去,趴到他面前皱起五官:“我真的真的错了!真的错了!你理理我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软软的肉垫轻拍在自己的鼻子上,整只猫看起来都是趾高气昂的:“下次再这样就挠你,听到没?”

“听到啦!”被搭理的人很是开心,凑过去也用鼻子蹭了蹭对方湿漉漉的小鼻子:“我叫李希侃。我以后叫你雯珺,你叫我希侃,行吗?”

“行。”



//



毕雯珺有些后悔同意李希侃把自己捡回来了。

这人连自己都养不好吧,还能养猫呢?


“起床了希侃。”

开着空调睡了整宿的人半夜还觉得有点儿冷,迷迷糊糊的给自己蒙上了厚被子,现下整个人都缩在里面,只露出一小节白嫩的小臂。

承担了叫醒饲主的毕雯珺用前爪轻拍了他两下,发现根本没有反应,只好又加大了力度。

“起床了李希侃,你昨晚说好今天早起的。”

紧盖的被子猛然的掀起,李希侃迷迷糊糊的看了眼蹲在自己胳膊旁边的猫,手顺势一环把他圈进了怀中:“别吵啦,我好困的。”

说完便又没了动静。

毕雯珺被虚虚的揽在他胸前,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胸膛有规律的起伏和平稳的心跳声。

那再让你睡一会儿好了。

瞎操心的大猫慢慢的转了个身子,两只前爪搭在他胳膊上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再次清醒的时候是伴着李希侃的哀嚎声的。

“我的妈呀——一点了!!!”

被吓醒的毕雯珺有些迷茫,下意识发出‘喵’的一声,揉揉眼睛看着坐起来的人的后背。

“怎么了?”

“起晚了啊!!”李希侃转过身把他抱起来,两手碰住他的头,装作恶狠狠的样子:“我不是让你叫我吗!!”

毕雯珺甩甩尾巴缠上他手腕:“你去看看谁家猫负责叫主人起床没叫起来还要被训的。”

“呵,要不要我再去问问谁家猫能和我家猫一样会说话?”

“你放心吧,不会有人当真的。还有你能不能放开我的头,有点儿不舒服。”

“哼。”李希侃轻哼了声俯下头轻碰了碰他鼻尖:“臭大猫。”


被放开后的毕雯珺灵巧的跳到地上,琥珀似的瞳孔动也不动的盯着他脱掉上衣光裸着上半身在衣柜找衣服。

“出去玩儿?”

“天杀的出版社找我有事儿,要不我昨晚怎么让你早点儿叫我呢。本来想早上早点儿起趁着凉快出去,下午出去真的太热了!”

“你昨晚和我说早点儿叫你,我还没等问几点叫比较合适呢,你就直接睡着了。”

“因为昨天一下午一晚上都在码字,我很累嘛。”

“谁让你大半个月之前不是在吃就是在睡,要么就是在玩儿。”

换好衣服后李希侃把他从地上捞起来抱去厨房:“这是宅男作家的生活乐趣,你不懂。是不是饿坏了?想吃什么?”

“你简单做点儿吧,弄完了去出版社,早去早回。”


一个问一个答,一个做饭一个看着,语气熟稔的仿佛他们已经住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而不是短短的两个月。


“雯珺,我要出门了哦。”

李希侃穿好鞋以后抬手去玩儿蹲在鞋柜上的大猫的肉垫,轻轻揉捏两下后心情大好的说:“等我回来晚上吃完饭咱俩去超市扫荡吧,家里存粮要没了啊。”

“嗯,我等你回来。”

毕雯珺挥挥爪子,和把门关了一半儿还在冲自己笑的人说再见。


再等等就好了,等他能正常化人以后。




傍晚时分忽的下了倾盆大雨,给窝在厨房窗户上犯懒趴着的毕雯珺吓了一跳。

他立起身子冲着窗外看去,楼下并没有李希侃的身影。

走的时候也没有拿伞,他可怎么回来。


‘吧嗒吧嗒’的大颗雨滴响亮的拍在窗户上,刚还晴朗的天瞬间就变得乌压压的,浓密的黑云笼罩着整个天地,让人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憋闷感觉。

毕雯珺慌张的在门口徘徊打转,尖尖的耳朵立起来,尾巴也不安的动来动去。

也不知道李希侃会不会淋雨。


也不知道又等了多久,楼道里突然响起絮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门把转动的声音。


李希侃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微微歪头杵在门口等着自己大猫,也不管自己身上还湿哒哒的,蹲下身来抱起他:“我家雯珺这是在等我吗?”

贴着湿衣服的感觉并不怎么好,毕雯珺扭动了两下身体也就由着对方抱住自己,抬起爪子抹掉悬在他下颌上要落不落的水滴,闷闷的回答:“我害怕你淋雨,但是我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等着你了。”

正要把他放下走进屋里换衣服的李希侃听到这话后呼吸都滞了下,好几秒后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盯着毕雯珺的眼睛。

严格来说他并不能看懂一只猫眼里的情感,异色的眼睛中是竖着的瞳仁,与其他兽类别无二致。可他就是从那里看出来了关心的意味,是的,就是关心的意味。

或许他真的是孤身一人太久了,所以有些寂寞了。


“你怎么了?很冷吗?”毕雯珺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身子有在轻微的发颤,便又用爪子轻拍了他的脸两下:“赶快去换衣服洗个澡吧。”

“哦、哦...”

忽然生出心事的李希侃木楞的应了,由着毕雯珺跳出自己的手臂用牙咬着裤脚催他往浴室走。

“喂!希侃,你没拿换洗的衣服。”

“哦哦哦我忘了...”


毕雯珺趴在浴室门口听着哗哗的水声,心想李希侃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需不要自己进去陪着他?

但是非人形的状态下他还有点怕水,这就很尴尬了。

“哎呦——”

隔着门板都能听见李希侃的叫唤,他有些担心的拍拍门:“怎么了你?”

“没事儿,不小心开成凉水了。”

.......

还真是个笨蛋饲主。



李希侃绝非那种会让负面情绪影响自己很久的人,他搞不明白现下的这种心态,就选择性的把它抛到了脑后,所以洗完澡出来就恢复了平时那种咋咋呼呼的样子。

“哎呦我们雯珺一下午没见我是不是特别想我。”他把毕雯珺抱起来放在肩上,一人一猫走去厨房。

毕雯珺攀住他的肩膀,尾巴随意的在他背上动来动去:“你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恋。”

“你小尾巴老实一点,好痒。”

“喵....”

“乱叫唤什么,搞得和你不会说人话一样。”

“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

“啊呀你这只小阿猫真的懂很多啊。”

“....再说一遍换算成人类的年纪我比你大。”

“哎呦这怎么有一只会说话的猫?”


幼稚死了,真的幼稚死了。



//



如果余明君没有突然造访李希侃家的话,一人一猫的生活大概会非常和谐的继续下去。


李希侃昨晚抱着手机打游戏打了半宿,被毕雯珺强行一爪子拍掉后才去睡觉。

所以此刻被电话铃声吵醒后他十分不高兴,气呼呼的翻了个身去够手机。

“喵————”

结果不甚压到了瘫在他身后睡的大猫的尾巴。

毕雯珺也很不乐意了。

昨晚上笨蛋饲主乱叫唤着打游戏把早就入睡他给吵醒了,迷迷糊糊凑到手机屏幕跟前一看已经三点了,可真够能熬夜的。


“卧槽你下次突然来我家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余小黑?”

“你怕什么我又不是来催你稿的。”

“真不是?”

“真不是!过来开门,我拎着东西呢。”

“啧,等下。”



“有人要来?”

“嗯,就是我给你吐槽的那个余小黑,朋友兼我编辑。”

李希侃抖抖被子把床铺好,眼见的捏起被面上的一点东西去凶毕雯珺:“你掉毛!!!”

换来的是毕雯珺飞速的踩着他脚背溜走。

没救了,这猫真成精了。


门外拎着个大西瓜等着开门的余明君在觉得自己手下一秒就要断掉时终于等来了李希侃给他开门。

“你行不行了啊,从床上爬起来给我开门有这么慢吗?”

“刚收拾我家雯珺来着。”

“谁?”

“就是我养的猫啊。”

这话一说完趴在沙发背上的毕雯珺扭过头来凶巴巴的冲着他俩叫唤了一声。

{除了投喂以外我真的没感觉自己是被养的那一个。}

李希侃心虚的摸摸鼻子讪笑了两声:“我家雯珺有点儿怕生,没事儿,他不凶的。”

余明君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想抬手去摸摸刚跳进李希侃怀里的大猫,但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他眼睛的那刻又有些发憷,弱弱的收回了手。

“不是,宝宝,你连自己都养不好,还养只猫?”


是错觉吗?

那只猫怎么在瞪着自己?



李希侃没感觉出来怀中的猫有什么不对,反而用手轻捏着他尖尖的小耳朵:“我怎么就养不好自己啦?你看,我脸都比前几个月圆一圈儿。”

“嗯,掐着是圆了点儿。”

“喵!!!”

毕雯珺看着那只比李希侃肤色不知黑了几个度的手掐住他的脸,发出了愤怒的尖叫声。

“妈呀宝宝你确定这只猫很好养?”

“哎呀我家雯珺就是认生。”李希侃安抚性的用手挠挠怀中大猫的下巴,不以为然的从果盘里拿出一小块苹果放在他嘴边:“我俩都一起生活三个多月了。”

余明君稀奇的看着窝在他怀中乖乖吃苹果的大猫,啧啧感叹:“你说你这,也不小了,该找女朋友的年纪,养了只猫!”

“可我不想找女朋友啊,我现在和雯珺每天过的都可开心啦。”

“不是,你也不能抱着个猫过一辈子啊。”


是不是又出幻觉了?

那只猫好像还在瞪着自己。



我为什么不能抱着毕雯珺过一辈子?

李希侃有些疑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余明君。

毕雯珺是与众不同的。

他不仅仅是只猫,他会说话,会叫自己起床,会陪着自己聊天,会傻兮兮的关心自己,会凶巴巴的嫌弃自己,也会软哒哒的向自己撒娇。

如果他是个人,那么这和男朋友有什么区别吗?

他不仅仅是只猫——

毕雯珺只是只猫。


李希侃蓦地丧气起来,抚着毕雯珺皮毛的动作都停滞了。

毕雯珺不解的支起胳膊仰头看他,弱弱的发出声猫叫。

{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没人回应。


余明君也挺没眼力见儿,还继续从那儿劝他。

“我也不是要拦着你和你家猫住,但是你想,猫这种可爱的生物,是不是该有一个美丽漂亮的女主人——卧槽!”

没人注意到毕雯珺是怎么突然抬起了爪子露出锋利的指甲招呼到了余明君的胳膊上的,等两个人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胳膊上已经开始渗血了。

李希侃和余明君直接傻了,木愣的看着跳到茶几上的毕雯珺。


大猫的背高高弓起,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眼睛中闪着骇人的光,是及其生气的表现。

“卧槽!!好疼!!!”

余明君五官都皱到了一起,哀嚎着看向被挠的胳膊,其实也没有很深,但绝不是不疼。

李希侃终于反过劲儿来,飞速把毕雯珺抱起来送回自己卧室,语气不大好的喊了一句:“毕雯珺你等我回来的!”

说完匆匆跑回客厅拉着余明君去医院。




伤口并不深,但是还是需要打疫苗,两人折腾的处理了伤口又打了疫苗后已经是下午了。李希侃良心过不去,毕竟是自家大猫伤了人,只得一遍又一遍给余明君道歉,最后请他吃了饭把人送回家以后才回自己家。


他拖着略有沉重的步子慢慢往家里挪,仿佛等他回去的不是平日里与他相亲相爱的大猫,而是什么魔鬼。

他不住的去思考毕雯珺于自己的意义。


这三个月以来自己的生命都鲜活了起来。

毕雯珺陪着自己吃饭,陪着自己看电视,陪着自己码字赶稿。

是的,毕雯珺对李希侃来讲是特殊的存在。

可那又怎么样呢?


那又能如何呢?

李希侃长叹了口气,慢慢转开门把。

低头,毕雯珺趴在门边等他。



像往常一样,李希侃把他抱起来:“你今天怎么回事儿?”

猫主子偏过头不看他:“不开心。”

“不开心你也不能挠人啊!”

“我乐意。”

这话把李希侃气笑了,将毕雯珺放在床上和他讲道理:“你不开心挠我可以,你不能挠小黑啊,他又没惹你。”

“你怎么知道他没惹我?”


有生之年李希侃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和一只猫吵架,但是毕雯珺太有办法把自己逼疯了。

“够了吧你,到底发什么疯?”

“他以为他是谁啊,自作主张的管你?”

“他是我朋友,也是为我好。”

“那我就是在害你?”

“毕雯珺,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这么蛮不讲理?”

说完这话李希侃自己都感觉好笑,他环着小臂与蹲在床上抬头看自己的猫对视。

“我现在都想笑,我竟然认真的在和你一只猫讲道理。这三个月以来我都和做梦一样,我都怀疑我得了癔症,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的。”

“希侃……”

原本气势汹汹的大猫忽然平静了,连有些立起来的毛都耷拉下来了。

“你知道吗…你要不是只猫该多好?可是——”他的语气慢慢拉长变得平淡:“可是你只是只猫。”



“希侃,如果不是猫的话——”

“雯珺,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多如果?”

毕雯珺侧过头看向窗外,因为天气热窗户长期开着,浓密的深蓝色渲染了整个夜空。

他慢慢跳下床,一步一步走到窗台旁跳上去。

李希侃不明所以,刚要挪动步子过去问他干什么,就看见他灵巧的跳到了窗沿上。

“你等我回来。”

说完,他消失了。


“毕雯珺!!!!”

他冲到窗边想去抓住那个橘色的身影,却只握住了丝丝缕缕的空气。

不见了。


李希侃疯了似的冲下楼,每一步都是轻飘飘的,一个不慎就会踩空摔下去。可他顾不了这么多了。

可能只是毕雯珺和他闹脾气,可是他只是想吓唬自己。

认了,是一只猫也认了。

他冲到楼下,什么也没有。

会不会已经回去了?


于李希侃来讲从来没有哪一刻有这样煎熬而折磨。

打开门低下头,没有。

摁亮灯,一如往常的家具陈列,只是,少了什么。

疾步走进卧室,满室空旷。

那扇窗子还开着,微凉的夜风卷进来吹起衬衣下摆拍打着裤沿发出细微的动静,吹起半开的窗帘轻轻晃动,床头装奶茶外卖的塑料袋哗哗作响。

最后晚风越吹越猛烈,虚掩着的门‘咣’的一声合上,而李希侃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半点动作。

风依旧在屋里吹着制造声响,如过无人之境。




//



“木子洋,门外好像有东西在扒门,你去看看。”

“你这个小弟,怎么能直呼你哥哥大名呢?”

“滚滚滚,赶紧去看。”



任由灵超指使的木子洋听话的打开自家大门,却发现没有一个人。

“奇怪啊——”

“木子洋。”

脚下倏地传来一个不能更熟悉的声音。

他低下头,看见了蹲在自己家门前略有烦躁的毕雯珺,尾巴在身后一绕一绕的,是他心情不好的惯用动作。

“毕雯珺,你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烦躁的大猫忽略了这个问题,绕过堵在门口的大高个轻巧的闯进屋里。


吃多了晚饭正瘫在沙发上放空的灵超看见了这位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想伸手去抱他:“哎这不是雯珺哥吗,好久不见啊?”

还没等碰上手就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小弟你不许抱别的猫!”

“除了希侃不准别人抱我!”

灵超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半天,最后他不乐意的转身走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你俩真烦!!!!”


木子洋头疼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咬牙切齿的去拎毕雯珺后颈:“你到底有什么正经事儿?打扰到我的正常家庭生活了你知道吗?你这个朋友是真一般呐。”

毕雯珺一爪拍开他的手跳到沙发上缩着:“我有事儿找你。”

“赶紧问,问完了赶紧走!”

“我想化人了。”

“你认真的?”本来也是瘫坐在沙发上的木子洋突然正经起来,直起身子看向旁边的大猫:“你之前不是说化人很麻烦吗?融入人类社会太麻烦了你不想化人吗?”

身后的尾巴绕的更厉害了,毕雯珺垂下头,耳朵软软的贴在脑袋上:“但我不能让希侃觉得,我只是一只猫...”

“动心了?”

“嗯...其实我刚来人间的第一年,我就已经见过他了。”

“啊,就是你刚刚成年那年,还是只刚长大的小猫,然后被狼狗追赶,救了你的那个学生?”

“对,他当时好蠢。明明自己怕成那样还要把我护起来。整个人被吓的都在抖,脸都是惨白的,可还是护住了我。从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完了。”

“牙酸哦毕雯珺...”


“别废话了。”毕雯珺一尾巴扫过去:“你第一次化人形躺了几天?”

“三四天吧。”

“好。”

我已经等不及,要出现在他身边了。




毕雯珺离开的第四天,李希侃完全适应不了这种生活。

他坐到饭桌之前吃饭,就会想起坐在自己对面的大猫。

他歪到沙发上看电视,就会想起以前窝在怀里的大猫。

他坐在电脑面前码字,就会想起一直缩在手边的大猫。


没有谁离开谁不能活,李希侃这样安慰自己。

笔下写惯了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可是发生到自己身上的这一刻,才真切的感觉到了这种痛意。

这种习惯像是用细密的针脚穿过皮肉一点点的缝进骨子里,而撤离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疼痛。撤离骨头的时候发出的‘卡拉卡拉’的声响,疼的他有口难言。

心脏闷闷的痛,像是毕雯珺用他的爪子一点点挠开皮肉,血液慢慢渗出,疼痛被无限拉长延伸。


他木然的打开冰箱门,里面空空如也。

应该添置东西了,该去超市了。


——等我回来晚上吃完饭咱俩去超市扫荡吧,家里存粮要没了啊。


——嗯,我等你回来。




在超市买完东西结账的时候结账的阿姨还随口和他聊了两句闲话。

“小伙子今天怎么是一个人来的啊?”

正在扫码支付的李希侃满脸疑惑的看向阿姨:“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不是,我是说每次被你抱着的那只猫,今天怎么没抱来?你俩还都挺可爱的。”

“这样啊..”他扬起个不知道是否能称之为笑的弧度:“他今天...他今天在家睡觉呢。”

“也是,夏天猫都爱犯懒,我看你又那么疼他,肯定不忍心叫醒他。”

“是,不忍心..”

可是他为什么忍心离开我呢?



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上楼梯,一抬头看见自家门口杵着个大高个,手搭在门板上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号人物了?

李希侃默默的思索半天,也没找到半点提示。

“你好,请问...你找谁?”

站在门口的人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住了,搭在门上的手缩回胸前,有些茫然的转头看向声源,然后下一秒又立刻垂下手来,整理了下衣服看向自己。

是很熟悉的眉眼,一时间让李希侃有些怔住。

眼前人长得过分好看精致,像是上帝一笔一划精心在宣纸上勾勒描绘出来的画像。下笔描写过无数人长相的他在这个瞬间也词穷了,竟找不出一个形容词来形容。



当然李希侃怔住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这个人给他一种过分的熟悉感。

可确实他真的不认识这个人,这样好的样貌应该是看一眼会记一辈子的。

“我们...认识吗?”

眼前人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嘴唇微启,上下翕动吐出几个字。

他的声音很好听,配上长相的话也许是个歌手,也许在舞台上浅唱低吟便能偷走一众人的心。

可这不是重点,李希侃蓦然脱力,手里领着的袋子坠到地上,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散落满地。



原来不光是长相熟悉,连声音也熟悉。

“我叫,毕雯珺。”



//


“你真的是毕雯珺?”

“我真的是毕雯珺。”


李希侃焦躁的在客厅里来回打转,眼神却半点不动的锁住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的人。


“你真的是我的大猫?”

“我真的是你的大猫。”


毕雯珺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笨蛋饲主,生怕他不信自己说的话。


“虽然你的声音和我家雯珺一样,虽然我见到你确实有种熟悉感,可是——”李希侃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手烦闷的揉乱自己的头发:“可是这太荒谬了,猫怎么能变成人呢?”

毕雯珺看着他凌乱而崩溃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来。

“跟我走。”

他带着李希侃走进厨房指着门后,声音有些微弱的戏谑:“你把我抱回你家的那天,问我会不会说人话,我说会,然后你吓得瘫在门后的地上。”

听了这话的李希侃呼吸一滞,面上红白交替。

半点没错。


“你喜欢躺在沙发上看一些奇怪的综艺,喜欢抱着我,每次笑的时候还会不小心揪掉我背上的毛。”

......

“你每次码字的时候都喜欢把我放在手边,没思路的时候就喜欢玩儿我的尾巴。”

......

“你特别喜欢赖床,每次我叫你都不成功,还会被揽进怀里和你一起睡。”

.......

“那扇窗户,我走的时候是从那里跳走的。”


“停停停!!!”

毕雯珺每说一句话,李希侃的脸就会红上一分,说到最后整个人都闷成了个番茄。

“我信你了,我信你了。”

与记忆里的每一帧每一节能严丝合缝的对上,那确实这只大猫是不仅能说话,还能变人的。

他吞咽了口吐沫,看向面前笑意盈盈的人,只觉得和自己的雯珺愈发的相像,好似下一秒耳朵就会从头上冒出来,让他捏一捏。

是有很久都没有捏过了。


毕雯珺不解的看向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停在自己头顶的李希侃,正想问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微微踮起了脚,轻轻的把手放在自己头上。

“我有点想捏你的耳朵了。”

啊,笨蛋饲主果真是笨蛋饲主。

毕雯珺‘噗嗤’一声笑了,一手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趁势勾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带。

李希侃始料不及,踉跄了下跌进一个温暖的胸膛。

“你、你、你干嘛?”

主人反被宠物抱了,说出去要不要面子!!


“希侃。”

“嗯?”

李希侃不解的抬头,恰巧跌进一个映满自己的眼眸中,而对方的面孔也在自己眼里无限的被放大,精巧的泪痣,深陷的酒窝。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前强行压下去的念头忽然开始疯狂冒头,像是菟丝紧紧缠绕在了树干之上,拽不开丢不掉。

毕雯珺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体的紧绷和呼吸的絮乱,于是抬起手拍拍他的背让他安心。

“希侃,我不只是只猫了。”

“什么?”


“我说,我不只是只猫了。”

毕雯珺低下头在李希侃的耳边轻声呢喃:

“我不只是只猫了,你照顾不好自己我可以照顾你,你不小了需要脱单我来帮你,你可以抱着只猫过一辈子,这个家里不需要有什么女主人,只需要有一只会说话会变人的猫,还有他的笨蛋饲主,好不好?”

李希侃把头轻靠在他的肩上,能看清有淡淡的红色顺着脖颈攀爬到他的耳根。

原来大猫在紧张。


所有的担心,不安,纠结,疯狂念头在这一刻神奇的被抚平了。

他闷闷的回问毕雯珺:“照顾我,帮我脱单,会说话会变人的大猫,听起来很不错。可是——”话音突然急速飞转:“可是——什么叫笨蛋饲主啊毕雯珺!!!!”

“就是...”

“我家只养猫,不养人。”

“这样吗?”

“我去!能不能不要突然变猫!”

.......

“也不要突然变回来!!”

“更不要冲上来抱住我蹭我!!!!”




//



黄明昊从自家门口见到了一只不大的白猫,胖胖的有点可爱。

“我给你起名叫西西吧?”

“诶,我记得希侃哥就养猫等我打电话问问他。”



“希侃哥,我记得你之前是不是养猫啊?”

“啊...对,怎么了?”

“我也要养猫啦!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啊?”


趴在床上一手扶腰一手接电话的李希侃听了这话眼神不由得飘向旁边支着胳膊看自己的男人,接受到一个调笑的眼神后转回去愤愤的吐出几个字。

“会腰疼!”

“啊???”


//


——END——


评论(79)

热度(1759)

  1. 雨過天晴Twinkle木木夕 转载了此文字
    被大貓吃抹乾淨的小笨蛋飼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