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西瓜棒冰还有你

*祝我家亲爱的小狐狸生日快乐啊

*小甜文生贺来一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圈地自萌不上升正主!!!

------------------------------------------

00

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可乐雪碧里冒出的气泡,路边的啤酒和烧烤

三五朋友在谈笑,西瓜棒冰还有你


01

李希侃觉得自己确实应该谈个恋爱了,当他在微博上偶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

而在和舞蹈社的几个好友一起出去烧烤的时候,眼见着社长王子异亲呢搂住蔡徐坤,而对方送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吻时,这种想法就更加坚定了。

谁说春天是适合恋爱的季节啊,夏天明明也一样。

正发呆的时候蔡徐坤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你,叫你好几声了。”

“唔...想谈恋爱了。”李希侃乖乖作答。

“哈哈哈哈哈.....”

李希侃并不意外众人的反应,他也跟着笑起来,举起手边的扎啤杯痛饮了一口。

燥热的夏季里一口冰凉的扎啤,真是爽啊。

“所以说,坤坤,帮我找个对象吧。”他弯弯眼睛看着笑倒在王子异肩膀上的人。

“哈?”蔡徐坤莫名其妙的看他:“为什么让我帮你?还有,你来真的啊?”

“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认识的人也都好看。而且我当然是来真的了,这个季节多适合恋爱啊!”

“行行行,你有理,我帮你物色着。”

“谢啦。”


一帮男生喝起酒来就没了时间观念,都是踩着关寝的点儿才往寝室冲。

李希侃肩上担着个醉鬼,给宿舍大妈又是卖萌又是眨眼的才被放行。

今天他也喝了不少脚步有些虚浮,肩上的醉鬼又死沉,要想爬上六楼,真是比登天还难。

迈出的步子越来越艰难,李希侃擦擦脑门上渗出的汗咬牙切齿的对已经醉死的人说:“我要是下次再和你一起喝酒,我就是没心!”

正当他抱怨的时候,身侧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需要帮忙吗?”

低沉的声音入耳,在这盛夏天气中李希侃竟感受到了几丝凉意。

声音的主人就站在他右侧,两人之中隔了个醉鬼。“你看起来蛮吃力的,需要帮忙吗?”在自己没有回答以后,他又问了一遍。

李希侃点点头:“谢谢你了。”

好心人手里抱着几本厚厚的书,一看就是刚从图书馆出来。“帮我拿一下书吧,我帮你把他送上去,你跟着就好。”

他个子很高,看起来足够有力气支撑醉鬼。李希侃接过他递来的书,过意不去的给他道了好几声谢。


眼看着就要上到六楼了,醉鬼突然不老实起来,好心人被他弄的一个趔趄要向后倒去,李希侃赶忙拽住他的胳膊:“小心!”

夏天大家穿的都是半袖,胳膊自然露在外面。赤裸的皮肤相接触让李希侃有种触电感,扶好人后他立刻缩回了手。

谈恋爱的话,和这个人好像不错呀。


把醉鬼送回寝室以后李希侃喊住了好心人:“同学,你等一下。”

“毕雯珺。”好心人推了推自己的无框眼睛:“我叫毕雯珺。”

“啊~毕雯珺同学,你等我一下下。”

说完李希侃转身跑进隔壁寝,不过一分钟手里又拿着两样东西返了回来。

“可乐和柠檬茶,你喜欢哪个?”

看着他笑成眯眯眼的模样,毕雯珺也勾起了嘴角:“柠檬茶吧,谢谢。”

李希侃依言递过柠檬茶“我觉得夏天还是可乐喝起来比较爽呀。”

“个人喜好而已。我走了,晚安。”

“晚安呀。”

带着汽的可乐在口腔中炸开,是甜的。


02

毕雯珺不太喜欢夏天,太热了让人心生烦躁,尤其是此刻。

面前的王子异和蔡徐坤一大早上就拉着他要给他介绍对象,已经侃侃而谈了快一个小时了。

“我拒绝。”他转着手中的笔,看都不看面前那两对狗男男。

蔡徐坤挫败的看着他:“我说的难道你不心动吗?我们小侃特别可爱啊,而且也是好人的,最重要的是,夏天了啊!到恋爱的季节了啊!”

“不都说春天才是恋爱的季节的吗?”

“这我怎么知道,小侃说这个季节适合恋爱,所以我才帮他物色的呀。哎哎哎!毕雯珺你别写了,你真不答应啊?!”

毕雯珺放下手中的笔:“真不答应,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呢?他忽然想到昨晚在楼道里碰到的男生。

软绵绵的声音,因为微醺而泛着水光的眸子,笑起来变成了一条细缝,扶住自己时炽热的手掌,递过来的可乐与柠檬茶。

如果是这样的男孩子,才适合夏天谈恋爱嘛。

思想斗争了半天的毕雯珺忍住内心莫名的欢欣,一本正经的告诉蔡徐坤:“因为我要好好学习。”

“切。”蔡徐坤不屑的瞪了他一眼:“大佬你别把自己装成学霸人设好吗,要不是你们这专业考试只能考两次而你已经挂了第一次,你会起早贪黑的好好学习?”

“所以说,你就不要给我介绍那劳什子对象了,我再挂就杀了你。”

蔡徐坤没说话,不过心里想,你看,这才是他熟悉的毕雯珺,装什么斯文败类嘛。


安利半天并没有用,蔡徐坤只能放弃,小声和王子异盘算着还能荼毒一下谁来满足李希侃这人来疯一样的夏天是最适合恋爱的变态心理。

还没盘算完,他后背猛地挨了一巴掌,伴随着李希侃亢奋的声音:“坤坤!答应我的事儿你办的怎么样啦!”

“我去呦李希侃你怎么不打死我?”


这声音真是耳熟,做卷子的毕雯珺抬起头,意外的看到了昨晚的人,他笑了:“是你啊。”

本来生龙活虎的李希侃一瞬间气焰全消,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是我。”

隔在他俩中间的蔡徐坤满脸莫名其妙:“毕雯珺,你整我啊?你和李希侃认识那你刚白让我说半天话?”

“原来你是李希侃啊。”可惜人毕雯珺根本没搭理他。

李希侃不傻,从蔡徐坤的反应来看他就明白了一切。冲着毕雯珺赧然的笑了下后迅速的把蔡徐坤拽到旁边:“你要给我介绍毕雯珺啊?”

“昂,但是他说要好好学习,所以不答应,我还得帮你物色别人去。”


“不。”耳尖的毕雯珺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合上书走到他俩身边:“我后悔了。”

然后李希侃看着他对自己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夏天的确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对不对,李希侃?”


03

李希侃和毕雯珺的这场恋爱真是突然。

那天蔡徐坤听完毕雯珺对李希侃说的话就傻眼了,而更让他傻眼的是一向大咧咧的李希侃红着脸回应:“太对了。”

说完两人就消失不见,单独相处去了。

再回来时手已经牵到了一起,傻子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和毕雯珺在一起后李希侃愈发觉得夏天谈恋爱是正确的选择。

毕雯珺会在他跳舞跳到满头大汗的时送过来一瓶可乐,又或是带过来一盒水果店里切好的冰镇西瓜,要么是带过来一根甜甜的冰棍,都足够驱散他的疲惫。

真是温柔又贴心啊,李希侃躺在毕雯珺的腿上这么想着。


“老毕,你这两天为什么不给我带冰镇的可乐了?老吃西瓜会腻的呀!”

毕雯珺轻轻捏了下他的脸:“是谁上个星期喝多了吐半宿又躺了两天的?我不给你天天送粥让你养生就不错了。”

他的手冰凉凉的,李希侃不自觉的伸手覆上去:“那是意外嘛意外!”

“以后我不在你不许喝酒。”


上个星期六李希侃他们寝室为了庆祝他脱单,下午跑出去唱歌,晚上又去酒吧喝酒。

好巧不巧那天下午毕雯珺专业补考,没法跟着去,只能叮嘱李希侃不要玩儿的太过。

可谁知那天他们从ktv就开始喝,一直大战到晚上。除了丧花罗正因为感冒喝的白水以外,每一个人都喝多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摸出李希侃手机给毕雯珺打电话。

刚从考场出来打开手机的毕雯珺就收到了这么一通电话,吓得他赶紧往酒吧赶。

推开包厢门后倒是没有想象中的群魔乱舞,有的只是散发着厌世气息的罗正和一群斜歪在沙发上睡的安静的醉鬼。

罗正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打量李希侃这个从天而降的男朋友,两人对视十秒之后罗正指了指李希侃:“你把他带走就行了,他喝醉了不闹腾。”

毕雯珺走到李希侃跟前轻松的把人抱了起来:“其余的人不用我帮你吗?”

“不用,照顾好我们老幺就行了。”

“放心吧。”


喝多了的李希侃是真的老实乖巧,和平日里能说会道的模样大相径庭。

被抱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有知觉的,微微挣扎了下以后就认出了抱住自己的是毕雯珺,索性也就放任自己继续昏沉,双手还不忘环住他的脖子。

虽然是181的大高个,但是李希侃瘦的让毕雯珺感觉硌手,一边抱着他离开一边心里默默想着:以后应该多让他吃点儿东西了。

其实现在也不是很晚,还没有到关寝时间,但是毕雯珺还是在学校门口的宾馆开了个房间,因为李希侃醉成这样他不能就这么把人扔回寝室吧?

那这恋爱也别谈了,直接say goodbye吧。


已经喝的晕乎乎的连北都找不到的人是不可能让他去洗澡的,毕雯珺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只是用温水洗了毛巾给李希侃擦了脸而已。

把蜷缩成一团的小男友纳入怀中的时候毕雯珺还在想,两人第一次出来住竟然还是因为李希侃喝多了,这回忆一点儿也不美妙。

睡到半夜的时候李希侃犯了酒劲,倒也不是闹,而是胃不得劲,想吐。

烧灼感一阵阵的从胃部袭来,他压制了半天还是忍不住下床冲向了洗手间。

这一折腾毕雯珺也醒了,他揉揉眼睛倒了杯温水去看李希侃,后半夜怕是睡不消停了,他默默想着。喝多了酒的人,要么不吐,要吐是绝对不可能只吐一次的。

果不其然,在吐过三次以后李希侃勉强找回了点儿意识,他推推毕雯珺:“老毕你别管我了去睡吧,要不得折腾一晚上。”

毕雯珺撕了一块纸贴心的擦去他嘴角的污秽后摇头拒绝:“你计较这么多干什么,你难受我就照顾你呗,别说话了,喝点儿水漱漱嘴。”

李希侃就着他的手喝了水,是甜的,“糖水啊?”

“醉酒的人喝糖水比较好,来,再喝一口。”

老天爷呀,我到底是走了什么运才能有这么好一个男朋友!


如此反复下去一直折腾到清晨李希侃才虚脱一般的睡去。

接下来的两天就不用说了,课都上不了,一直在床上躺着。

毕雯珺除了上课就往他们寝室一坐,到了饭点就去给李希侃买饭,要么是面条,要么是白粥的,寡淡的李希侃都想发誓忌酒了。


“所以说,最近都不能喝可乐吗?”

“不能!想也不要想!”


04

谈恋爱才不到两个月,学校就要放暑假了。

李希侃就很不开心了,这将意味着,他有近两个月会见不到毕雯珺。

啊啊啊啊啊!!不行啊!

毕雯珺好笑的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人:“这么舍不得我的吗?”

“当然了啊!只能打电话发微信还有视频算什么谈恋爱啊!网恋吗?我都抱不到你,亲不到你,怎么办怎么办?”李希侃十分焦躁,愤懑的舔了一口手中的冰淇淋。

“等等。”毕雯珺叫住了李希侃。

“嗯?”

还没反应过来时候,毕雯珺微微俯下身吻了他唇角。“吃到嘴边上了,笨蛋。”

“啊啊啊啊!毕雯珺你太过分了!你这样我会更舍不得你的!”被闹得满脸通红的李希侃持续暴走。

“那就别回家了,好不好?咱俩出去租房子住。”毕雯珺牵起他的手,认真的问。“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快六十天,太久了。”

“唔,这样也好诶!”


得知他俩草率的决定了暑假不回家要租房子住以后,蔡徐坤不满的看向王子异:“你学学人家!你学学毕雯珺不行吗!”

王子异挠挠头:“其实我和他早就商量好了,想把你俩留下,咱们四个假期一起租房子住,没事儿的时候一起出去玩儿,怎么样?”

蔡徐坤终于等到自家佛系男友开了窍,兴奋的叫了声好以后抱住了他。


李希侃和毕雯珺相视一笑,十指相扣的手握的更紧了。


05

七月中旬,学校终于放了暑假。四个人十分兴奋的收拾好行李奔向了提早租好的小型公寓。

公寓里有两间卧室,四人默契的按照情侣分好了屋。而且两间卧室中隔了个客厅,李希侃和毕雯珺单独相处的时候还不正经的来了句:“嘿,这样挺好,两个屋出什么动静都听不到,省得尴尬。”

毕雯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很期待发生点儿什么吗?”

“啧,老毕你真是禽兽。”

“你先挑起的话题好不好。”

“我的错我的错~”


傍晚吃饭之前四个人已经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了,在蔡徐坤的提议下他们去了超市买回了不少吃的决定自己动手做饭。

饭做好上桌的时候,为了表示庆祝几个人还开了瓶啤酒。

毕雯珺亲自给李希侃倒酒:“你就只能喝这一杯,听到没有?”

“知道啦。”李希侃吐了吐舌头,有人管着自己,还真是痛并快乐着。


“话说,咱们明天要不要出去玩儿,刚放假应该出去散散心啊。”毕雯珺提议。

王子异点点头:“可以啊,看他俩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呗。”

“去游乐园吧坤坤!你觉得怎么样?”

“唔…不错耶!”


所以这就是四个大帅哥在第二天顶着骄阳跑到了游乐园的原因。

上午九点半开园,各种游戏设施被晒的已经有些发烫了。

李希侃和蔡徐坤的兴致极高,看到每个设施都想冲上去玩一遍。


一直到下午四点,他们四个几乎把所有的项目都玩儿了个遍。王子异看到前面不远有个鬼屋,眼睛转了转。

“咱们几个去鬼屋逛一圈吧,别的地方都去过了。”

鬼屋啊…另外三个人互相交换了视线,不知道为什么看出了点儿视死如归的意味。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说害怕呢?

“去就去!”蔡徐坤咬紧牙关应了这个提议。


两个人一组进鬼屋,蔡徐坤在踏进去的最后一秒还是怂了,贴在王子异身后走了进去。

李希侃也有点儿哆嗦,他抬头看向毕雯珺,嗯…看起来很冷静。伸手去够他的手,发现平日里一向冰凉干燥的手此刻有些出汗发烫。

“你怕啊老毕?”

毕雯珺摇摇头:“大男人怕什么鬼,都是假的。”

两分钟以后他就尝到了打脸的滋味。

一个长发女鬼忽然从拐角冲出来,吓得他一边躲一边大叫:“oh my god!”

李希侃也没好到哪里去:“啊——”整个人已经抖成了震动模式。

“毕雯珺我害怕…”

“我也害怕…”

本就握在一起的手抓的更是用力,因为害怕手掌心已经出了汗,黏腻的感觉并不好受,可是现下对方就是唯一的依靠,谁也不打算松开彼此的手。

毕雯珺更高一点儿,所以紧紧的把李希侃搂在怀中。透过单薄的衣服,李希侃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燥乱的心跳。

“老毕啊…”

“怎么了?”

“你说现在这个气氛,我竟然想和你接吻,是不是很奇怪。”

李希侃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毕雯珺轻轻扣住了他的后脑把他转了个,吻住了他。

唇舌纠缠,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水渍声。


负责扮鬼的工作人员早已傻在原地。


最后两个人手牵手出来的时候蔡徐坤他们已经等了半天。

“你们俩怎么那么慢?不会吓得腿软了走不动了吧?”

“没有。”毕雯珺笑了一下:“迷路而已。”

哦,那李希侃嘴为什么肿了,解释一下。


06

炎炎八月,李希侃想去打耳洞。

毕雯珺当然不能同意的,大夏天打耳洞,发炎肿了怎么办?!

可是他小看了李希侃的决心。

撒娇卖萌生气勾引,能试的办法他挨个试了一遍,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尤其是晚上他洗澡以后穿着自己的白半袖,堪堪遮住臀部,露出两条又长又直的白腿,带着一身水汽凑过来撒娇:“雯珺~我想打耳洞,可以嘛~”

被撩的心猿意马的毕雯珺哪还顾得上听他说了什么,胡乱的应了就把人往床上压。

李希侃小计谋得逞,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狐狸。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他就嚷嚷着要去打耳洞。

“我不管!毕雯珺你答应我了,你都答应我了你不能反悔!”

毕雯珺头疼的抚着额头:“我怎么不记得了,是不是你做梦了?”

“哼,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不行,毕雯珺你要是不陪我去,你就去睡沙发。”

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毕雯珺最后还是陪着李希侃去打耳洞去了。


“您好,请问您是选择枪打还是人工打?”

虽然先前嚷嚷的厉害,但真到要打的时候还是瑟缩了下拽紧毕雯珺的衣角。

“老毕,你打的时候是枪打还是人工?”

“我是枪打。”毕雯珺顺了顺他的头发安抚他。

李希侃不假思索的选择:“那我也枪打。”


一枪过去的时候,毕雯珺清楚的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用了下力,而后又松开了。

“没有想象的疼啊。”李希侃笑嘻嘻的说。

“就你愿意折腾,我看你发炎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会小心的。”


“好了,打完了。这两天记得多用酒精消毒,勤转一转耳钉不要让耳洞长死了,三天以后就可以换上银针了。夏天注意不要发炎哦。”

“好的,谢谢。”


毕雯珺深感李希侃打了耳洞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他完全不记得要护理这一回事。只能自己跟在他身后像是催命一样:

“小侃,过来消毒了。”

“小侃,过来我给你洗头,你别碰到水。”

“小侃,过来我给你转一转耳钉,不然会长死的。”

“李希侃!你就不能小心点儿吗,又流血了!”

王子异新奇的看着这样的毕雯珺,小声跟蔡徐坤咬耳朵:“我怎么感觉他像个老妈子?”

“小学鸡的爱情,不懂。”


三天以后李希侃可以换上银耳钉养着耳洞了,毕雯珺给他最后消了一次毒后问他:“走啊,领你去买银耳钉,然后回来换上?”

李希侃摇摇头:“不用啦,我早就买好了。”

说完跑到自己睡觉那边的床头柜捣鼓了一阵子掏出个小盒子。

“老毕,你快看你快看!上次出去的时候我偷偷买的,是不是超级好看?咱俩一人一个,情侣耳坠,开心不?!”

确实是一个很好看的耳坠,随着李希侃的动作微微晃动着。

毕雯珺感觉自己好像弄明白他为什么执着要打耳洞了:“你打耳洞就是为了和我带情侣耳钉?”

“对呀。”

话音刚落李希侃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听见毕雯珺的轻叹:

“我的小傻子。”


07

夏天必须要干的事儿是什么?

游泳啊!

还有什么比夏天去游泳更让人感觉心动的吗?

有啊,和男朋友一起去游泳。


李希侃看看换上泳裤的毕雯珺、王子异和蔡徐坤,再看看自己,微微的叹了口气。

有点儿后悔,为什么他们三个看上去那么瘦还都有肌肉?为什么我看上去这么瘦其实就像一只白斩鸡?

最可恨的是蔡徐坤还跑过来逗他:“李希侃,你和我们三个一起游泳你真是大饱眼福。”

李希侃气鼓鼓的嘟起嘴:“我以前是有腹肌的!有八块的,后来练到第九块的时候,它九九归一了,所以我能怎么办?!”

九九归一不是这么用的你知道吗少年?


说是来游泳,其实叫鸳鸯戏水还差不多。

看看那头的蔡徐坤吧,小学他就会游泳了,现在装什么初学者从那儿跟王子异撒娇。

我就不同了,我是真不会游泳。

李希侃扒着泳池边沿用脚拍着水面,百无聊赖的看着毕雯珺游了一圈又一圈。

你都不来教教我,讨厌。


大概是感觉到了李希侃散发出来的怨气,毕雯珺游完一圈后终于停下来回到他身边。“你下来试一试,不试你怎么知道不会。”

“你自己游去吧!”

毕雯珺哪能听他的,伸出湿淋淋的手拽住他的脚腕一用力——

“妈呀!”

骤然下落的瞬间李希侃本能的紧紧搂住面前人的脖颈,泛起巨大的水花让四周好多游泳的人都侧目来看。

“毕雯珺!你吓死我了!”

刘海被水打湿,一滴一滴的往下滴水,到有几分美人出浴的感觉。

毕雯珺搂紧他的腰轻声哄他:“我教你学游泳好不好?乖,别生气。”

李希侃就吃这一套,笑眯眯的应了。


毕雯珺对天发誓,过完今天游泳一定会上升成为自己的第二大爱好,前提是带着李希侃一起来游泳。

能光明正大的揩油机会可不多。

尤其是李希侃这小机灵鬼想到了搂着他脖子练习让自己浮起来。

“老毕,你眼角的泪痣真好看呀。”

“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看到。”

“但是很少这么正经的盯着你看嘛。”说完还趁他不注意凑上去亲了一下。

“…你好好练!”

“嘿嘿嘿,你脸红什么?”

“你快闭嘴吧,要不我不教了。”

“知道啦!”

你看,就是鸳鸯戏水嘛,说什么游泳。


08

毕雯珺有时候也会觉得李希侃他俩和别的情侣不一样,但是到底不一样在哪儿呢?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索性也就放弃了。

直到有天他早起,看见王子异抱着蔡徐坤说了句:我喜欢你。

这时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俩之间还没正经的表过白。

因为想要谈恋爱而在一起,因为对方适合而在一起,看起来似乎和喜欢无关,只是因为天气很好,只是因为时机很好,只是因为对方很好,所以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这并不能证明他们不相爱。

他对李希侃的宠溺不是假的,李希侃对他的依赖也不是假的。

感情的产生大概是要归为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之间吧。

那也应该说一句我喜欢你吧?不然手也牵了,人也亲了,床也上了,到头来可别整的和耍流氓一样!


可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想要说出口怎么就这么难呢?

该早上说呢?还是中午说呢?还是晚上说呢?

该正经的说呢?还是漫不经心的说呢?

哎呀,第一次告白,脑瓜子疼。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俩的一百天纪念日还有三天就要到了。在咨询过了无数个恋爱前辈以后他终于制定出一个自认为绝妙的idea。

被蔡徐坤和王子异勒索了一顿饭以后他俩终于同意那天夜不归宿外加下午把李希侃拐出去让他自己做准备。


但是毕雯珺发现自己似乎小看了墨菲定律。

首先李希侃对于毕雯珺说有事儿不能和他们三个人一起出门表达了高度的怀疑,甚至还想留下来陪着他。废了半天口舌才把人劝走,毕雯珺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

再然后去超市买东西布置一下房间吧做顿烛光晚餐吧,打了半天打不着车。零上三十七度,他愣是走了十分钟才拦到一辆出租。

到了超市以后他发现自己更背了,超市冷库不知道怎么搞得断电,库存的肉都化冻了。李希侃最喜欢吃牛肉了,不给他做他爱吃的那算什么烛光晚餐?

费了半天劲儿才买齐东西以后回家,都已经快四点了。蔡徐坤偷偷给他发了消息,他们几个人看电影看到七点,大概七点半李希侃就能回去了。

也就是说,他还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毕雯珺从来没感觉自己这么笨过,或者说从没感觉自己这么倒霉过。

牛排牛排煎不好,烫了自己还给煎糊了。红酒红酒打不开,一用力把木塞子怼进瓶子里去了,还好买了两瓶,不然喝的都没有。

他欲哭无泪的看着满厨房的狼藉,再看看时间,七点二十了。

行吧,一切都砸了。


李希侃推门回家发现整个客厅漆黑一片,还以为毕雯珺不在。

“小侃,你回来了?我在饭桌这儿呢。”

“啊,等下我换上鞋就进去。”


换好了鞋以后李希侃颠颠的跑到饭桌,发现桌子上立了两个烛台,上面摆着几份吃的。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应该是个惊喜晚餐的。

毕雯珺走到他身边牵着他的手坐在椅子上。

“想给你个惊喜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惊吓更多,所有的一切都糟糕透顶。”

看着面前愧疚十足的毕雯珺,李希侃忽的感觉心疼,他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扑进他怀中:“不糟糕的,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一切都不糟糕,都很好,我很喜欢。”


…现在好像更糟糕了怎么办?

明明应该自己先说的,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被李希侃抢了先?!

唉,算了算了,今天诸事不顺。

“李希侃。”

“嗯?”

“我也喜欢你。”

“我知道的。”

李希侃笑嘻嘻的仰头看他:“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不过下次哦,不要再搞这些烛光晚餐什么的了,放在咱俩身上好奇怪的嘛。你就应该把我带去吃个烧烤,给我要上一瓶可乐,然后告诉我,我喜欢你。”

毕雯珺也笑了:“想吃烧烤了吗?走吧,领你吃去,我做的饭不好吃,顺便给他俩打电话叫上他俩吧,当做庆祝了。”

“嗯,好的呀。”


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可乐雪碧里冒出的气泡,路边的啤酒和烧烤

三五朋友在谈笑,西瓜棒冰还有你


评论(20)

热度(816)

  1. Twinkle木木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