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

*ooc

*真的不会写甜文,xxj文笔

*依旧是主毕侃,微学院江山

------------------------------

李希侃现在有点儿后悔自己为了撩到好看的小姐姐脑袋一热选了公共法语课。

因为他发现,他好像不喜欢小姐姐了。他喜欢永远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哥哥,毕雯珺。

这应该是孽缘吧,他闷闷不乐的想。


这场李希侃眼里称之为孽缘的感情始于三个月前刚开学。

他上学期快期末的时候喜欢上了他们系系花,一个仙气飘飘的小姐姐。但是小姐姐说,她希望她的男朋友会说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法语。

听了这话的李希侃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在期末选下学期的公选课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选了法语课。

罗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这波操作,回想了一下认识学法语的朋友平时的吐槽,默默缩回头去决定下学期看好戏。


果不其然,这学期刚一开学看到课表李希侃就后悔了。因为经过一个假期的撒野,他早就把小姐姐忘到了脑后,而且小姐姐已经有了男朋友。

但是课已经选了,也早过了可以取消重选的时间。他们这个选课还一选就是一年,也就是说,他要上一年公共法语课,一周两节,还都是早上第一节。

真的夭寿,因为他格外喜欢睡懒觉。


一大早上,他订了三个闹钟,成功的叫醒了除自己以外的所有室友。

关键是他们之中就李希侃有早课,谁愿意醒这么早!

罗正咬牙切齿的把睡的快要昏厥的李希侃从被子里拽出来,手忙脚乱的帮他套上了衣服,压着他去简单的洗漱过后,一脚把他踹出了寝室。

李希侃迷迷糊糊的从衣服里摸出手机一看,还有十五分钟上课,他哀嚎一声冲向了教室。

等到他气喘吁吁的花了十分钟跑到教室的时候,预备铃正好响完。他一头冲进教室,收获了全班同学礼貌性的注视。绕是李希侃脸皮再厚,这会儿也忍不住脸红起来。他难为情的的挠挠头,环视了一下教室想要找个坐。

公共法语课的受欢迎的程度超乎他的想象,一个大教室乌压压的坐满了人,除了最后一排空了大半只坐了一个男生。

此时老师已经走了过来,李希侃没做他想赶紧溜到了最后一排坐下。

法语老师长的又年轻又漂亮,看起来是个不会为难人的老师,这学期应该比较好混了,李希侃默默的打着小算盘。但是五分钟以后这个结论就被推翻了。

老师自我介绍以后简单的说了自己的要求:“我们有40分的平时分,其中20分的出勤和课堂表现,20分的单元小测,这个学期我们会讲四个单元,也就是有四次小测,剩下60分是期末成绩。好了,虽然我们是第一节课,但是我之前已经通知过你们要自己买书带来了,所以现在打开字母表,我教一下大家法语字母的读音。”

李希侃茫然的看着老师一张一合的嘴,等等?!我怎么不知道老师你通知了要买书呢?!


这时候,他听见了身旁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

李希侃扭过头,发现和自己坐在同一排的男生正在盯着自己,眼眸里翻涌着他读不懂的情绪。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一瞬的停滞,而后又像鼓点一样激烈的悦动起来。

一件普通的黑色套头卫衣,染着浅栗色的头发,眼角旁有一颗泪痣,一边耳朵带了耳坠,闪着微弱的银光。

在李希侃眼里,这些把他本就好看的脸点缀的更是熠熠生辉。

这时,看向他的男生开口说了话:“你是不是没有书?”

声音低沉,还有点儿沙哑,说不出来的性感。

李希侃木讷的点点头。

“看一本吧。”男生把书往这边推了推,主动向自己靠近了几分。

他身上有好闻的薄荷味。


李希侃拿出手机偷偷的照了下自己的样子,才发现自己现在糟糕透顶。一路狂奔让他刘海全飞了,额头沁出汗珠,湿哒哒的黏住几缕头发,熬夜留下的黑眼圈,不爱喝水干裂的嘴唇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藏进去。

好在对方并没有注意自己,而是认真的跟着老师练习法语发音,只不过是错觉吗,他的耳朵好像有点儿红,大概是,热的吧。

应该要问问他名字的吧?李希侃一边跟着老师读字母,一边默默的想。

课间休息的铃声很快就响起,整个教室开始哄闹起来,李希侃眨眨眼睛,看向他:“你叫什么啊?”

男生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得一愣,不过还是礼貌回应到:“毕雯珺。”

说完,还在法语书的扉页上一笔一划的写上自己的名字。

啊,名字好好听,字写的也好棒。

李希侃冲他笑笑:“我叫李希侃,谢谢你借书给我,我今天请你吃饭吧。”

毕雯珺下意识的就摇头拒绝:“太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就这么说定了。”

看着李希侃笑的眉眼弯弯的模样,毕雯珺抿抿嘴没再说话。


下课以后李希侃拼命的拉住了想要回寝的毕雯珺,说什么也要请他吃饭感谢他。

盛情难却之下,毕雯珺只好答应了。

一顿饭的过程中李希侃要到了毕雯珺的所有联系方式,饭后满意的跑回了宿舍。


毕雯珺回到寝室以后,回想起从早上到现在发生的一切,忍不住笑出声来。

路过的黄新淳被他吓到:“你有毛病啊毕雯珺,好端端在这儿傻笑什么。”

“不告诉你。”毕雯珺丢下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躺回床上摆弄手机去了。

稀奇,连毕雯珺都开始有秘密了,让人恋爱的春天果然是来了。


从这天起,一周两次的法语课就成了李希侃最期待的课。

他一改平时谁叫也不起的模样,老早的就从床上爬起来去洗头做发型,而后雀跃的冲出寝室。

因为他约了毕雯珺吃早饭。

罗正在背后喊他:“你书都不拿去上什么课?”

“嗯……”李希侃考虑了下后挥挥手:“没关系,我看毕雯珺的!”


等到李希侃到食堂以后,毕雯珺已经买好早饭坐在那儿等他了,看着对方跑出中分的刘海,他自然的抬起手给他捋顺:“你跑慢点儿,小心别摔倒了。”

坐在他后面来和郑锐彬一起吃早饭的朱正廷听到这话,差点儿把咬在嘴里的小笼包掉出来,这温柔的声音,真是他们寝室那个高冷的毕雯珺发出的?!


可惜了那两人可没空了解朱正廷的想法。

李希侃感觉到毕雯珺的指尖划过了自己的额头,他触电般的往后缩了一下:“好痒。”

毕雯珺不在意的收回手:“快吃吧,饭一会儿凉了。”

“喔。对了老毕,我出来的急忘带书了,一会儿咱俩看一本吧!”

咬着吸管的毕雯珺无语的看着他:“不是我说啊李希侃,这都快三个月了,你还能不能带书了?我就没看过你拿过几次书,你记性怎么那么差!”

李希侃抬起头,十分真挚的盯着他:“你信我啊老毕,我真的真的是忘了。”

“那你下次记得带。”他总是拿李希侃没办法。

“嗯嗯嗯!”

到底谁有小心思?

还是两个人都有呢?

天知道。


按照李希侃的性格,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大胆的去告白,一生只活一次,他不怕什么。

他洒脱惯了,可是在毕雯珺这儿却结结实实的栽了跟头。

李希侃不敢告白。

越喜欢就越患得患失,他开始害怕,害怕很多很多。如果告白失败了,他们连现状都无法维持。

所以他现在既幸福,又痛苦。

幸福是能天天在毕雯珺身边和他玩笑打闹,痛苦是每一个瞬间都要把爱意悄悄藏好。


闷闷不乐的李希侃在校园里漫无目的闲逛时,意外碰到了和郑锐彬手牵手散步的朱正廷。

如果是室友的话,应该会知道毕雯珺有没有喜欢的人吧?

一想到这儿,李希侃宛若打了鸡血般向朱正廷冲了过去:“正廷!!我需要你啊!”

朱正廷被吓了一跳,无意识的躲到郑锐彬身后。

“哎呀你过来,我找你有事儿正廷!就耽误你五分钟,郑锐彬你不许跟过来!”

郑锐彬不情不愿的松开朱正廷的手,看着他俩走到一旁树下嘀嘀咕咕。


“正廷啊,问你个事儿呗~”

朱正廷看着李希侃热络的模样,往后退了一步:“你有话好好说,别贴我这么近,一会儿郑锐彬看着我就惨了你知道吗....”

“啧。”李希侃嫌弃的撇撇嘴,无力的往树上一靠:“你说,毕雯珺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看,他只要不面对毕雯珺,就根本不怂。只是耳朵不知道为什么,热热的。

看着眼面前佯装镇定但是耳朵发红的李希侃,再联想起平日里一提到李希侃就格外兴奋的毕雯珺,朱正廷觉着这俩人肯定互相喜欢,就是谁也不说,非得搞这些猜来猜去的小游戏惹人闹心。

他转转眼睛,狡黠的笑了下凑到李希侃的耳旁:“你这样....然后这样....最后再这样...”

李希侃半信半疑的看着他:“这成吗?能有用?”

“当然了!当年郑锐彬这么正经的学习标兵都被我追到手了,别说一个假高冷真闷骚的毕雯珺!”朱正廷拍拍胸脯打了包票。

等到朱正廷走回郑锐彬身边,主动伸手挽住吃醋的爱人时,郑锐彬才闷闷的开口:“说什么呢,这么久才回来。”

“牵红线呢。”

“啧,瞎折腾吧你。”


朱正廷给李希侃出的主意其实特别老套。

你不是想知道毕雯珺到底喜不喜欢你吗,你就先冷他几天,他不找你,你就忍住不找他,我看你俩出去什么的一般都是你主动吧。

李希侃仔细一想,可不是的吗!

然后这样,如果他主动约你的话,你也装作有事儿的样子推脱掉!

哦哦,还有呢?

最后再这样,你随便找个男的或者女的,和你一起去上法语课,表现的亲密一点儿,看看他吃不吃醋,吃醋的话,那他肯定是喜欢你的。


还没等李希侃把这几步骤捋顺研究好,电话铃就突然响起来了。

出人意料的,打给他电话的人是之前他想追的仙女小姐姐。

“希侃...我听说你现在公共课选的是法语啊,你能不能下次上课带我一起去啊。”娇滴滴的声音透过电波穿入到李希侃的耳朵里,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挂电话。


仙女小姐姐前两天和男朋友分了手,也不知道是谁嘴欠告诉她李希侃为了她去选了法语课,这两天变着花样的缠着他。

从前在他眼里仙气飘飘的美女,此时只让他感觉矫情做作。

毕雯珺,你可是彻彻底底把我掰弯了。

不过想想朱正廷给自己出的主意,李希侃一咬牙一跺脚,硬是点头同意了。

“行,下周一早上我在教学楼底下等你。”

“谢谢你啊,我最喜欢会说法语的男生了!!”

“啊...那就到时候见吧。”

说起法语,李希侃就头疼。谁告诉他这是大家公认的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他每次都被叫起来读课文毕雯珺都要笑话他好久。

他似乎天生就没有学语言的天赋,一句简简单单的自我介绍他都能说的磕磕绊绊。

但是毕雯珺认认真真的读起法语来,是真的很好听啊,一点儿也没有东北的碴子味儿。要是毕雯珺能用法语给他表白的话...

啧,想远了想远了。


毕雯珺感觉李希侃最近这两天好像在生自己的气,对自己十分冷淡。

起初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在对方第三次客客气气、十分正经的拒绝了自己的吃饭邀约后,他敏感的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头。

他拉过坐在一旁打游戏的黄新淳。

“我最近...有什么地方惹到李希侃吗?”

“拜托,和他最熟的可是你好吗,要是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啊。”黄新淳无语的翻了个大白眼回身接着打游戏去了。

敷着面膜的朱正廷听到这话,大发善心的决定再助李希侃一臂之力。“可能是他最近忙着谈恋爱吧!我今天还看着他们系的那个仙女系花和他走一块儿呢,所以肯定没工夫理你啦。”

说完这话后朱正廷对天发誓,他亲眼看见毕雯珺的脸瞬间黑的宛若锅底,他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飞快的溜走洗脸去了。李希侃你自求多福吧,我都帮你到这份儿上了。

而毕雯珺孤零零的坐在床边上,死死捏住手机。微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他的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其实他很早就知道李希侃了,比他们第一次一课那天要早三个多月。

上学期快期末的某一天,黄新淳他们几个在寝室里打游戏打的热火朝天,吵得他想玩会儿悠悠球都玩不下去。

好在宿舍楼旁边有个小树林比较安静,又是大白天的也不会藏着几对情侣。

于是他随手抓了一件儿外套拿着悠悠球就下楼了。

果不其然,小树林里没人,他心情的大好的刚从兜里掏出球来,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对男女说话的声音。

女的声音娇娇滴滴的:“可是我喜欢会说法语的男生呢。因为法语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所以我希望我男朋友会说法语。”

什么呀,这么矫情。

毕雯珺觉着,能被这样拒绝的,十有八九都是宅男。

可惜了,他一抬头看见的却是十之一二。

那才是他第一次看见李希侃,法语课上根本不是初见。

那会儿的李希侃,把自己裹进一个大大的羽绒服里,听到来自喜欢人委婉的拒绝后愣了一秒,不过脑子的笑着来了句:“我可以去学法语啊!”

啧,真的傻,听不出来这是拒绝吗?

就算如此,对方笑起来可爱的模样,毕雯珺却一直没忘。


没过两天教学秘书通知让他们上教务系统去选下一年要上的选修课,毕雯珺看着‘公共法语’这四个字,鬼使神差的点了确定。

也许会遇到呢?

仔细想想自己幼稚的真是没边儿了,就因为那一眼,就这么草率的选了法语。

可是,他是真的很想遇到那个男生。

上课那天他坐在最后一排环视了整个教室,也没发现那个人的身影。

果真是...

等等,跑进来的那个人!

毕雯珺看着他跑进教室,看着他慌慌张张的跑到最后一排坐在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他清楚的听见了自己心跳声,‘怦怦怦怦’,跳动的飞快。

他伸手把自己的书推过去:“看一本吧。”

一点点来好了,总会让他认识自己的,总会和他熟起来的,总会让他也喜欢上自己的。

温水煮青蛙,不能着急,一旦吓坏了他怎么办。


新一周的法语课,李希侃提前一晚就发消息给毕雯珺让他别等自己吃早饭了,他一个同学想和他一起上法语课。

毕雯珺一下就想到了那天朱正廷说的话。

他发了很久的呆,才淡淡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其实李希侃这两天心里也在打怵。

好不容易毕雯珺对自己主动点了,自己还要违心去拒绝他。

而且仙女小姐姐还一总在自己旁边打转。

就,很bad。


因为昨晚胡思乱想睡得很晚,李希侃果不其然又赖床了。

依旧是老妈子罗正帮他收拾好一切后把他踹出宿舍。

“诶!把我书递给我!”李希侃揉揉头发大声喊道。

罗正把书递给他,还小声嘀咕:“平时不都看毕雯珺的吗...”

“你说什么呐?大点声我没听清。”

“没什么,快走吧你。”


慌慌张张跑道教学楼的时候,李希侃看见小姐姐拎着早餐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穿的那是一个仙气飘飘,美丽动人。

这可惜李希侃现在早就没了那份儿心思,他只是走过去冷淡的说了句:“走吧,赶紧上去吧。”

他领着小姐姐进教室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一波骚动的。本身他就长得帅气,已经很引人注目了,再带着个漂亮的女生,更是吸睛,大家一下开始偷偷讨论起来。

毕雯珺木木的看着李希侃领着那个女生向自己走过来,然后自然的和自己打了个招呼。

原来朱正廷说的,是真的啊。

太可笑了,亏他曾经有无数个瞬间以为李希侃也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握着笔的手紧紧攥起来,力气大到可以把笔掰断。

他听见李希侃笑的一如往常的叫自己:“老毕,这是我同学,来带她上一节法语课。”

小姐姐看到毕雯珺的时候是惊艳了一下的,不过毕雯珺好像不怎么爱理人的样子,这会儿正好就着李希侃的话茬想套个近乎。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你好。”

“哦。”毕雯珺只是点点头,没有接话。

李希侃,你看看,你喜欢的什么人,眼睛都恨不得长在我身上。

好在李希侃也快速的发现了这么个情况,气的他恨不得把小姐姐赶走。

勾引谁家毕雯珺呢!当他瞎啊!

他干咳了一声打断现在尴尬的气氛:“上课了,听课听课!”

小姐姐不死心想继续搭话,但是正好上课铃打响开始上课,她只得悻悻的闭了嘴。


一节课下来,毕雯珺和李希侃几乎都是目不斜视,身姿笔挺的看着黑板专心听课记笔记。

毕雯珺是怕自己看到李希侃忍不住想把他拉过去强吻他,李希侃是害怕小姐姐看着自己转头又搭话勾引毕雯珺。

真是辛苦啊。

放学以后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就剩他们三个人傻坐在那里。

小姐姐不死心,又一次搞了幺蛾子。

她用手指着法语的我爱你——Je t'aime 问李希侃:“希侃这个怎么读啊?”

毕雯珺不爽的皱了眉,希侃?叫的到还真挺亲。

李希侃看了半晌张嘴来了句:“我不会。”

小姐姐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会得到这么个回答。

毕雯珺却在此时轻笑出声,按住李希侃的肩膀让他转向自己:“我会读,我教你。”

然后他盯住李希侃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Je t'aime 。”

!!!!!!

李希侃发誓毕雯珺的眼神绝对不是单纯的教他怎么发音。他呆了几秒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先是看向小姐姐:“对不起我俩先走了我找他有点儿事!”然后又不由分说的把毕雯珺拽起来:“老毕你跟我出来一下。”


毕雯珺任由李希侃从教室把他拉出来一路走向无人的小树林。看着前面人的一小撮头发随着走路的幅度一上一下的跳动,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并不是单相思。

李希侃松开手,回过头正视毕雯珺:“毕雯珺,我喜欢你。”

下一秒他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听见毕雯珺在自己耳边轻叹了一声:“李希侃,你可真笨。“

“啊??”

“Je t'aime 。”毕雯珺咬了下他的耳朵:“学会了吗?没学会的话,以后我每天都可以教你一遍。”

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是法语。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儿,是毕雯珺用法语和李希侃说,我爱你。


“所以说,你前几天为什么不理我?”

“因为正廷告诉我,这样你会吃醋,你吃醋就说明你喜欢我。”

很好,朱正廷,我看我回去不把你面膜给你扔了的!然后我再告诉郑锐彬,最近又有很多人给你写了情书,你还拆开看了。

朱正廷:我做错了什么????

==END==

评论(16)

热度(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