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一往情深

*露水情缘后续

*是he放心使用

*主毕侃,微异坤

————————————————

三年是什么概念?

是可以让一个人破茧成蝶。

毕雯珺最终没有去找李希侃。

他望而却步了。

他承认自己仍是少年人,自大狂妄,给不了所爱之人想要的顺遂平安。

而李希侃应该展开新的生活,他不会希望有过去的人来敲现在的门。

在他们都变得更好之前,还是先学会成长吧。

那一日他自酒吧离开后回到家,就和父母坦白了所有。

“我有爱的人了,是个男人。”

“我们没有在一起,因为…他以为我不爱他,我以为他不爱我。”

出乎意料的是父母并不反对自己这种看起来离经叛道的行为。

父亲轻拍了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叮嘱他:“你已经长大了,想怎样做是你自己要决定的,我不反对你喜欢男人,也欣慰你可以如此坦荡,而我也希望你能为了你爱的人撑起一片天。”

所以最终,毕雯珺远赴英格兰,出国留学。至少,子承父业,他也要替逐渐老去的父亲撑起天地。

三年,毕雯珺只身在异国他乡学会了很多,想通了很多,明白了很多。

父亲再一次打电话来询问他要不要回家继承公司的时候,他同意了。

“但是在这之前,我想去追回他。”


依照六度人脉理论,毕雯珺想找到李希侃其实不难。

 同在一个城市,所以他能轻易找到陆定昊,而陆定昊的男朋友董又霖认识另外一个身在外地的富家公子王子异,王子异的男朋友蔡徐坤恰巧和李希侃在同个艺术中心做舞蹈老师。

顺藤摸瓜下去,毕雯珺在回国后的一个星期内就找到了李希侃,他现今就扎根在三年前去看海的那个城市。

熟悉的地方让他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这就是,李希侃梦寐以求的生活吧。

毕雯珺到了以后并没有立刻去找李希侃,而是率先联系了王子异和蔡徐坤。

蔡徐坤和李希侃三年相处,多少窥探到了对方的感情状况。在看到毕雯珺的瞬间就把人对号入座了,原来李希侃偶然间流露出的落寞,就是为了这个人。

所以他对毕雯珺的态度并不友善。

“你来找希侃干什么?”

媒人不能得罪,毕雯珺老老实实的回答:“怎么说呢…是想再续前缘吧。”

“你俩有前缘?我记得他说过,他没谈过恋爱。”

“我用了三年看明白很多,所以我不想再错一次,就当是给我机会,让我弥补过去也好,拜托了。”

蔡徐坤看着他眼神露出的恳切,再想想每次打趣要给李希侃介绍对象时他的抗拒态度,终于还是消了气焰。

是李希侃口中的露水情缘也好,是毕雯珺口中的再续前缘也好,那都是他们自己的故事。身为局外人也只能帮忙牵桥搭线,并不能涉足过多。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我不知道。”毕雯珺无意识的吸了口手中握着的柠檬茶,这三年他早已忌酒。“我现在只是想看他一眼,远远的看他一眼。”

“这个简单。”蔡徐坤食指摩拭下巴提出了个办法:“每天中午子异会给我来送饭,希侃会自己点外卖,你可以这个时候来看他。也可以晚上我们下班以后来看他。”

显然听了这话以后毕雯珺的重点有些偏差:“他为什么点外卖?”

“我们口味不一样,他死活不让子异费事帮他准备午饭,我喜欢辣的,他喜欢甜的。”

毕雯珺无奈的笑笑,喜欢甜食的口味倒是半点没变。

当时两个人刚捆绑在一起,毕雯珺有时会把李希侃接到自己的小别墅中住一宿。

晚上闹得晚了,第二天就会中午才醒。

李希侃总是会起的比他早。

他是大少爷的命,自然吃不来外卖,佣人又在头天晚上被遣走,无奈之下李希侃自己掌了勺给两人做饭吃。

几道样式普通但色泽鲜艳的家常菜端上桌的时候毕雯珺还是挺意外的,所以饶有兴致的执了筷子去尝,可放进口里不过咀嚼了三两下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边看着的李希侃紧张兮兮的递上纸巾:“不好吃吗?要不你吐出来吧。”

“不用。”他艰难的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太甜了...”

“甜吗?我刚刚尝了口,还好呀。”李希侃有些不知所措。

毕雯珺放下筷子长舒了口气:“可能是因为你太喜欢吃甜的了吧。”

“对啊,我喜欢吃所有甜腻腻的东西,因为心情会变好嘛。”

后来也是,过生日那天毕雯珺还给他准备了个蛋糕,他真的凭一己之力吃掉了大半,奶油还粘在嘴角。

毕雯珺凑过去把奶油舔掉,暗叹了声,他果真喜欢吃甜。

眼见着毕雯珺陷入回忆,面上一会儿笑一会儿愁的,蔡徐坤赶紧伸手晃了晃:“你别想了成吗?”说完了小声咕哝了句:“搞得你们过去有多美好似的。”

一直没说话的王子异听到后赶紧轻拍了他下:“别乱说话。”

“知道啦...”

毕雯珺有点儿哀怨的看着王子异:“你有没有什么经验?怎么追到...”怎么追到这个看起来就很难搞,像带刺的玫瑰一样的人。

“对他好啊,真心喜欢他啊。”

成吧,这话和没问一样。

三个人冥思苦想了半天,最后蔡徐坤激动的拍了拍桌子:“我想到了!希侃每天总吃外卖也不太好,我可以给你当线人!然后你每天做好吃的让送外卖的送过来!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这个男人的胃!”

王子异皱了皱眉:“这主意不是不行,但是难度系数较高,要么你就和他说我家新请了个会做甜食的厨师,然后让他做好了每天我给你们送来,这样难度系数就低很多!”

“诶!不错啊!”

一直没插话的毕雯珺无力的打断了他俩:“我不太会做中餐...”

“去学!去练!”蔡徐坤恨铁不成钢的剜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和个木头似的!”

蔡徐坤和王子异的盛情难却,李希侃只能答应每天不点外卖跟着蔡徐坤一起吃。

“大中午的,你们家厨师给我熬牛奶杏仁粥?”李希侃端着保温杯,无语的看着王子异。“我喜欢吃甜食也不是这么个吃法。”

王子异尴尬的笑笑:“回去我说说他,你今天将就下。”

吃人嘴软,李希侃也不好再说什么,点点头拿勺子舀了口放进嘴中。

“嗯...挺好吃的,就是熬得太黏了有点儿烫。”

一顿饭下来李希侃就着毕雯珺给他熬得粥,还有别的肉菜,吃的甚是开怀。饭后他往椅背上一靠,发出满足的叹息:“哎...吃这么甜我会胖吧...”

“胖点好,你本来就身无二两肉。”蔡徐坤捏了捏他的脸。

王子异看了看手表:“行了,还有点儿时间,你俩去睡会儿吧,我把东西收拾完就走了。”

“辛苦你啦!”

毕雯珺的车停在距艺术中心不远的小巷中,整个人都紧张的要命,生怕李希侃吃不惯自己做的东西。他有些出神的盯着指尖的创可贴,轻叹了口气。

要努力多久,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李希侃面前呢?

三年不见,他是不是瘦了?

王子异就是这个时候拎着空的饭盒过来找他的,看着他面露紧张,他安抚的笑笑:“他今天食欲很好,把你做的东西都吃了。就是说大中午喝粥有点儿奇怪。”

“啊,那我明天改...”

听完这些话后毕雯珺长舒了口气,他愿意吃,那就太好了。


李希侃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连着吃了两个月毕雯珺给他准备的午饭。

他捏着自己有些圆润的脸和蔡徐坤抱怨:“我感觉王子异家的厨师做饭越来越好了,最开始做的还普普通通的,现在弄的我每天都特别期待中午。你看!我都胖了!”

蔡徐坤心想,那还不是因为毕雯珺越做越熟练,不过嘴上还是打着哈哈:“胖点儿好,看着好看。诶,子异今天中午有事儿,饭给咱们送来他就要走了,我下去取,你收拾桌子吧。”

“成。”

桌子收拾到一半,李希侃想给蔡徐坤打电话让他带两瓶可乐回来,可电话播出去才发现把手机落在了桌上。

那就只好自己也下去一趟了,正好还能帮蔡徐坤拎饭。

但是今天来送饭的其实不是王子异,而是毕雯珺。因为他家公司今天开会,他必须出席,所以只能让毕雯珺来了。

李希侃愣愣的站在拐角处看着那个人。

怎么会是毕雯珺?!

他摘下架在鼻梁上的镜子,细致的用衣角把镜面上的每一处灰尘都抹去。

还是他。

三年过去,时光把毕雯珺曾经的玩世不恭和冷漠随性打磨的平整,变成了幅温柔稳重的样子,好似被人夺舍。只是他的样貌他的声线,与记忆中不差分毫。被刻在骨血之中,被印在梦境之中。想忘,却又不舍得。

“希侃今天夸你做的饭比两个月之前好吃了。”

“怎么说我也研究两个月了,当然做的好。”

“也是,之前还天天切手呢。”

“学习的过程中有失误是必然的。”

“歪理死多,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见他?总不能天天躲在巷子里坐在车中看人吧?一解相思苦啊?”

“缓缓吧。”李希侃听见毕雯珺叹了口气,本还有些得意的语气转瞬就变得落寞。“我不敢见。”

李希侃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拖着发软的腿回去的。

他的脑子现在乱成了一团浆糊,整个人也都浑浑噩噩的。思绪被强行扯回三年前,毕雯珺把钱摔在脸上,钞票划过鼻梁上的的痛意,他说的那句玩玩而已,自己被玻璃划破的伤口溢出满掌鲜血。

双手无意识的回握成拳,坚硬的指甲抠进掌心,留下半月形的红印。

原来这两个月,每一口吃进胃中的食物都是毕雯珺亲手做的。

他到底想要什么?他又要图自己什么?

想的过于出神,他连蔡徐坤回屋都没听到。

“你在发什么呆?”蔡徐坤揉了揉他的头发:“还有眼睛怎么有点发红,要哭?”

“没有,困了打呵欠来。”李希侃下意识的摇头否认了。

蔡徐坤并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只当他真的困了:“这样啊,那你吃过饭赶快去休息会儿吧。今天给你做了牛肉羹和杏仁腐,都是你喜欢吃的。”

李希侃艰难的扯出一个笑:“谢谢。”说完后顿了顿又补充了句:“让子异给厨师带句话,就说...辛苦了。”

毕雯珺,不管你是为了什么,都辛苦了。

他是芸芸众生,他是红尘中人,自然有过幻想,自然有过希翼。

可是当那个人真的撕开幻想,迎着希翼的光出现时,李希侃发现自己比起喜悦,更多的是害怕。回忆翻涌,心结一直在存在。

又折腾着过了大半个月,毕雯珺始终没有出现在李希侃面前。

李希侃甚至一度怀疑自己那天出现的是幻觉,是自己想毕雯珺想疯了才出现的幻觉。

蔡徐坤和王子异在自己面前永远保持着守口如瓶的样子,自己每次想尝试着套话的时候,他俩就默契的三缄其口。

毕雯珺,你为什么要找来?

这个问题在李希侃的心头上盘旋了许久,折磨的他半夜都会从梦中惊醒。

再这样下去非要崩溃不可,他照着镜子看着黑眼圈浓重的自己。

不成!是生是死,他也要找时间去问个清楚。

今天外面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李希侃的伞之前弄丢了一直没买新的,要是下雨的话麻烦王子异把自己送回来好了。他这样想着,两手空空的就出了门去上班。

但天公不作美,到了艺术中心后蔡徐坤才给他发了条微信说自己腰疼,今天请假。

李希侃看着从自己进屋后就开始下起来的雨,恨不得冲去王子异家把他锤一顿。

雨越下越大,今天来上课的小孩子也很少,李希侃和家长商量了下决定放一天假,省的大家冒雨赶来再生了病。

只是...他轻叹了口气,今天午饭要自己回家做了。

收拾好东西后李希侃磨磨蹭蹭的下了楼,发现外面的雨下的比屋里看起来更凶猛。

街道上空旷的很,没有行人,也没有出租车。

所以我是得冒雨跑着回家吗?李希侃无奈的在屋檐下站了许久也没发现雨势减小,咬咬牙动动脚,决定淋着雨跑回家。

可是当他刚要踏进雨中的时候,一辆开的风驰电掣的兰博基尼就向自己冲了过来。

李希侃赶紧后退了两步以防泥水溅到身上。

车在自己面前停下,司机摇下窗户看向自己。

“您是少爷的朋友吧?他让我送您回家。”

是王子异家的司机,李希侃认得。

可是...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呢?

王子异怎么会知道自己没带伞,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现在要离开?

而且这车....

兰博基尼,是毕雯珺喜欢的车。

一个个疑点穿成线索盘旋在李希侃脑中,电光火石间他就明白了所有。

他偏头向右边的小巷处看去,隔着连天的雨幕,隐约能看到有人站在那里,举着把黑色的伞。

理智在这一刻全部断了线。

李希侃把司机的叫喊抛在了身后,兀自冲进了雨中,朝那个身影跑了过去。

“毕雯珺!”


三年,那个一直盘旋在心上、打转在舌尖的名字,终于被李希侃堂堂正正的宣之于口。

他只觉的自己一生都没有此刻这般疯狂。

豆大的雨滴打在头上、身上,雨水顺着额头滑过他的每寸肌肤,眼睛被覆盖了层氤氲的水汽。

打着伞的人看到他冲自己跑过来,下意识的想快步离去,可又生怕他淋雨,也只好面向他走来,用伞挡住肆虐的大雨。

“你傻了吗?这么大的雨你跑出来?”

将李希侃庇佑在伞下时,毕雯珺看着他被淋成幅落汤鸡的模样,着急掩盖了慌张,带着微微的斥责率先开了口。

脸上一片水渍,李希侃分不清那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他眼神中满是执拗,还带了点儿委屈:“毕雯珺,你为什么要找来?”

声声惊雷自天空响起。

“你为什么要出现?”

“你为什么要给我做饭?”

“你知不知道,我过得很好!”

“你知不知道...”我只是有一点想你。

毕雯珺被这一个个问题逼的束手无措,他嘴唇微微翕动着,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雨滴砸在伞面上发出‘砰砰’的声响,李希侃澄亮的眸子直视着他,可是除了雨声和呼吸声以外,什么也听不到。

他等了许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垂下头:“我走了。”

“别走。”毕雯珺握住了他的手腕:“我送你回家吧。”

李希侃心中忽的涌上股烦躁,手上使力甩开他:“不用你管!”说完就要冲进雨中。

可是脚刚迈出去,他就整个人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毕雯珺把头埋在他的肩窝处,声线都有几分颤抖:“希侃...我...对不起”

李希侃心想自己这辈子都得栽在毕雯珺身上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毕雯珺开车送他回家。

尴尬的气氛在狭小的车内涌动。

毕雯珺目视前方手握住方向盘,手心开始微微发汗,掌中一片黏腻。

李希侃侧头去看窗外连天的雨幕,虎牙不安的蹂躏着下唇,留下印记。

雨水顺着发梢留下来,‘吧嗒’一声滴在皮质的车座上。

“冷吗?”毕雯珺才反应过来他刚刚淋了雨,赶紧腾出手去开暖风。

“不...不冷。”

“临海城市的雨季偏长,你下次记得拿上伞,或者...或者我来接你。”

“我会记得拿伞的,谢谢。”

拒绝的意味过于明显,毕雯珺情绪恹恹的轻嗯了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希侃家离艺术中心不远,不过十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了。

他把手放在门把上要开门下车,可考虑半天还是把手缩回来转身去看毕雯珺: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找来?”

“我...”

“我现在,没有那么爱钱了。”李希侃咬住下唇,艰难的从齿间挤出来几个字:“如果你想玩儿...抱歉,去找别人吧。”

听到这话后毕雯珺明显的慌了神,眼中的不安和恐惧都快溢了出来:“不是的,希侃你听我讲...我只是想对你好。”

“弥补过错吗?我不需要,我也不怪你。”

肩膀被人掰正,眼神被迫和他对视,李希侃听见毕雯珺一字一顿的告诉自己:“李希侃,我爱你,想重来一次,追你。”

爱是什么?

太重了。

他承受不起。

李希侃慌张的推开毕雯珺的手扭身去拽门把手:“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走了。”

落荒而逃的背影让毕雯珺看了百般揪心。

视线下滑,他看到一串钥匙静静的躺在脚垫那里。

挂坠是个简单的话筒,上面的彩漆被磨掉了不少,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

毕雯珺认得这个挂坠,是自己陪着李希侃买的。

三年,他一直妥帖的放在口袋中,不曾弄丢,也不曾换新。

可是今天如果自己不把钥匙给他送回去,他怕是会在门口坐一宿也不会问自己。

毕雯珺打开单元门走进去,一股阴冷的水泥味儿扑面而来,他不由得皱了皱眉,楼道中这么冷,李希侃又淋了雨,不会感冒吧?

这样想着,脚下的动作愈发快了起来,终于在上到五楼的时候看到了他坐在地面上目光空洞,视焦涣散的看向不远处窗口的人。

“李希侃!你赶紧起来!”

毕雯珺慌张的想要去抱他,却被躲开。

“你别碰我!”

“好好好,我不碰你,但你起来好不好,要不会着凉的。”

这样温柔的毕雯珺,比三年前玩世不恭的模样都让李希侃招架不来。

他用手撑起身子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盘腿坐的时间有点儿久,血液不流通,脚麻了。

“你把钥匙留下吧...我一会儿就进去,谢谢你。”

毕雯珺现下也不能由着他,把钥匙往他手中一塞,自己俯下身把他抱起来。

李希侃剧烈的挣扎起来:“你干嘛呀快放我下来!”

毕竟是181的大男生,抱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毕雯珺呼吸重了几分,催促到:“你开门,我抱你进去,你腿不是麻了么?快点,一会儿我抱不动了,别摔着。”

别无他法,李希侃只能由他抱着自己开门进了屋,然后让他把自己放在了沙发上。

“毕雯珺,我只是个平凡的舞蹈老师,有着不光彩的过去,这你都知道。而你,或许因为良心不安,才会选择补偿我,但是我真的不怪你…你总会遇见新的人,会和他无双登对,会和他携手并肩,而那个人…不该是我。”

李希侃蜷坐在沙发上,忍着心脏处传来的钝痛,说了这番话,像是自言自语,像是好言劝慰。

身侧的沙发忽然陷下去一处,他感觉到毕雯珺坐在了旁边。他听见对方开口回应了自己,语气真挚而坚定。

“希侃,我不是神祗,你也不是小草,我并不是屈尊纡贵的在哄你。我们是平等的,你有权拒绝我,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你喜欢在远地打转没关系,你说我们两个之间隔了百步也没关系,我不用你走一步或者九十九步,你就站在那里等着我跨过百级台阶来找你好了。”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一往情深,李希侃也不能,更何况对方本就是他所爱之人。只是心结尚在,疤痕未愈。

“毕雯珺,其实我很害怕…”

我害怕这是场好梦,醒过来后我仍是一人。

我害怕你终会厌烦,发现我不过是平凡众生。

我害怕你已经跨过百级台阶了,发现我还在一步步向后退。

三年顺遂平安的生活下,他其实仍旧是那个看到毕雯珺就会从心底里泛起自卑的李希侃。

他坐在沙发上,把自己埋进胳膊中,声音闷闷的,让人听不真切。

毕雯珺的回忆瞬间被扯回三年前他们最后相见的那晚,李希侃也是这个姿势,大约在哭。可是他当时纵有不舍,也只顾了自己。

心脏像被虫蚁啃噬过一样疼,他走到李希侃的身边轻抚着他的头发。

“没关系,慢慢来。我之前那么混蛋,你不应该这么快就接受我。”

“我会等,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我都会等。”


既然已经露馅,毕雯珺也就省了让王子异当传递员这步骤,转成和他一起去送饭。

李希侃刚开始有些抗拒,可毕竟吃人嘴短,加上蔡徐坤从旁边劝着,也就由他去了。

“你明天要不要多做一份?中午和我们一起吃吧。”

连着被盯着吃了三天饭,李希侃有点儿不好意思,放下筷子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这如毕雯珺而言简直是天籁之音,他眯着眼笑了:“好。”

一切都在慢慢好转,李希侃的渐渐习惯了毕雯珺的存在。

他开始主动提出中午想吃什么菜,开始应允他送自己回家,开始学着去回馈对方的温柔。

只是总感觉还是差了点东西,他还是没那个勇气告诉对方一句‘我爱你’。

毕雯珺喜于他的变化,自然也明白他的踌躇,并不催促。

一辈子这么长,他可以等。

蔡徐坤笑着摇头,说他们之间差个契机。

亏得他嘴灵,契机还真的被他给说来了。

这天傍晚毕雯珺照例开车在楼下等着李希侃。

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方向盘,口中哼着不知名的曲子,昭示着他现在心情。

因为李希侃中午和他说想去看电影,问他要不要去。这四舍五入下来就算约会了,所以他喜滋滋的应下来,提前半个小时就驱车到艺术中心等李希侃下班。

只是今天为什么比往常都要慢呢?

毕雯珺又等了十多分钟,还是没见着李希侃的身影。太阳穴不知怎么的开始一鼓一鼓的跳动起来,他心里忽的冒出些不安,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

‘滴——滴——滴——对不起,您拨打的——’

漫长的铃声折磨的他快要崩溃,可是李希侃和蔡徐坤没有一个人接听。

毕雯珺再也等不下去,下了车径自往李希侃所在的教室走去。

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他就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女声搔刮着耳膜,像是有人用指甲去挠黑板发出的声音,听的人浑身难受。

“我家孩子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你付得起责任吗?!”

“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来这里当老师的?天天下班都有人开兰博基尼接你,不会是被包养了吧?!”

“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是李希侃的声音。

毕雯珺再也听不下去,推开门走了进去,冷着张脸,脚步生风。

屋内的情况有点儿混乱,李希侃站在窗边,一个女人推搡着他,蔡徐坤在旁边抱着个额头往外渗血的孩子,想去帮李希侃却又分身乏术。

毕雯珺走过去拦在两人中间,用后背挡住李希侃,阴冷的目光逼视着那个女人,从牙缝中挤出句话:“你刚刚说谁被包养了?”

身高加气质的压制下那女人后退了两步:“我…我…”

李希侃轻叹了口气从背后扯住毕雯珺的衣角:“孩子还受着伤呢,别计较了,让她们去医院吧。”

毕雯珺却不依:“让蔡徐坤去送。今天你得把话说明白了,是不是看他老实好欺负,所以随意编排他?”

女人愤然的跺了下脚:“你们现在这样不就是么!”

“你听好。”毕雯珺回身找到李希侃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让他和自己肩并着肩:“我们俩是在正常恋爱。你家孩子现在还受着伤,我不和你计较,你给他道歉,我们给你赔偿,你领着孩子去医院。如果你还想胡搅蛮缠的话,我不介意让我的律师跟你谈谈。还有,为人父母最应该做的就是教孩子什么叫尊重。”

李希侃听了他的话有些发愣,他意外于毕雯珺竟然如此坦荡的就能把爱意宣之于口。

他最害怕的,其实就是对方的退缩。

可这么久过去了,好像只有自己在原地踏步。

毕雯珺,谢谢你努力的走向我,谢谢你向我证明这不是大梦一场。

他用力的回握住那只手。

蔡徐坤看着并肩的两人,无意识的张嘴感叹了句:“哇,cool.”

“是他身为老师不负责任,凭什么现在来说我?”

“我们没有说不负责,是你一开始就没管孩子反来找我对峙,我说了要领你们去医院,你却先找我讨个说法,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不管!”

有毕雯珺在身边撑腰,李希侃的底气也足了,冷静的和女人对峙。

“听到没有,他解释过了。而且每间教室中都是有监控的,我完全可以去请求调监控,看看是谁先挑起事端的,反正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怎样,需要调监控吗?”

毕雯珺的目光如同两把冰冷的手术刀,恶狠狠的刮过她全身上下。

衣着普通,行为癫狂,其实只是为了多敲点钱而已吧。

可怜旁边那个额头尚在流血的孩子缩在蔡徐坤怀中,不安的目睹这一切,连哭都不敢。

“想好了没?到底是道歉还是调监控?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里耗着。”毕雯珺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不耐烦的再次发问。

“对…对不起…”女人终是败下阵来,知道毕雯珺不是个好拿捏的主,不情不愿的道了歉,一把从蔡徐坤手中抢过孩子,气呼呼的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毕雯珺轻叹口气侧身把李希侃揽进怀中:“下次记得给我打电话,你这么好欺负,容易吃亏。”

李希侃手抖了抖握住他衣襟:“那个小女孩和别人打闹不小心磕到了桌角,也是我失职没看住,当时在给别的孩子纠正动作。本来想给她母亲道个歉然后领她们去医院的,谁知道她二话没说上来就指责我,我都没插进一句话。”

“你知不知道,你不接我电话我真的很害怕?”毕雯珺用手顺着他后背:“我很害怕你再一次不告而别,让我根本找不到你。”

“我...你放心,我不会的。”李希侃察觉到了他的不安,犹豫了一下后用胳膊环住了他的腰。

旁边被忽略的蔡徐坤使劲的咳嗽了声:“咳——够了啊,该下班了,你俩要住这儿啊?”

“走走走,这就走!”

李希侃面上一红,使劲挣脱了毕雯珺的桎梏。

今天被这么一闹,两个人也没有看电影的心思了,毕雯珺开车拉着他去吃了日料。

饭后李希侃满足的眯了眯眼睛问他:“要不要出去散步?”

四舍五入仍旧把这当成约会的毕雯珺哪有说不的道理,雀跃的点头说好。

他们再次去了海边。

李希侃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沙滩上,也不看毕雯珺,只是低着头。

“其实这三年,我一次海边也没来过。”

毕雯珺看不清他的深色,只能兀自去猜测他这话的意图:“为什么?”

“因为害怕。”李希侃抬起头冲他笑了下:“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这三年我半点都没能忘记过你。可是这个地方充满太多回忆啦,一个人来这里应该会很难受吧。”

“对不起...当时我没有来找你,是因为我感觉我不够好。”

“现在想想,还好你当时没有来,不然我们不一定能像现在这样走在沙滩上吧?可能会把彼此的爱意都磨光的。”

是了,幼稚青涩的时候,大概谁都不会迁就对方吧。

两个人这样絮絮叨叨的讲着自己这三年时光,不经意间路过了那个卖孔明灯的小摊子。

仍旧是那个阿婆。

她似乎认出了他们,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毕雯珺侧头看向李希侃:“要不要再放个孔明灯?”

“你不是觉得幼稚吗?”

“放一个吧,想许愿。”

记忆渐渐与三年前交叠。

不同的是虔诚许愿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想许什么愿啊?”李希侃好奇的问。

毕雯珺一笔一划的在孔明灯上写下:‘愿我所爱之人,一生顺遂平安’。

“写好了,你要不要许愿?”

“不了。”李希侃摇摇头:“我想许的愿,孔明灯成全不了。”

“什么愿望?”毕雯珺发现此刻自己没由来的紧张,声线都有些发颤。

孔明灯中的火光出奇的亮,把李希侃的眉目映照的清清楚楚。

他神采飞扬,笑眼弯弯。

他的声音清亮动人。

“愿望实现了啊。我所爱之人的百级台阶终于跨完,我已经别无所求了。”

——END——

之前写露水情缘的时候没打算写后续的

所以可能写的有点乱八七糟吧...

感谢真相是真让我决定写后续

感谢不知名基友为全文提供灵感

感谢未成年人催我写完 @活在半夜 

评论(28)

热度(1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