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狐狸与海神

祝大家中秋节牛逼~


沙雕故事最好别看~很无脑的速打了


带一点点权贵






01



被村民五花大绑着扔进海里的时候李希侃还是有些难过的。

想他不过是一只无辜的狐狸,怎么就被当成妖物给祭了海神呢?



海水好凉,好咸——

李希侃挣扎着弄开身上的束缚,身子却直直的往下沉,咸腥的海水灌进鼻腔中呛得他难受,紧闭的嘴巴也不受控制的张开,呛出一连串的气泡来。

是真的要死了吧....

他眼皮不自主的阖上,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李希侃是赤狐族的一只小狐狸,而且是最漂亮的一只,火红的耳朵和尾巴不知道引来了多少同伴的羡慕。

可是狐族的族长,也就是他二舅王丛不喜欢他,每次都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去为难他。

他气性大受不了这种委屈,索性收拾了自己的小行囊,不顾哥哥弟弟的阻拦离族出走了。



兜兜转转流浪了许久,李希侃才来到这个靠海的小村子。

他幻化成了人族少年的模样,长得乖顺嘴又巧,惹得村子里许多妇人都喜欢他,今天让自家的男人教他怎么建造房子,明天又教他怎么种田,平日里还会叫他去自家吃个饭,无事时还会特意给他做些好吃的东西送过去。

就这样其乐融融的过了五年。



可近半年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庄稼的收成一直不好,天气燥的很,没有一滴雨水,地里的粮食毁了不少,干干的黄土裂出一条又一条的沟壑,像是丑陋又难看的皱纹。

所以今年冬天村子里的气氛格外沉闷些,粮食不够吃,大家日子过得都紧巴巴的。

李希侃是狐狸,靠吸收天地精华就可以果腹,食物可吃可不吃,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所以经常把自家的食物送去给别家的小孩子。

那些小孩子会甜甜的笑着和他说:谢谢希侃哥哥。



直到一个叫杜华的苍老女巫出现。

她装模作样的在村子里游走了一圈,在村民敬畏的目光中用沙哑难听的声音同村长说:“你们这个村里,有妖物。是这妖物的存在,才让你们遭此劫难。”

然后村长把大家都聚到了一起让杜华分辨,杜华手里举着张符纸神神叨叨的念了一会儿,突然那符纸就化成了一道金光直直的冲李希侃打了过来。

他眉心一痛倒在了地上,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漂亮的狐狸耳朵和尾巴已避无可避的显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接下来的事就有些狗血了,这个老女巫说因为村民们私藏妖物惹怒了海神,只要拿他祭了海,海神就会息怒。

李希侃那句妖物你个头啊还没骂出口,人就被五花大绑着沉了海。



02


“诶他怎么还没醒啊?”

“哎呀你去那边一点你头太大了挤到我了。”

“你怎么能说我头大呢?!”



聒噪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吵的李希侃心烦意乱,想着自己都死了怎么还不安生呢?

他费力的睁开了有些发沉的眼皮,高强度的白光刺的他眼睛生疼,一时半会儿还睁不开。

那两道声音又响了起来。

“醒了醒了,雯珺哥你看,他醒了。”

眼前的白光蓦然消失变暗,李希侃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个宛若神祗的男人。



这男人长得可真好看,五官端端正正的,眼角旁边还有颗小巧的泪痣,通身上下都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就如同一块精致无暇的美玉。

“我、我是死了么?”不然怎么能见到这么好看的,像神仙一般的人物呢?

那男人抽了抽嘴角没搭话,用手轻点了下他的额头,无悲无喜的开口:“还活着呢。”

冰冷的指尖激的李希侃一哆嗦,露在外面的狐耳也跟着抖了抖。

“这、这是哪儿啊?”

面前的男人没在说话,看起来好像有点儿不耐烦的样子。




这时候最开始把他吵醒的声音的主人忽然出现,一下挤开了那个男人,眨着眼睛兴奋的看着李希侃:“你好啊小狐狸!是我把你救起来的我叫黄明昊!你叫我昊昊就行。”

亮晶晶的眼睛,肉肉的脸颊,圆嘟嘟的嘴唇,可爱的紧。

李希侃有些惊讶:“所以...我是没死么?”

“对啊对啊。”黄明昊点点头,又上手摸了把他露在外面的狐耳:“我一见到你就有种亲切感诶,虽然我是个人类。”

另一个把他吵醒的‘人’也跟着凑了过来:“小狐狸你看我们昊昊这么喜欢你,你就留下来吧!我们海底可好玩儿啦。对了,我叫范丞丞,是只海豚。”

他把嘴巴抿成一条缝,微微仰头也对他笑了,两颊的肉挤到一起,也很可爱。

当然也有点儿傻。



一股暖意将李希侃包裹的严严实实,把他心里因被村民们抛弃的所泛起来的悲伤冲淡了不少。

黄明昊见他笑了,也终于放下心来,凑到他耳边和他小声耳语:“刚刚那个人就是海神啦,他叫毕雯珺,我们都管他叫雯珺哥,其实是他用神力救了你,你现在在深海里能呼吸能说话也是他给你服了颗定海珠哦。虽然他看着冷漠,但只是不爱说话而已,没有恶意的。”

实际上也并没有很小声,毕雯珺又是神,听的一清二楚。

海神?

这个男人就是海神?

就是那个老女巫口中的,自己把他惹怒了的那个海神?!




本是坐着的李希侃愣了半晌忽然跳下了床,越过黄明昊和范丞丞光着脚蹬蹬蹬的冲到了毕雯珺面前,耳朵直直的竖起,尾巴也摆来摆去的。

“我哪里惹怒你了?!”

他白净的面都给气的染上了红色,倒像是旁边的红珊瑚摆件儿映上去的,胸膛一起一伏,凶巴巴的样子落在毕雯珺眼里竟有那么几分可爱。



只不过这话问的毕雯珺一愣,他实在没听懂李希侃正在说什么。

李希侃见他不说话只是皱眉看着自己,还以为他是默认了。

“我一只狐狸入世修炼也很不容易啊!我也没做过坏事!我和村民们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也没招惹过你啊!前年海水把村子淹了一半儿我都没骂你,你、你凭什么就生我气了啊?”

他越说越激动,心里竟有些委屈,嘴巴一瘪都要哭出来了:“我、我这么一只好看的狐狸我招惹谁了啊我,你、凭什么讨厌我?!我...”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没有讨厌你,你很好。”



帅气的海神迎着旁边那两个弟弟惊诧的目光,伸出手把面前这只哭唧唧的小狐狸拥入了怀中。



他看起来好冷,可怀抱是暖的。


03


李希侃就在毕雯珺的宫殿里住下了。

最开始黄明昊是想把他带到隔壁去陪自己玩儿的,也就是海豚一族的宫殿。

但奇怪的是范丞丞和毕雯珺异口同声的说了:“不行!”


范丞丞的小心思其实很好猜,要是李希侃跟过去了,黄明昊还有心思看自己?

不行,绝对不行!



可是毕雯珺嘛——

帅气冷面的海神大人用手轻捏了一把李希侃的耳尖,一本正经的同他说:“你刚刚躺的那张贝壳床适合温养身体,你被歹人所害修为没了大半,所以耳朵和尾巴才会收不回去的。”

酥麻麻的触电感顺着耳尖传遍了全身,李希侃退了两步小声的应下:

“那、那就打扰海神大人了。”

“不用这样叫我,随意些就好。”

“好、好的。”


旁边的黄明昊看着这个声音越来越小,脸越来越红的新朋友,心里暗叹了声。

要完啊。


刚开始住下李希侃还不大习惯,因为整个海神宫殿都是静悄悄的。

最初的紧张感褪去后他本性就显露了出来,整只狐狸又好动又爱说。可问题是没人陪他说啊,某个伺候的仆从悄悄告诉他,因为海神大人喜欢安静,所以下令让大家少说话。

想一想那个帅气又冷漠的海神,李希侃觉得这命令确实是他能下出来的。

可是好无聊啊,他扑在贝壳床上打滚。

虽然黄明昊也会来找李希侃玩儿,可也不是天天都来的。他又不敢一个人在这个宫里乱跑乱闹,更不敢主动去打扰毕雯珺。

都是毕雯珺来找他,两人也是不怎么说话,都是对方给自己带来点儿新奇的小物件儿或者好吃的甜点,然后浅笑着看他。




“啊啊啊无聊啊好无聊。”

房间里没人,他滚的也没顾忌,谁知越滚越来劲,最后把自己翻了下来,摔倒了地上。

“哎呦,疼。”

狐狸耳朵都耷拉了,他也不着急爬起来,就一个人趟在地上。

好无聊啊好无聊。



“怎么掉到地上了?”

一双靴子忽然出现在了视线中,李希侃还没等抬头就被抱了起来。

身体忽然腾空吓了他一跳,本能的用手环住了抱住自己那人的脖颈,长尾巴也紧紧地缠上了他的手腕。

是毕雯珺。

他一向清冷的面上带了几分关切,抱着李希侃坐回床上却没把他放下,仍旧把他抱在怀中:“不开心了?有人惹你生气了?”

“没有...”李希侃不敢看他打来的灼灼视线,微微低下头用耳尖冲着他:“觉得有点儿没意思,不知道该干什么。”

这个问题可真有点儿难为到了毕雯珺,他是海神,每天有很多的事务需要处理,也从来没纵情玩乐过,还真想不出能给他找点儿什么玩儿。

“那怎么不去和黄明昊玩儿?或者没意思的时候来我房间找我陪你?”

想去的,可是不敢。

李希侃皱皱鼻子:“昊昊每次带着我玩儿也不能玩儿太久,要不丞丞会担心他。你看起来也很忙的样子,我不想去打扰你。”

他无聊的好看的皮毛都有些暗淡了,像是蒙了层薄灰。

他笑起来应该是很好看的,他应该是肆无忌惮的、明朗无忧的,而不是小心翼翼的。



毕雯珺叹了口气,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头与他对视:

“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顾忌,闯祸了我会给你收拾烂摊子的。想去找谁玩儿就去找谁玩儿,想来找我就来找我。不要那么拘谨,就当你自己的家,好不好?”

海神大人真的很帅,真挚的眼神牢牢的锁住了他。



李希侃毫无抵抗力,乖巧的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

海神大人一开一阖的嘴唇好性感,有、、想亲。

当然了这是只胆小的狐狸,只是有心没胆儿而已。他只敢低下头用耳尖轻蹭过那对薄唇,然后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全然没有看到抱住自己的海神大人呼吸停滞了一瞬后差点儿不受控制的张嘴咬住他红彤彤的小耳朵。



得到特许后的李希侃胆子大了很多,开始拉着黄明昊到处作天作地。

头几次闯祸的时候还会小心翼翼的低着头瞅自己光溜溜的脚丫,后来发现海神大人只会关心他有没有受伤、玩儿的开不开心以后便开始无法无天起来。

今天把人家老龟家的小儿子给翻过来看人家四脚朝天的模样,明天又做了个海草球去戏弄海豹,后天竟然不怕死的去摸水母。

毕雯珺那会儿没处理事务,在水镜里看他在干嘛。

一看他差点儿被电吓得冒了满身的汗,赶紧风风火火的瞬移他旁边去救人。



“你胆子怎么这么大?!”

他故意瞪着眼睛凶李希侃,一手捏住他后颈不让他跑,一手掐住他的脸。

谁知道李希侃现在已经全然不怕他,伸着舌头和他‘略略略’的扯皮:“我和昊昊打了赌,我要做第一个敢于摸水母的人!”

问题你不是人,是狐啊。

哦不对这不是重点。

毕雯珺翻了个白眼,掐住他的手用了几分力气:“你少给我说这些,我告诉你李希侃,你以后要是再乱来,我就把你关起来。”

你才舍不得。

脸被捏变形了的狐狸心里这样想,嘴上倒是乖顺,含混不清的应下:“啊唔资到啦...啊脸吼痛...”


结果第二天早上毕雯珺才起就听到仆从来禀报,说李希侃一大早就出去了。

头疼,他揉揉自己‘突突’乱跳的太阳穴,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忍住忍住,狐狸还小不能打。虽然李希侃狐龄已有五百多岁了,但是在生活了上万年的海神大人眼里,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他还要多久,才能等到小狐狸长大呢?



傍晚时分李希侃是拎着两只大龙虾回来的。

他小脸蹭的灰扑扑的,鼻尖儿上还有灰,月白色的袍子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有不少泥点子,整只狐都脏兮兮的。

“雯珺我回来啦!”

脏而不自知的狐狸拽着那两只大龙虾的须傻呵呵的跑过来献宝,提到毕雯珺眼前晃来晃去:“你看这是我亲手抓的!今晚吃龙虾宴好不好?”

海神大人也是不需要吃食物的存在,只不过狐狸喜欢,所以天天晚上都陪着他吃东西。

“都好都好。”


毕雯珺挥挥袍子施了个小法术就把李希侃打理的干干净金,吩咐人把龙虾送去小厨房。

“今天玩儿的开心吗?”他拨了颗葡萄递给了两眼放光的小狐狸,结果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指尖儿。

“哎呦。”

李希侃皱了下眉头轻哼一声,看到毕雯珺沉下来的面孔瞬间把手指缩了回去,直接伸头过去张口卷走了他手中的那颗葡萄,舌尖悄悄划过他的指腹。

毕雯珺眸色变暗了几分,把手摊开:“手,拿出来。”

“唔干嘛呀?”

“别废话赶紧的。”

瞒不过去了,李希侃瘪瘪嘴委屈的把手放到他掌心:“就...就是被龙虾钳子夹了几下,明天就好啦,一点儿也不疼的。”



说谎。

何止是指尖儿,连手背上都被夹到了,红印子在白净的手上异常明显。

毕雯珺又气又心疼,脸黑的要命,抬起头来想要骂他一通的时候看到这小狐狸缩着脖子的样子又突然不舍得了,心都化成了一汪水。

“笨蛋。”

并不是想象中的责骂,李希侃木讷的盯着毕雯珺,任由他低下头轻轻亲了亲那几处红印然后问自己:“还疼吗?”

李希侃眨眨眼睛:“不疼....不那么疼了!”

那就再亲亲好了。毕雯珺又低下头——

“疼吗?”

“还、还有一点点。”

温热的嘴唇吻过指尖手背游移到了嘴角,低低的询问声搅得李希侃心脏都‘怦怦’乱跳。

“还疼?”

小狐狸伸手环住海神大人的脖子,鼓起勇气与他对视:

“你、你再亲亲,可能就,不疼了。”


海神大人笑了起来,酒窝晃进小狐狸的眼里。他啄了口小狐狸无意识的嘟起来的嘴:

“够吗。”

“不够...”

“那就再亲亲。”


海神一把将小狐狸抱起来,边走边亲回了房间。

床幔缓缓放下,遮住一室春光。


龙虾:既然没工夫吃我,能不能放了我?


04


眨眼之间过了大半年,迎来了人间的团圆节。

在这一天要亲人们团聚,一起吃月饼赏圆月。


这也是李希侃离开小村子过得第一个团圆节。

往年都很热闹的,因他是孤身一人,左邻右舍早早的便邀他去家中一起吃月饼赏月,小孩子也会拉着他一起玩儿。


神仙是不过这些节日的,所以李希侃睡醒起来发现睡在自己身侧的海神大人早早起来去处理事务了,被窝都是冷的,估计已经是起了很久了。

仆从说今天的事务格外多,海神大人处理完恐怕也得晚上了。

很懂事的小狐狸鼓鼓脸游去了隔壁的范丞丞家,想着去找黄明昊一起过个节吃个月饼什么的。

可谁知道范丞丞一大早就带着黄明昊出海上人界过节去了。

啊对,黄明昊是真的人类,肯定喜欢过这样的节,范丞丞怎么可能不陪他呢?李希侃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件事。


中午的午膳也是李希侃自己吃的,这也没什么,毕雯珺太忙,向来只能和他共进晚餐。

可是一想这样团圆的节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他眼眶就忍不住泛酸,满桌的珍馐也没吃几口就滚到床上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不过是下午,毕雯珺依旧还没回来。

他头发乱成一团,抱着被子一个人缩在床上可怜兮兮的。

伺候他的仆从有些不忍心,说要不去提前把毕雯珺请回来。

“不用了。”他笑了笑把被子踢到一边儿:“我出海上人间玩儿一趟吧。”

毕雯珺不限制他的行动,想去哪儿都行,只要注意安全就好。


李希侃有好久没出海了。

自从被投进海里后他就有些抵触出海,因为一浮上海面就能看到自己生活了五年的那个小村子。

他还是忍不住悄悄走了进去。

村里难得安静,现在是吃晚饭的时间,村民们都聚在家里吃饭。

圆圆的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光,窗口处的烛火也散发着熟悉的温度。李希侃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滚。

他有点儿想族里的哥哥弟弟了。



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李希侃以为是村民来了,慌张的回过头却发现了张熟悉的脸。

是当时邻居家的小孩,他手上握着个月饼,仰着小脸眼睛一眨一眨的看他。

逃走吧逃走吧,已经过去的事,不该留恋了。

“是希侃哥哥吗?”

谁知道小孩子竟然叫住了他,乖巧的冲他笑。

这回眼泪是真的忍不住了,一滴一滴的争先恐后的往下落。李希侃吸吸鼻子半蹲下来揉揉他的头发:“是我啊。”

“希侃哥哥我好想你啊,还有好多小朋友,都很想你的。”



小孩子是最纯洁的,不懂什么是妖什么是恶。

是真心实意最挂念他的。

“希侃哥哥也很想你。”李希侃从兜里摸出个小海螺挂件给他挂在脖子上:“回去就说,这是捡的听到没有。不要说...不要说你见过我。”

“为什么呀?”

李希侃苦笑了下:“没有为什么,你答应哥哥不要说,这样哥哥以后才能偷着来看你。”

“好吧。”小孩子伸出小胖手给他蹭了蹭眼泪,把月饼递到了他手里:“哥哥你吃!”

“谢谢。”他把月饼接到了手里揉揉小孩的脑袋:“回去吧,哥哥也要走啦。”

“哥哥再见,一定要常来看我。”

“好。”


离开了村子以后李希侃并没有直接回到海底,而是走到海边的小木桥上席地坐了下来。

手中的月饼变硬了,他没吃,只是牢牢的捏着。

月亮啊月亮,我到底属于何方呢?


胡思乱想之际眼前的海面忽然自两侧分开,帅气的海神大人沐浴着柔和的月光出现在了小狐狸的视线里。

“希侃。”

李希侃拱拱鼻子,用手背蹭掉挂在脸上的泪想要站起来:“啊对不起啊雯珺,我应该早点回去的,还让你出来找我,是不是又担心我啦?”

毕雯珺的心里隐隐作痛。

他的小狐狸不需要去考虑那么多的。

他的小狐狸,开心的时候就要放肆的大笑,难过的时候钻进自己怀里疗伤就好了。


毕雯珺踏上木桥走至李希侃身边,牵着他的手拉他一起坐了下来,丝毫不在意自己名贵的袍子被尘土弄脏。

“对不起希侃,今年的团圆节没能陪你好好过,只能趁现在陪你赏赏月了。等明年...不,是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陪着你去人间闲逛,一起吃月饼,一起赏月。”

他眼神真挚语气诚恳,没有一丝敷衍。

假笑着的李希侃慢慢收下嘴角,定定的望向毕雯珺。

毕雯珺在看他,黑黑的瞳仁中全是他的身影,再无其他。

“雯珺啊。”他轻轻把头靠在毕雯珺肩上,伸出缩在袍子里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你不会丢掉我的对不对?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我会一直、一直陪在我的小狐狸身边的。”


皎洁的月光笼罩在相互依偎的二人身上,仿佛这一刻就是永恒。


李希侃突然弄清楚了自己属于何方。

他属于毕雯珺。

小狐狸属于他的,海神大人。


——END——


真的真的很沙雕bml

(但我还是想求评论)


 @活在半夜 祝我的小可爱要天天开心!

 @跪着走 没准这位老师能让大家上个末班车 乖巧等待

评论(57)

热度(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