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横刀立马02

*前文:
01



所以说,现在到底是怎样的局面呢...

李希侃趁着毕妈妈低头换鞋的功夫略带哀怨的瞪了毕雯珺一眼,然后在下一秒又赶紧换上笑:“妈,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毕太太开心的捏了下他的脸:“哎呦我们希侃穿西装真帅气,我怕你们俩饿了,早点过来给你们做早饭呀。”

“诶..太折腾了...”

“没事儿的。雯珺你伤口怎么样,还痛不痛?”

毕雯珺轻笑着摇摇头:“到底是偏心,就看小侃了,现在才想起我。”

“你这孩子,吃的哪门子醋。”

李希侃恍然间觉得毕雯珺和自己都挺幼稚,在亲妈面前永远像个小孩子。

趁着毕太太转进厨房要给两人准备早餐,他赶紧把毕雯珺拽到一边:“妈每天晚上睡得应该挺早的吧?我可不可以趁她睡了溜回自己房间?”

“哦。”毕雯珺慢条斯理的应了声,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你觉得你起的能比我妈早?”

“这...”

“收起你心里的小算盘吧我的大律师,咱俩已经结婚了,住一个屋我又不会吃了你。”毕雯珺屈起指关节在他脑门上轻轻扣了下,施施然的去餐桌跟前坐好等着吃饭了。

额头上还残留着被触碰的温度,李希侃伸手上去揉了揉,一撇嘴也坐到了餐桌前。

“那我什么时候把东西搬到你屋里?”

“今天晚上吧,等妈睡了?她应该睡得蛮早的。”

“好。”

吃完饭后李希侃犹豫要上班就没帮忙收拾桌子,一看点又有要晚的趋势,匆匆的跑出了家门。

瞧着人确实走了,毕太太才用脚踢了下正在那儿玩手机的毕雯珺:

“说吧,怎么回事儿?昨天大晚上的给我发消息让我过来住两个星期,吵架啦?”

“嗯。”毕雯珺说起谎话来半点都不脸红心跳:“都分房睡了,你一来他害怕你担心不就会搬回来了么。”

“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小侃的事儿了?”

“我没有,哎呀妈,你别问了,帮帮我吧。”

“少来了你。”毕太太瞪他一眼:“小侃这么好一孩子,你可不能欺负人家。”

“我知道的。”

“行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来收拾桌子。”

“谢谢妈。”

毕雯珺慢悠悠的转到书房从书架上拿起本医学方面的书来看,可是看了半天也都静不下去心,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希侃。

他要是知道毕太太是自己发消息叫过来的,会不会气的跳脚?

李希侃不知道,毕雯珺是喜欢他的,不然最开始也不能同意和他结婚。

可是对方总摆出副只是和自己搭伙过日子的态度,让他也不敢妄动,生怕越了雷池一步导致满盘皆崩的局面,也就只好决定先按兵不动。

但是昨天他窥探到,似乎李希侃对自己的也是有好感的。

就在李希侃说出那句:“没有哪个法律规定医生低患者一头,更没允许患者可以故意伤害医生。出了这种事我不能保护你们,我学法还有什么用?!”的时候,毕雯珺感觉自己的心脏又加速跳动了几分,‘怦怦怦’的好像有人在猛烈的敲击鼓面。

很难形容这种心情,自己喜欢的人目光如炬,神情坚定的说:保护你。

他立在最擅长的领域,以一种锐不可挡的气势挡在自己面前,横刀立马,所向披靡。

所以毕雯珺有些自恋的想,李希侃是不是对自己也有好感?不然为什么在看到自己受伤的时候那么激动和生气?

没关系,他笑了下,手指无意识的捻着羽毛状的书签,就算不喜欢能怎么样,努力让对方沦陷不就行了。

李希侃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黄明昊也刚到,他递上杯咖啡笑嘻嘻的问:“哥,怎么样?雯珺哥都受伤了,你和他关系有没有更近一步?”

“黄明昊,杀人案的资料整理好了没?我看你这么闲,用不用今晚就发给我?”虽然在毕雯珺面前他永远是被碾压的那个,但不代表他在别人面前也好欺负。

“诶诶诶我错了哥。”黄明昊殷切的给他拉开转椅让他坐进去:“那雯珺哥和丞丞的这个案子,你打算怎么办?”

一说起这个李希侃也感觉有些头痛,他懊恼的咬了咬唇:“我是不能上庭的,如果同时给毕雯珺和丞丞一起辩护的话,你也不能上了。”

律师和当事人是夫夫关系,多大个把柄主动送到对方面前。

黄明昊也想到了这层,琢磨了倏地反应过来:“哥,你记得昨天那对夫妻吗,看起来就像是要单独告一个人的样子,丞丞只是雯珺哥带的实习生,也就说他们要告也只会选择告身为主治医生的雯珺哥而已。更何况,你也说了,这种案子通常是闹不到庭上的。”

“你的意思是,只给毕雯珺一个人辩护,这样即使上庭你也能上?”

“对头。”黄明昊点点头打了个响指,话锋又突然掉了个头:“哥,你俩都结婚了,能不能有点儿昵称,不要直呼对方大名?”

李希侃被噎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剜了他一眼:“黄明昊,资料整理好今晚邮箱发给我。”

“整理不完了,明天!”

“去去去忙你的,我今晚回家合同打一下让他签字,然后明天带过来给你签。”

“知道啦。”

李希侃确实是主攻刑事案件,不擅长这种医疗纠纷的案子,所以一天下来他都埋头窝在办公室里查找资料看卷宗,连午饭也吃的很仓促。

高度集中的精神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时,他抬起头撇向外面发现天色已经悄悄被染成一片漆黑了。

“喂?”

毕雯珺略带关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怎么还不回来?”

他把手机从耳侧拿下来看了眼点后放回去:“呀,我没顾得上看时间,今天一天都在看卷宗查资料,你们吃饭了?”

“妈先吃了,我等你呢。”

一句普普通通的我等你顺着耳朵传进心里让李希侃感觉像有人伸手挠了一把似的痒,他关掉电脑站起来,用头和肩膀夹住手机收拾桌子:“我这就回去,你要是饿了也先吃吧。”

“不急,路上慢点开车。”

“嗯,好。”

有人等着自己回家吃饭啊,真好。

匆匆收拾好了桌子出办公室的时候李希侃往旁边挨着的屋子瞅了一眼,黄明昊也埋头在电脑前眉头紧皱的查阅着东西。

“昊昊,走吧,查材料的话回家吃个饭再整理吧。”

听到敲门声响的黄明昊抬起头冲他笑了:“哥你先走吧,丞丞说来接我,应该也快到了。”

“那好,我走了,你到家告诉我一声。”

“嗯嗯。”

驱车赶到家的时候李希侃看了眼时间,正好八点,要不是毕雯珺打电话过来还不知道自己要忙到几点才想起来回家吃饭。

打开门一看毕雯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手握着遥控器,一手随意的搭在沙发垫子上,翘着二郎腿,整个人好不惬意。

瞧见自己回来了他随手关掉电视机站起来往厨房:“你洗洗手去餐桌上坐着吧,我去热饭。”

“哎...”李希侃叫住他:“我去吧,你都受伤了还得伺候我。”

“会热饭吗?”毕雯珺停下步伐有些调笑的看他。

还真不会,除了洗菜李希侃就没在厨房待过,电器一类的东西全都没上过手。

他脸有些红,推着毕雯珺往厨房走:“你教我我不就会了吗?”

“行,我教你。”

微波炉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时,电饭锅里面滚着的粥也恰好跳闸。

李希侃端着碗往桌子前跑,嘴里嚷嚷着‘好烫’。

‘咣当’一下他把碗放在桌上,甩着手有些委屈的看毕雯珺:“烫死了。”

被蠢到了的毕雯珺幽幽的吐出口气,拉过他乱甩的手放在自己耳垂上:“这样就能降温了,知道不?笨蛋。”

“哦...”

冰凉的耳垂确实缓解了被高温灼到的手指,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把我的手放在你的耳垂上?

李希侃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忘了把手抽出来,愣愣的站在那儿微微仰头直视着毕雯珺的眼睛,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透。

正当这时门把转动的声音响了起来,饭后出去散步的毕太太回来了。

“雯珺啊,希侃回来了没,都这么...”

晚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咽回去了,毕太太有些好笑的看着站在饭桌旁的两人。

李希侃脸僵了下,迅速的把手撤回来放在裤线两侧,身体挺的笔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站军姿,动作相当的标准。

毕雯珺看着他这样也笑了,回身和母亲说:“我俩饭已经热好了,妈你要来再跟着吃点吗?”

“不了,你俩吃吧。”自觉可能是打扰了小两口温情时刻的毕太太赶紧摇头拒绝,踩着拖鞋往楼上的客房走:“我该冲个澡睡觉去了。”

“啊,那妈你好好休息!”模仿军训站姿的李希侃终于松下劲儿来,从毕雯珺背后探出头来挥挥手,样子可爱极了。

“好的,小侃你好好吃饭啊,明天晚上想吃什么提前和妈说。”

“嗯嗯。”

这一番折腾后热粥恰好晾到了能喝的温度,李希侃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小口小口喝粥。

“哇~妈熬得粥真的好好喝,顺着食道滚下去我胃都舒服了不少。”

听到这话的毕雯珺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你是不是中午没好好吃饭?”

回忆了下今天中午随意订的,还有些油腻的盒饭,李希侃尴尬的笑了:“还行啦...”

“这样吧。”毕雯珺放下筷子认认真真的看他:“以后中午我如果没手术,我就给你订外卖,你别自己随便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吃。”

“毕雯珺,你这..哦不对,老毕,你这弄的太麻烦了吧。.

“老毕是什么称呼...”

“这个呀...”李希侃把嘴中的食物嚼完了咽下去后给他解释:“昊昊今天问我,为什么咱俩结婚了还呼叫大名?我想想也是,万一哪天在爸妈面前也叫顺嘴了呢,所以我就叫你老毕好了。”

毕雯珺无语的扯了扯嘴角:“那我总不能叫你老李吧...太难听了,那就,小侃?”

“咳...”

上扬的语气伴着温润的嗓音飘进耳中,李希侃都能感觉自己从脸到脖子都烧的慌,他险些把头埋进碗里,小声应了句:“行...”

饭后收拾好桌子以后李希侃溜回到自己房间,整理自己日常用的东西以后跑到隔壁。

毕雯珺白天在家早就把自己的衣柜空出了一半,让他随意使用。

“好啦,我要去书房在整理点资料,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一会儿我过来睡觉会轻轻的,保证不打扰你。”

“马上就要十点了,你还要加班?”毕雯珺抬手指了指挂钟,有些诧异。

“没办法嘛。”李希侃耸耸肩:“我们加班都是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不信你去给昊昊打电话,他要是吃完了饭,现在应该也在忙。”

专业不同,毕雯珺也没打算自己可以弄懂,只能做了让步:“十一点是最晚了,不然我就把家里的无线断了。”

“啧,成吧。”

十点半左右的时候毕雯珺合上手中的书溜到书房去看了一眼李希侃。

房间的门虚掩着,从门口就能看到里面。

李希侃侧坐着看向窗外,一手握着手机打电话,一手放在眉心处轻轻揉着,声音辨不出喜怒:“...也折腾你了昊昊,我之前也是不管民事纠纷,所以这回咱俩就都辛苦一点吧。”

.......

“好,我先挂了,你也早休息。”

挂断电话以后他才发现毕雯珺倚着门框直直的看向自己:“怎么还没睡?”

“过来看看你。”毕雯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去绕到他身后,用左手给他轻轻按摩着脖子:“你老实和我说,是不是很难?”

脖子上传来的感觉太过舒适,李希侃慢慢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整个人靠在柔软的椅背上,阖上眼享受按摩:“你不要想这么多,这都是我们该关心的。”

亮着的电脑屏幕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全都是有关医患关系的资料。桌子上也散落了不少文件和纸张,也全部都和这些有关。

“其实...”毕雯珺犹豫了下开口道:“医闹的事情,我们也还手了。”

“哦...昊昊刚给我打电话说来着,没事儿。”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也不那么无辜,如果很辛苦的话,就算了吧。”

“毕雯珺。”李希侃躲开放在脖颈上的手,回身站起来直视他,眼神是少有的锐利与坚定:“我说过了,我学法律,是为了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你告诉我说,你也还手了,那又能怎样?”

“嗯?”

“你觉得法律会承认什么?当时发生了什么、别人以为当时发生了什么、证据证明当时发生了什么,这可是三种完全意义不同的事情,可是法律只会承认最后一件,而我,完全有这种能耐,用我的知识、我的专业水平,护你周全。”

他的声音十足的笃定,没有一丝动摇,眼神中充满了自信,没有平时总躲闪自己的模样。

毕雯珺只感觉自己被他的眼神牢牢锁住,不自主的笑了出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信誓旦旦的说要护我周全呢。”

“所以说,不要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丧气话,好好接受保护就得了。”

“是是是。”

“对了。”李希侃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从一堆文件里翻找出个合同来放在毕雯珺面前:“你看一下,确认无误后把这个签了。”

“这是?”

“这是合同啦。”李希侃喝了口水润润发干的喉咙:“诺,在这儿签字,签完字再印个手印就行了。”

毕雯珺点点头,接过笔来刚要签名,又突然顿住,轻点着旁边的空白:“你是不是应该在这儿签名盖章?”

“不是。”李希侃摇摇头:“是昊昊。”

“嗯?你不才是我的代理律师吗?为什么是他签名?”

“傻呀你。法律意义上来讲咱俩是配偶,律师和当事人不能有不正当关系,不过你放心,昊昊看着不靠谱,但是已经被我锻炼出来了,完全能上庭独当一面,虽然我不能站到庭上替你说话,但是我有在努力哦。何况...这种案件基本都属于私自和解,应该不会上庭。还有不懂的没?”

拖拖拉拉说了一大堆,李希侃以为毕雯珺能问点儿有用的,谁知对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迅速反问到:“照你所说,咱俩都合法了,怎么还能是不正当关系呢?”

“我...你住嘴吧行吗?”

“行行行。”毕雯珺揉揉他头发:“挺晚了,回房间睡觉吧。”

李希侃瞥了眼时间,马上就要到十一点了,但是他还想再挣扎一下:“你先去睡...”

“这个不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毕雯珺就打断了他:“说话要算话。”

“可是要不是你过来找我说话,我肯定是十一点能弄完的!你知不知道我咨询费好贵的?要按分钟算钱的,掏钱!”

毕雯珺牵住向自己伸过来的手:“人给你。”

两只手紧紧相扣在一起,李希侃怎么也甩不开,最后只能红着耳朵用另外一只手关了电脑收拾好文件后乖乖的被牵回房间。

“小侃,给我换个药吧。”两人洗漱过后换好睡衣坐到床上,毕雯珺轻轻解开缠在手上的纱布,指着床头的医药箱和李希侃说:“药那里都有,也不麻烦。”

身为刑辩律师的李希侃从业三年,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接过各种各样的杀人案,血腥的尸体和照片看的可不少,早就习惯了,可现下看着毕雯珺右手心上的那道口子,莫名觉得害怕。

他凑过去在尚凝结着鲜血的伤口处吹了两口气,无比担忧的望着面前神色复杂的男人:“是不是很疼?会不会影响你以后拿手术刀?”

这两口气吹得毕雯珺心都跟着痒,他后撤了下手掌:“不太疼,就是手心比较有肉所以血流的多,不要担心,等伤口愈合好了照样可以做手术的。”

“那就好。”李希侃拍拍心口,松下劲儿来:“那我给你换药,你教我。”

“嗯,先拿碘酒消毒。”

褐色的棉签颤抖着落在伤口上,疼痛从掌心蔓延到大脑,可毕雯珺还是笑了,他紧紧咬着后槽牙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还试图去安抚担忧写满了双眼的李希侃。

“不疼,没事儿。”

“你是大傻子吗毕雯珺?”李希侃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哭,眼眶热热的:“怎么可能不疼呢?”

这下毕雯珺才是真慌神了,他的指腹轻贴着温热的眼眶,触碰到了湿意:“小侃你别哭,我不疼,真的不疼,别担心了好不好?”

李希侃闷闷的低下头,从喉咙中挤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嗯’,手下的动作愈发轻柔起来。

不过是换个药的功夫,两人出的汗都快浸湿睡衣了。

“还说不疼,额头都冒汗了。”李希侃用湿毛巾帮毕雯珺把额头的汗一点点拭去:“老毕,如果他们输了,你想要什么赔偿?”

谁成想毕雯珺摇摇头:“我不想要什么赔偿,我只希望他们可以诚心诚意的向被他们伤害过的其他医护人员道歉。”

“诶?”

“医护人员也是人,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妙手回春,如华佗在世一般把死掉的人救活。心电图发出刺耳的声响变成直线的时候,我们也不可能不难受,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从你的手下离开。更煎熬的是,你也许站了一宿、累了一夜,可也要准备面对患者家属的斥责诘难。这并不公平,但是我们无能为力。”

毕雯珺有着歌者一般的声线,磁性的嗓音配上他此刻有些茫然和无奈的表情,看的李希侃觉得像有人在用针扎自己的心脏,很疼很疼。

“睡觉吧,老毕。你放心,我会让他们向你们道歉的。”

他帮毕雯珺掖好被子,自己也从另一侧翻身上床面对着对方躺下:“晚安呀。”

“好梦,小侃。”

李希侃确实做了个好梦,梦中毕雯珺牵着他的手出去散步。

在傍晚微凉的风中,伴着小虫悦耳的鸣叫,低声的给自己哼着歌曲。

如此动人的梦境以至于他早上起床格外的困难,毕雯珺叫了好几遍都不愿意睁眼,哼哼唧唧的和只小奶猫似的可爱。

“小侃,起床了,不然你一会儿又要迟到了。”

“不急....”

微不可闻的嘀咕声从蒙着被子的人口中发出,惹得毕雯珺哭笑不得:

“不行,快起了。”

“不...”

“李希侃,如果你再不起,我就让我妈来叫你,看看你丢不丢人。”

李希侃一把掀起蒙在头上的被子,不乐意的咕哝:“毕雯珺你怎么这么烦啊?”

格外委屈的声音,配上根本未睁开的眼睛,微微嘟起的嘴唇,看的人心都要化了。毕雯珺是心痒手也痒,直接捏了两把他脸上的软肉。

“啧,真可爱。”

这下还在和周公依依不舍道别的人可是彻底精神了,‘腾’的从床上做了起来,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乐意:“你捏谁呐?!”

毕雯珺‘噗嗤’一声乐了:“这回精神了?”

“你捏我干嘛?!!!”

“叫你起床啊,要不你就又迟到了。”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李希侃也不知道怎么就说不出话来了:“你...算了,下回别捏我脸,我起还不成吗。”

那可不一定,你看起来就像起床困难户。毕雯珺心里默默补了个刀,没敢说出口招惹他。


洗了把脸后终于精神不少的李希侃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毕雯珺一番后问他:“你下颌上有青青的胡茬诶,要不我帮你剃干净吧?”

“行啊。”

白色的泡沫有些黏腻的粘在脸上,剃须刀顺着下颌的曲线划过,摸起来有些扎人的胡茬瞬间被清楚干净。毕雯珺能感觉的出来李希侃的动作很小心,有意开口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对了,你今天晚上早回来一会儿呗?”

“诶,你别乱说话,我差点划着你。为什么要我早回来一会儿啊?”

“因为,我想洗个澡。嘶...”

“你说啥?!”李希侃被吓住,手一抖还是划到了他。

话音刚落,毕雯珺的侧脸就感觉到了阵火辣辣的刺痛,他抬起手轻轻碰了下,流血了。

行吧,这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了。

——TBC——

日常期待一下下评论(虽然不能全都回复,但是我爱看啊!

评论(78)

热度(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