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一期一语

*主毕侃,微彬廷

*摄影师and平面模特

*圈地自萌不上升正主

————————————————



“胳膊再抬一抬。”

   …………

“你笑的太僵了,能不能自然点儿?”

   …………

“你到底是不是模特啊?”

毕雯珺沉着脸放下手中的照相机,不满的看向现在自己身前三米远的模特。

不知名的模特被他这冷面吓得有些腿抖,瑟缩着回应:“今天第一次拍摄…”

听了这话毕雯珺并没有几分意外,他只是不快的扭头看向一边抄手站着的郑锐彬:“郑大主编,你怎么回事儿?发个新模特过来?还有你寄予厚望的那个李希侃什么时候到?已经晚了一分钟了,这么不敬业?”

突然被点名的郑锐彬愣了下神,刚想摇头否认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带着几分奶气:“谁叫我?”

满屋子的人都依声回头去看。一位个子高挑,身体纤瘦,眉眼俱笑,含着个棒棒糖的男生站在门口。见着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后冲着大家鞠了个躬:“大家好,我是李希侃。”


毕雯珺能清楚的听见身后的女性工作人员喉中发出压抑的惊呼:“太可爱了吧!!”

可爱吗?还凑合。他这样想,不过这也磨灭不了对方迟到了一分钟的事实。

在这么思索的时候,郑锐彬已经打发了助理去安抚那个被毕雯珺骂的模特,自己则是走过去迎了李希侃:“怎么这么来的这么晚?”

“晚吗?”李希侃抬手看了腕上的表:“不多不少,刚刚好呀。”

郑锐彬笑着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走啊,我领你见见一会儿要和你合作的大摄影师。”


毕雯珺看着高高瘦瘦的李希侃和郑锐彬有说有笑的走过来,礼貌的向自己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李希侃。”

他并没有抬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李希侃被他这番态度整的有些不知所措,僵在半空的手感觉有些泛酸。“诶…?”

“你迟到了一分钟,如果不是刚刚那个模特拖延了时间,你迟到一分钟就会让别人多等一分钟,这么不敬业吗?”

一直笑着的李希侃听到这话后敛了面上的表情,略带考量的盯着他看会后了然的点点头:“你就是圈里大家疯传的那个毒舌摄影师毕雯珺吧?”

被人说了毒舌毕雯珺倒也不恼,只是轻抬了下巴示意李希侃站进棚里:“郑锐彬期期艾艾的把你请来,你可别让他失望。”

“怎么会。”


两人之间忽然升腾起的火药味儿让旁边一众工作人员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抽的什么疯。

郑锐彬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他是杂志社的主编,五年前一手创建了这个杂志社,做到如今早已功成名就,出了好几本主办刊物,博得大众青睐。

李希侃是他以前出去旅游时意外认识的朋友,后来去做了平面模特,凭着自己可爱中又带着性感的样子迅速跃身一线,上个星期和之前的杂志社解约后直接爽快利落的和郑锐彬签了合同,今天正好是第一天拍摄,谁知道就赶上这么一出。

毕雯珺就更不用说了,他真是这个圈子里有名的摄影师。他的专业功底十分过硬,任凭好几家杂志社疯了似的开价想要撬他,人家也根本不为所动。可以说郑锐彬这家杂志社能做起来,他也功不可没。只一点不好,因为过于敬业,要求太高,所以话少但是嘴毒,说哭过不少新人。

当然李希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着好模好样的,实际上满肚子坏水,十分的牙尖嘴利。

这俩人遇到一块,还真是针尖对芒啊。


优秀的模特是根本不需要用摄影师专门指导怎么拍摄的,而是聪明的学会去配合摄影师,跟上他们的拍摄速度和站位变动,大概能猜的出该做什么样的动作能拍出好看的效果。

显然李希侃就是这样优秀的模特,他知道怎么去配合镜头,也知道怎么去凸显自己的优点,使得照片和他本人都十分完美。

毕雯珺面上不显表情,可是一改往日对模特的指责态度,显然是对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的李希侃很是满意。因为是第一次拍摄,两人之间尚且需要磨合,有的地方毕雯珺也会指导两句。他不过一开口,站在镜头面前的人就福至灵心的变了姿势,呈现出他想要的结果。


郑锐彬听到身后的工作人员嘁嘁喳喳的语句:“我的天,李希侃和我们毕大摄影师之间的气场好怪呀,虽然刚刚两人有点儿不对头,但是一进入拍摄状态他俩完全就像变了个人啊!我还从来没见过毕大摄影师拍摄的时候话这么少过呢!”

“对呀对呀,我也没见过这么机灵能跟的上他想法的模特。”

听完这些话的郑锐彬得意的笑了下,看吧,他挖到了两个宝藏了。


拍摄结束后李希侃回了休息间去卸妆换常服,毕雯珺则把图片一一展示给郑锐彬看。

“他条件不错,也很专业,很多照片几乎不用修就可以用。”

郑锐彬点点头:“那就行。诶,雯珺一会儿你有事儿没?一起去吃个饭吧,毕竟你俩以后也是长期合作的,早点儿熟悉起来不也挺好吗。”

毕雯珺刚想摇头拒绝的时候,换好衣服的李希侃就蹦蹦跳跳的凑了过来挑衅他:“怎么样?是不是以为我是没实力的花瓶?惊呆了吧?”

“花瓶可以用来指容貌漂亮的女性,你对自己的性别认知不到位。”

李希侃也不恼,换了个词又问了一遍:“所以你以为我是没实力的小白脸吧?”

“也不能这么说,小白脸不是什么好话,小鲜肉比较适合,我建议你没事儿多看看书。”

“呦,你还带这么瞧不起人的。”

眼见这俩人的对话越来越离谱,郑锐彬赶紧开口打断:“行行行你俩可少说两句吧,我听着头都疼,雯珺你赶紧把设备放好,我请你俩吃饭,快点儿快点儿。”

人家已经两次开口邀请,毕雯珺也不好拂了这份好意,只得答应了。


不过如同毕雯珺所料,有李希侃在这顿饭他吃的也没有多消停。

“我要一份芝士焗玉米,一份奶油浓汤,水果沙拉,菠萝焗饭,哦,再来一杯加冰的可乐。”

没见过模特这么愿意吃甜的,吃的东西和喝的东西还不搭。

“身为模特你不应该少吃东西吗?尤其是甜食。摄影专用相机可比普通照相机像素要好很多,你倒是也不怕走形。”

毕雯珺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了,本来这些话他在心里吐槽一下就好,可是看着李希侃那样子他就想说出来。

李希侃清楚的感觉自己面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下,这人什么毛病?不拍摄的时候嘴也这么毒。“我还长身体呢,怎么了?多吃点儿不行吗?再说了,我体质好,光吃不长肉。”

“通常来讲,光吃不长肉是因为消化不太好。”

“嘿呀,那我开心!”


气场,奇怪的气场。

身为两人共同好友的郑锐彬知道他俩平日里绝对不是今天这种模样,那到底是吃错药了呢?还是...?

谁知道呢。


吃完饭后毕雯珺和李希侃被郑锐彬强迫着加了微信留了联系方式,美其名曰以后也是要长期合作的人了,好好交流好好沟通。

可谁知这两人加上微信后依旧不消停,继续斗嘴。

“啧,毕雯珺你竟然用蜡笔小新做头像,幼稚。”

毕雯珺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用自己自拍做头像,非主流。”

天呐,真受不了。

郑锐彬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个透明人。


毕雯珺回家以后把自己往床上一砸,整个人陷入柔软的被褥中缓和了他这劳累半天的身体。虽然今天的拍摄让他很是满意,但是和李希侃斗嘴可比集中精神工作累多了。

不过说到李希侃的话...

他从大衣中摸出手机,点进了那个用自己自拍做头像的非主流模特的朋友圈。

李希侃,人如其名,现实中能侃,朋友圈里更能侃,每条都能侃个百十来字以上,大到他今天拍摄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小到他今天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干了什么,并且附赠自己或者和好友的自拍,标准九宫格,五花八门,十分精彩。

长的是真好看,性格是真能咋呼,怎么就不能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呢?

毕雯珺不过看了一个星期的,就完全翻不下去了,把手机锁屏准备去起身洗澡。


而与此同时,李希侃也在视奸着毕雯珺的朋友圈。

和自己相比,他的朋友圈还真是泛善可陈,基本没有能看的。平均算下来一个月发一条都勉强,内容更是无聊,除了分享音乐,就是上传自己拍摄的景色照片。自拍更是一张都没有,只有张很久之前拍的单手比V的照片,倒是指节分明、干净修长,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不过用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李希侃就把他朋友圈翻了个底朝天。

无趣,他嘀咕了下后收起手机,去给朱正廷帮忙打理他的花店去了。



李希侃是在二月初签约来郑锐彬这儿做模特的,现在算下来也有两个月了。

他天生性格好,和杂志社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能聊得热火朝天。当然,不包括毕雯珺。

他俩仍旧保持着拍摄时默契满分,拍摄后互相吐槽的状态。

搞得好几个年轻的小女生还偷偷给他俩组了个cp。

毕雯珺知道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什么话都没说,李希侃知道后也不过一笑哂之。

两人的心里想法倒是相同:和他组cp?放过我吧!


今年的春天来的迟,直到四月份才露了面,好在现今阳光正好,百花盛开。

所以李希侃今天拍的这组都是和花有关的。

工作人员从旁边给他送上早就准备好的一束樱花,他接过来抱在手中,刚打算摆姿势就感觉有股奇怪的味道钻进鼻中,又痒又呛。

“阿嚏!”

李希侃打了个喷嚏,而此刻快门正好被按下。

毕雯珺看着相机中他略带窘态的模样,水汪汪的眼睛,发红的鼻头,一手握着花一手捂住嘴,倒是真挺可爱。他不由得轻笑出声。

“毕雯珺你笑什么?!”李希侃也不顾还有工作人员在场,不悦的用眼睛瞪他。

“我没笑。”毕雯珺赶紧敛了笑意:“怎么回事儿,你花粉过敏?怎么不提前说?”

“不过敏…阿嚏!”刚否认完,李希侃又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喷嚏。“不对呀,是不是这花不好?你看!这花都要枯了,叶子和花骨朵都泛黄了,一定是花不好。”

毕雯珺听了以后放下相机走过去查看,不过一会儿就板着脸问四周的工作人员:“这花谁准备的?蔫成这样了能上镜吗?”

一个小助理模样的女生颤颤巍巍的站出来:“咱们这儿樱花实在不好找,所以这花是我前天买到的,这两天在家里养着…”

“好找啊,我朋友开的花店里就有樱花。”李希侃眼见着毕雯珺脸越来越黑,生怕他再开口责难人家,赶忙提了个折中的方案:“要么,你们去我朋友的店里拍?他店里什么花都有,想拍哪种花都可以。”

听到这话以后毕雯珺的紧皱的眉头松了一点儿:“空间够大吗?设备到不需要什么别的,以花店为背景倒也不是不可以。”

李希侃点点头:“他店铺不大不小,但也容不下太多人,五六个吧。”

听完这话以后毕雯珺转头过去和郑锐彬商量了一下:“我拍摄,带一个化妆师,一个服装师,你开车把衣服拉过去,加上李希侃正好五个人,你看怎么样?”

“行倒是行,但是会不会太打扰人家?”

“不会啊,我朋友人很好的,我平时除了拍摄都在他的花店里待着或者帮忙,借个地方拍摄他肯定没什么意见的。”李希侃解释到。

“那好吧,你打电话告诉他一声,我们去收拾东西。”


一行人匆忙的收拾好了设备和服装用具,在李希侃的指路下赶到了目的地。

是家很有韵味的花店,名字叫‘一期一语’。

毕雯珺驻足在门口啧啧称奇:“看上去和那些俗气的花店就不一样,名字起得就很好听。”

李希侃得意的仰起脸:“那是当然,这名字我还帮着想好久呢。”

“哦...那当我没说。”

“毕雯珺!”

眼见两人又要拌起嘴来,郑锐彬赶紧拦住:“行了你俩安静一会儿!希侃,你领着我们进去吧,咱们还需要布置一下,今天拍完肯定早了。”

“啊好的。”

被劝住的李希侃瞪了一眼毕雯珺后转过去推开门,像只小鸟似的冲了进去:“正廷~我来啦。”


正在摆弄花枝的朱正廷被突然进来的李希侃吓了一跳,回过神以后就要揍他:“你多大了!能不能稳重点儿?!”

“哎呀我错了,你轻点儿,你打人可疼了你知道不?”

听了这话以后朱正廷刚想反驳,就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BeiBei?”

这声音太熟悉了。

它的主人曾笑着对自己说,BeiBei,我喜欢你,你和我在一起吧。

它的主人也曾痛苦而无奈的对自己说,如果你想分手的话,我同意。

是他呀,是那个在异国他乡,给予过自己无数温暖的前任,Vin。

他们连彼此的中文名都不知道,可是他们确实相爱。


在眼泪涌上眼眶的前一秒,李希侃神色古怪的唤醒了他:“正廷?你发什么呆?郑锐彬刚刚是在叫你吗?”

朱正廷扬起一抹极其苦涩的笑:“啊,是哦,国外的时候认识的朋友。”说完,他向郑锐彬微微颔首:“好久不见。”

郑锐彬自从见到朱正廷的第一眼就开始不对劲,此情此景除了一句“好久不见”以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两人绝不止是朋友这样简单的身份,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毕雯珺此刻难得出来解了围:“时间紧迫,咱们先拍摄。李希侃,能不能让你朋友帮忙选一下花,然后给我们辟出一块场地来?”

李希侃也回过神,忙不迭地点头:“成,他叫朱正廷,我去换衣服补妆,你让他带着你布置场地选花去吧。”


过了十多分钟李希侃换好衣服补好妆回来后他们已经捣腾好了场地,只是大家和朱正廷都不熟,加之郑锐彬他们两人之间奇怪的磁场,气氛微妙而又尴尬。

“我回来啦,正廷你花找好了吗?”

他的出现仿佛救星到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变得活泛了许多。

朱正廷从旁边拿起一捧他刚刚包装好的樱花:“拿好了啊,刚修剪好喷过水的。”

“这个花香就自然很多嘛~”李希侃一边说一边低下头轻轻嗅了下。


少年的手中握着一捧山樱花(樱花中的一种,花期较长),他低下头去捕捉了花的芳香,然后他笑了,笑的那样璀璨,那样的明艳动人。阳光透过玻璃映照在他脸上,他微微眯起双眼,像一只慵懒而又魅惑的狐狸。

他的身后是汪洋花海,可他比花动人百倍。

一瞬间毕雯珺觉得这世界都安静了,只余下这满屋子的花和李希侃他们两个人。

这样美的画面,是值得记录的。他下意识的抬起手,用相机定格了这一刻。

而他的心跳在这一刹那,似乎也被定格了。

毕雯珺知道,那是心动的感觉。


当天他们在朱正廷的花店里拍摄了许多照片,李希侃换上各式的服装,手中捧着各色的鲜花,足足拍了一个下午。

那张被毕雯珺瞬间定格的照片,出于私心作怂,他偷偷传到了自己电脑中。


四月伊始,樱花尚在开放,象征着爱情与希望。



最近李希侃总有一种错觉,就是毕雯珺疯了。

因为他竟然不挑剔自己了,还变的有些温柔体贴起来,当然这是对比他以前的行为,实际上也算不得多温柔。

不过李希侃这人一向心大,弄不明白的事儿索性就不管了,反正他又没有抖M倾向,人家都对他示好了,他也不能太过分了吧。

所以说这并不能成为那些腐女员工确信他俩是一对儿的理由= =


五月份的天气比四月还要暖和许多,街上的树木绿植全都成长起来,所以今天的拍摄的主题就是‘生命’,换上暖色调的衣服,抱着小动物拍摄。

一般主题都是郑锐彬提前两天通知他的,这回却意外的换成了毕雯珺,不过他也没多想,因为郑锐彬最近在忙着重追朱正廷,所以没时间搭理自己也可以理解。

而朱正廷为了躲他,三天两头的就把花店扔给自己,弄得郑锐彬每每来找人却总是扑空。

满脑子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李希侃渐渐坠入了梦乡,全然忘记自己之前还想着要问一嘴拍摄的小动物里有没有狗。


所以说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

“你今天怎么回事儿?拍摄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在毕雯珺强忍着拍了三张照片以后,终于还是开口斥责了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李希侃。“这期的主题是‘生命’,用暖色调的衣服和小动物彰显活力的,看看你怀里抱着的猫,快要被勒死了,‘生命’体现在哪儿?”

生活中毕雯珺确实是喜欢他没错,可是原则上的敬业也不能独给他开后门。

李希侃不安的咬了咬嘴唇,往日活力满满的模样大改:“旁边有狗...我害怕...”

这个回答让一众人都有些啼笑皆非,毕雯珺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他面前:“那么小的狗也害怕吗,而且它离你还挺远的,被关在笼子里呢。”

“可是我看到就怕...”要是放在往日,李希侃一定会觉得毕雯珺是在嘲笑他,可今天对方的靠近却让他没由来的感觉安心,他下意识的抓住了对方的袖口:“郑锐彬知道我怕狗,我以为他会说的,谁知道这人最近忙着追正廷,根本没空管我啊。”

平素张牙舞爪的小狐狸现下敛了锋利的指尖和牙齿,把自己整个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寻求抚慰。这让毕雯珺很想去摸摸他的头,而他也这么做了。

“你别怕,下次再有这个情况记得提前和我说,今天...”毕雯珺收回手的时候依旧能感受到小狐狸还在微微发着抖,本就白的小V脸现在更是显得可怜,看样子是真的很害怕。

“今天不拍了,让他调整一下状态,明天重拍。”他回身面向所有工作人员。“辛苦大家了,但是模特现在的状态不好上不了镜,我会去和主编沟通,咱们把拍摄挪到明天吧。”


这话无异于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了一颗石头,刹那间惊起层层波澜。

“我耳朵是不是聋了?毕大摄影师什么时候这么照顾模特的情绪了?以前不都是状态不对就换人吗?今天都没骂人,还过去摸了摸李希侃头发?”

“会不会是看在主编面子上才迫不得已要照顾一下?”

“瞎说话是要闪舌头的你知道吗?”

“所以说毕大摄影师意外的是个温柔攻?”

“天,李希侃脸红了。”


工作人员小声嘁嘁喳喳的说的这些两位主角其实并没有听到。

李希侃的确脸红了,在毕雯珺伸出手摸上自己头的时候。

他的指尖仿佛带了电,透过头顶传感到了全身。胳膊中圈着的小猫好似也被电到,用爪子扒着他的开始不安的叫。他松开胳膊,小猫蹬了下他肚子跳到了地上。

可是他现在也是无暇顾及这些,因为在还没反应过来毕雯珺为什么要摸自己头的时候,就听到他转身说了:不拍摄了。

李希侃抿了抿嘴唇,想说自己休息会儿就好了,不用耽误大家一天时间,可是他知道,那样就等同于拂了毕雯珺的好意。

从来没有人这样照顾过自己的情绪。知道他怕狗的人不在少数,可是听过后记在心上的人极少,要么还有嘲笑的,笑他那么大个人了连一只小狗都要怕。但是天知道他是真害怕,无论大狗还是小狗,只要它们出现在视线里的一瞬间,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反应就共同涌了上来。

所以最终,他只是抬起手轻轻的把毕雯珺后脑翘起的一缕头发按了下去:“你头发翘起来了,还有...谢谢。”


“你先回化妆间把妆卸了衣服换了,一会儿带你出去吃饭,就当压惊。”毕雯珺感受他的指尖帮自己捋顺了头发,不经意的滑过自己的脖颈,温热和真实的触感让他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可是后续的工作还要他来安排,他只好先让李希侃去自己看不到地方。

“好,我等你。”

也许是他们两个人的脑子都坏掉了,不然他们今天的对话怎么会这样的温情?


安排好明天拍摄的工作后毕雯珺去化妆间找李希侃,他正在卸妆。

“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化妆师在给他卸眼睛,李希侃只得闭住,可是脑海中不知怎么得却浮现出了毕雯珺此刻的一举一动。他侧坐在旁边直视着自己,一手撑头一手不规律的在桌面上敲打节奏。

脸上无端的有些发热,向来嘴皮子灵巧的他此刻变得有些笨拙:“吃...吃什么你定吧。”

“好吧,你就跟着我负责吃。”

“嗯。”

打理好自己以后李希侃被毕雯珺带到了一家铁板烧。

“我朋友说他们家的味道不错,饭后甜品也很好吃,我记得你很喜欢吃甜东西,今天多吃一点儿吧,有助于平复心情的。”

“啊,谢谢。”李希侃有些慌乱的接过菜单,赶忙低头研究起来,不敢去看毕雯珺的神情。

“诶,他们家有牛肉啊,做的好吃吗?我超喜欢吃牛肉的!”

毕雯珺看着他像爱吃糖的小孩子一样眼中泛着闪亮的光,不由得勾起嘴角:“想吃什么都可以点,我请客,你只要吃饱,吃开心就可以。”

话虽这么说,李希侃在点餐的时候还是收敛了点,没有点特别多的东西。

可是毕雯珺是多聪明的人呐,加之他也不是第一次和李希侃吃饭,还能不知道他的食量,所以在他点完后自己又拿过菜单斟酌着加了几道菜。

“你点的...太多了吧。”

“你说什么?”毕雯珺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他:“我是第一次和你吃饭?”

“唔...”李希侃见本来的面貌被戳破,泄气的把下颏枕桌子上。“其实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的,只要缓一会就可以继续拍摄的。”

“可是你当时整个人都在小幅度的抖,生理上的反应骗不了人。”

“诶...还是谢谢你啦,毕雯珺...不不不,我叫你老毕吧!看在你今天这么关心我的份儿上,之前的仇一笔勾销吧!”李希侃神采奕奕的看着他。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个不太好听的称呼吧,小狐狸。”

“叫...叫谁狐狸呢?”

“你啊。”

可不是狐狸吗,又机灵又狡猾,跑进了我心里,怎么也不肯出来。


饭后毕雯珺执意要送李希侃回去,他推脱无果后也就答应了。

华灯初上,两人肩并肩的走在道边,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无限延长。

气氛有些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毕雯珺还是挺享受这一刻的,甚至职业病使然让他想用相机照下两个人的身影。

但李希侃可耐不住寂寞,没过一会儿就叽叽喳喳的说上了话。

“老毕你喜不喜欢养花啊?”

“不喜欢,感觉有点儿怪。”

“哪里怪呀,我和正廷都超级喜欢花的。”

“所以呢?”

“为了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决定送你一束花,你拿回家养着,又能净化空气,又能陶冶心情,又能美化环境。”

“心意我领了,花可不可以....”

“不可以啦!我看你什么也不缺,我又只有花能送的出手!”


两人走到‘一期一语’的时候朱正廷正在关门落锁。

“诶诶诶!正廷你别关门,我给老毕选一束花。”

朱正廷面带好奇的看着他:“呦,你俩这是握手言和了?还老毕?”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晚上回家告诉你。”

“那成吧,我一会儿有事,钥匙给你你弄完了锁门好了。”

“啧,是不是和郑锐彬约会去?”

“你!等着我回来收拾你得!”

“记得早回来哦~”

噙着不怀好意的笑送走朱正廷以后李希侃用钥匙打开了门,身边一直没说话的毕雯珺突然开了口:“你俩住一起?”

“啊对,怎么了吗?”

“没怎么,进去吧。”

还好朱正廷喜欢郑锐彬,要么他绝对是可以被划入情敌这个范围的,毕雯珺跟在小狐狸的身后默默的想。


偌大的花房里有许多花,每一簇都是娇艳欲滴,倒是真的好看。让毕雯珺瞬间想起以花为主题拍摄的那天。

没关系,慢慢来,他不着急。

李希侃挑挑拣拣半天也选不出到底哪种花适合毕雯珺,最后还是人家自己逛了圈后指着簇淡紫色的花:“这个吧,放在家里应该会很好看。”

“行,这是紫丁香,喜欢阳光,很好培养,花语也很好,你眼光不错嘛老毕。”

“什么花语?”毕雯珺不大懂花,自然也不懂花语。

“紫丁香的花语是,爱情萌芽。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老毕?”

李希侃利落的把花修剪完包装好送到毕雯珺手上,同时还不忘了故意打趣他。

可惜他小算盘落空了,毕雯珺接过花以后俯下身,凑到他耳朵旁边,声音刻意压低:

“你猜。”


天呐,我怎么又感觉脸上热热的?

都五月了,我不会是要发烧了吧?

我不会...是喜欢上毕雯珺了吧?

在毕雯珺离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后,李希侃还在思考着这三个问题。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那男追男呢?

毕雯珺觉得其实什么也不隔。

男人之间的友情和爱情的界限看似模糊,可是一旦你踏过那模糊的界限后,就发现一切都清晰起来。如果他和李希侃是朋友,那他不会时时刻刻都想要见到他;如果李希侃把他当朋友,就不会在他做一些亲昵的举动时无端脸红。

所以说,他不信李希侃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也不信李希侃不喜欢自己。

两人现在处于一种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暧昧,可偏生谁都没打算捅破那层纸。


“我养在家里的紫丁香已经枯了,我做成了香包,你不是说这两天休息不好吗,要不要试试放在枕边,没准管用。”

六月初杂志拍摄的时候,毕雯珺在李希侃卸妆的时候又跑过来看他,还顺手塞给他一个香包。

正在卸妆的人伸手接过来放在鼻子前轻嗅了一下,是挺好闻。“一个大男人用香包,有点儿gay gay的啊。”

“那你还我,我自己用。”

“那可不行。”李希侃紧紧攥住手中的物件儿:“你都送给我了,就没有要回去的道理了。六月的时候店里茉莉开的很好,咱俩吃完饭你去拿一束吧。”

化妆师听了他俩的谈话不免起了逗弄的心思:“一个送花,一个回香包的。怎么,你俩这是要谈恋爱呀?”

李希侃笑笑,眯起双眼露出洁白的贝齿:“还没呢。”

这回答就很有意思了。

还没呢,那就是证明,有希望呗?


从花店抱着一束茉莉回家的毕雯珺还能想起李希侃刚刚把花递给自己的时候说的话。

“茉莉是爱情之花哦,花语是——你是我的。所以不要乱送给别人,知道吗?”

看来,又要等花枯了后要做一个新的香包了。


晚上回家以后李希侃第一时间就把丁香花的香包挂在了自己床头。

因为好奇跟着进来看的朱正廷好笑的摇摇头:“你俩这玩儿的是哪门子情趣。”

“你不懂。”

李希侃用指尖轻轻的戳了一下香包,满意的看着它晃悠起来。

我和老毕,在搞暧昧呀。


凡事有来就有往。

月初拍摄结束后李希侃会把毕雯珺领到花店送他一束花,快月末的时候拍摄结束后毕雯珺会把自己做好的香包给李希侃。

李希侃的床头现今已经挂了三个香包了。

七月的栀子花开的极美,毕雯珺走进店里第一眼就相中了。

“我要这个,这是什么花?”

“这是栀子花,代表着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李希侃边低头给花喷水边回答他。

“你耳朵红什么?”

“热...热的啦!”


八月的时候李希侃给毕雯珺挑了千日红。

“这花...有点儿丑啊李希侃。”

“哎呀反正最后也是要被做成香包的,我喜欢,你就拿着吧。”

“啧,成吧。”

等到毕雯珺走了以后朱正廷斜了李希侃一眼:“还你喜欢,我看你是喜欢这花的花语吧。”

“就你有嘴,就你懂花语!”

千日红——不灭的爱。


九月初花店里养了许多九里香,毕雯珺择了几束让李希侃给他包好。

“你很会选花嘛老毕。”

“它也有花语?”

“每个花都有的,九里香是,爱情的俘虏。”

“嗯...挺好,我喜欢。”毕雯珺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推开店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们所居住在南方的城市,纬度偏低,十月末的时候穿一件衬衣简单的搭个薄风衣就可以,所以杂志社这回的拍摄主题是男装推荐。

“这谁给我选的衣服?谁给我选的?粉色是什么鬼?兔耳朵又是什么鬼?”难得生气的李希侃在换衣间看到自己今天的衣服时直接气炸了毛。

清一水的装嫩少女色,什么粉色、天蓝色浅黄色...衣服上的装饰就更过分了,有带兔耳朵的,有带小动物的图案的,有一件衣服还过分的设计了小翅膀。

这他妈是哪个服装师的恶趣味?!主题是男装推荐不是女装推荐好吗?

李希侃咬牙切齿的向躲在角落里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服装师招手:“来,你告诉我,是谁给你的胆子准备这些衣服的?你看清楚了我是个男模!男的!”

服装师不安的绞着双手:“是...是...是摄影师让我准备的这些衣服。”

听到真正的罪魁祸首后李希侃的脸更是黑了三分,都能媲美锅底了。


说巧不巧,身后恰好传来一个欠揍的声音:“李希侃你服装换好没?要开始拍摄了啊。”

用脚指头去思考都知道毕雯珺这绝对是幸灾乐祸来了。

“毕雯珺你是不是有毛病,选一堆这样的衣服让我穿?!”

啊,好久没听见毕大摄影师和李希侃他俩吵嘴了,莫名怀念。

“别生气呀,穿这样的显得你多可爱啊。”

“我去你的可爱!”李希侃气呼呼的瞪他一眼,随手扯过件粉色的衬衣糊在他脸上:“请称呼我为帅或者有型好吗?这样少女的衣服你自己穿去吧。”

被衬衣盖住整张脸的毕雯珺也不恼,他笑眯眯的把衬衣握在手里:“你不是喜欢大波斯菊吗,正好啊,花语都和你今天的衣服色系搭配,你怎么还生气呢?”


怒火烧的正旺的李希侃听到这话一下子歇菜了。

完蛋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

月初的时候他照例给了毕雯珺束花,是较为普通大波斯菊,同时他还是一脸真诚的告诉了他这花的花语:“就是No one can love you like I can(没有人可以像我这样 爱你),我可喜欢这花了!”

把这句话当变相表白的毕雯珺心情大好的抱着花就回家了,全然忽略了那双狐狸眼中泛着狡黠的光。


每个月他都是把花插到客厅的阳台上,有利于它们吸收阳光,这回也一样。

可坏就坏在没过两天他有个朋友来家里玩儿的时候看见了这花。

“雯珺你怎么买大波斯菊放家里?你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吗?”

毕雯珺好奇的看了一眼开的还挺旺盛的花:“知道呀,No one can love you like I can.”

“不不不,那是黑色大波斯菊的花语,你这种普通的,花语就是少女的真心、少女的纯情、清净、高洁、自由、爽朗、永远快乐。所以说你买错花了知道吗?”

在朋友怜悯的目光中,毕雯珺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某只狐狸整了的事实。

行,李希侃你厉害!


有来不往非礼也,在下半旬收到这期拍摄主题以后,毕雯珺觉得自己的礼终于可以回给李希侃了。

你不是喜欢少女系么,我让你喜欢个够!

看着服装师按照自己要求挑选出来的衣服,毕雯珺露出了邪恶的笑。


最终李希侃还是拗不过毕雯珺,欲哭无泪的去换上衣服拍照了。

凑合过吧,现在换喜欢的人好像也来不及了。




有了上个月的教训,李希侃变得乖了许多。

“喏,这是六月雪,代表守望爱情。”

毕雯珺迟疑的接过花,看向旁边一脸姨母笑的朱正廷:“李希侃这回没坑我吧?”

朱正廷觉得他俩这一来一往还挺浪漫,好笑的摇摇头:“没,这回他老实了。”

“那真是谢天谢地。”

等人走了以后朱正廷还问李希侃:“为什么你叫他老毕,他叫你李希侃啊?”

李希侃修剪花的手顿了下,好一会儿才回答:“老毕叫谁都是叫大名。”

我总不能告诉你,没人的时候他都叫我小狐狸吧,那太羞耻了!


两人这么渐渐相处着,也到了一年的年末。

毕雯珺最近忙的很,除了给模特拍摄外还要修图。毕竟他不止拍李希侃一个人,其余的可没有他俩这种默契。

所以每日熬夜盯着电脑修图以后导致他皮肤状态极差,额头都拱出了圆滚滚的痘。

李希侃知道以后亲自去他家双手奉上了一盆仙人球。

毕雯珺无语的看着面前这盆头顶着粉花,周身都是黄刺的球状物体:“干嘛?防辐射啊?”

“瞧不起谁家仙人球呢?又健康又好养活,寓意还好!将爱情进行到底呢!”

“成吧成吧,就你有理。赶紧洗手去,我给你煮了牛肉面,趁热吃。”

“哇!老毕你真好!”


新一年来的很早,一月初就已经是新年了。

李希侃抱着一束迎春去给毕雯珺拜年。

“新年快乐哦老毕~”

毕雯珺看到小狐狸抱着束嫩黄的花朵,大年初一早上就来给自己拜年,心情大好。

“也祝你新年快乐,亲爱的小狐狸。快进来,外面冷。”

嫩黄的迎春花树立在阳台上,象征着相爱到永远。


二月的时候山茶开的极好,毕雯珺一走进花店就闻到了浓浓的茶香。

“是这花发出的茶香味儿?”

“对,山茶。要这个吗?”

“那就它吧,做成香包一定也很好闻。”

半个月后李希侃望着系在床头散发着茶香味的香包,轻轻勾起了嘴角。

他和毕雯珺要是能在一起,肯定符合山茶的花语,理想爱情。


二月只有 二十八天,那样短暂,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

三月时店里养起了各色的风信子,蓝色、粉色、红色、紫色,样式齐全,才刚出几天就备受欢迎。

李希侃不顾朱正廷想要挣钱的哀嚎,硬生生的留了好大一束红色风信子。

“你俩这都腻腻歪歪整这一出多久了?能不能赶紧在一起了?能不能不要浪费我的花了?你俩就不渴望亲亲搂搂抱抱这种身体接触吗?!”

李希侃用力挣开猛摇自己肩膀的手:“我们这是浪漫你懂吗?再说了,绝对是毕雯珺先喜欢上我的,我为什么要先告白?”

“那你送这个红色风信子和变向表白有什么区别?你的爱充满我心中。”

“这是变向表白吗?这是催他赶紧来和我表白。”

“受不了你们,烦死了!”



拖拖拉拉一直到快四月,毕雯珺还是没表白。

李希侃盯着床头一字排开的十一个香包,不甘心的在床上打滚。

“额啊啊啊啊!!马上就一年了!毕雯珺你个木头啊!先说句喜欢我能死呀!”

这样悲愤的心情一直伴随着李希侃到月初和毕雯珺拍摄。

“你今天眼睛是不是不舒服?为什么总瞪我?”

拍摄结束以后毕雯珺忍了半天,还是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我瞪你,是因为你是块木头。

李希侃心里这样愤然的想着,嘴上还是否认了:“我没有,你的错觉。”

“行吧,今天先不吃饭,先去买花,我有用。”

“得了吧你,那个月的花你掏钱了,这会儿上来客气了。”

“不是,我真有用。”


四月,又到了樱花开的季节。

“你不要樱花,那白玉兰呢?还是百合?”

“都不要。”毕雯珺摇摇头,自己在店里转了一圈后发现了自己心仪的花。“小狐狸,过来,我要这个。”

尽管他已经叫了自己很久的小狐狸,可是李希侃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他红着耳朵走到毕雯珺指着的地方——大片的红玫瑰盛开在那里。

“你要玫瑰干什么?”


毕雯珺笑了一下,不似平常那样的温柔,倒是多了几分赫然。

“去年四月,我们在这里拍摄。你捧着樱花,低头去闻香味,然后你笑了,笑的那么好看。就这样,一只小狐狸突然就跑到了我心里。这一年,十二个月,有十一种有关爱情的花把咱俩的距离无限拉近。现在还剩最后一种花了,我想,虽然俗气,可是玫瑰就是表达爱情最好的花啊。”

他一边说,一边自己动手折了支玫瑰。

“小狐狸,以往都是你送给我花,这次,我送给你红玫瑰。象征着,我爱你。”


“毕雯珺!你个大木头,我也最爱你了!”

扑进毕雯珺怀里的时候,李希侃还在心里想,以后谁要是再说他家老毕毒舌,他第一个翻脸!他只是,不会对你说情话而已。



一年十二个月,十二种花朵花期各不同,十二个花语也不同。

一期一语。


==END==

写到最后发现烂尾了...

但是看在我冒着专四挂掉的风险写了1w字的份上,你们要不要夸我一下

PS:花期和花语都来源于网上,不对找百度,不要骂我

 @活在半夜 快来夸我!

评论(23)

热度(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