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木木夕

毕侃🔒 大三超忙 更新时间不定

【毕侃】一场吃醋引发的惨案

xxj文笔
ooc人设
全文主毕侃  微彬正  异坤
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
﹌﹌﹌﹌﹌﹌﹌﹌﹌﹌﹌﹌
多管闲事瞎爱操心周锐发现他们偶练第一交际花李希侃 同学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起先是以为练习太累压力太大,可是一天过后他就否认了这种可能。

绝对是和毕雯珺吵架了,绝对的!

因为他一下课再也不往吃的练习室跑找希侃了,也不和希侃去小卖部了,训练结束后也不送希侃了。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听闻李希侃在上课的时候频繁出错挨训,这边的毕雯珺……唉,也差不多。

这样下去可还行。周锐看着没吃多点饭就自己起身离开的李希侃,快速吃了两口后追了出去。

等到李希侃离开以后,毕雯珺也放下筷子,直愣愣的盯着桌面发呆。

旁边的朱正廷实在看不下去,用手肘轻推了他下:“这都几天了,你差不多就行了,先去哄哄人家有那么难吗?他人本来就瘦,现在都要脱样了。”

毕雯珺还是保持着姿势不动,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啧,真的是哦,平时我生气了郑锐彬都是上赶着哄我的。

这边的李希侃离开食堂以后走的并不快,他慢悠悠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算了下今天大概是和毕雯珺散了的第十天了。

没错,是散了。大家都以为他俩是吵架冷战了,实际上他俩都还没在一起。

因为毕雯珺从来都没说过一句喜欢给他听。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他充满希翼的回过头,看到的却是追出来的周锐。

周锐清楚的看到在暮色之中星光闪闪的眼眸一下子就暗下去了。

我的天呐这不会是分手了吧!

他走过去无奈的揽了揽李希侃,轻声问道:“怎么了啊希侃,最近怎么这么颓?”

他俩既不是一个公司也不是一个宿舍,但是一个是知心哥哥一个是交际花,关系莫名混得很好。

李希侃故作坚强的耸了耸肩:“还好啦,别惦记我啊哥。”

“我饭都没吃几口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个...咋了,和哥说说,没准能帮你呢。”

“就...”李希侃抬头望着天空,拼命忍住眼中的涩意:“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我感觉,毕雯珺可能...可能...可能,根本不喜欢我吧。但是我啊,哥,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他,很喜欢他。”他把手掌放在心口处,感受着那份喜欢他的悸动。

是那种义无反顾奋不顾身的喜欢。

是那种捂住嘴都能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喜欢。

是那种身处嘈杂环境之中看到他也会听出自己怦怦怦的心跳声的喜欢。

他要怎么诉诸出口,他要怎么告诉他。

不能,不该。

他不能毁了他,他不该招惹他。

周锐看着裹在大羽绒中瘦弱的人,没由来得感觉阵阵心酸。

连他听着都感觉心疼,毕雯珺呢,你为什么不能坦诚一点儿?

接下来两个人一路无话,默默走回了练习室分开。

实际上毕雯珺这几天也不好受,本来最近训练强度就大,他们精力本身也有限,现在还和李希侃闹成这样。

最让他揪心的是,李希侃真的是日渐消瘦,本来就不大的脸,现在瘦的都凹进去了。

操,最近怎么什么都不顺!

到底是怎么闹起来的呢?

是怪李希侃想要太多而他给的太少?

还是怪自己占有欲太强对方太缺安全感。

一切还都得怪小组测评那天。

表演的时候《sheep》组先上,他们在台下候场观看表演。

没有人知道毕雯珺看着那样的李希侃有多么想把他藏起来。

有刘海的样子,没有刘海的样子,可爱的样子,性感的样子,诱惑的样子,就通通给他一个人看就好了。

他依稀之间听到了别人起哄的声音,还听到有人说,啊,李希侃果然就是诱惑的小狐狸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拒绝承认这是吃醋,只是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而已。

对,就是这样。

舞台结束后他们这一组踏着众人的欢呼声走回后台。

罗正走过来抱了李希侃一下夸他舞台精彩,他也习惯性的笑呵呵的回抱住他。

这一切都被毕雯珺看在眼里。

乐华的表演完后随意的凑在了一起,朱正廷甩甩自己被汗水浸湿的头发笑着问:“我表现的怎么样?”

通常捧场的人里是没有毕雯珺的,然而今天他仿佛吃错了药。

他弯起嘴角对着朱正廷说:“队长我感觉你今天表现的是你们队里最好的啊,也最帅诶,我都没顾得上看别人。”语气真挚的听不出来一丝恭维。

吓得朱正廷腿一哆嗦差点儿坐在地上,直接躲到了同样吓傻的范丞丞身后。

然后他就看到了本来兴高采烈冲向毕雯珺的李希侃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个场面。

李希侃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毕雯珺,他和罗正打了个招呼以后就想过来找他家毕雯珺。

他想说的有好多。

毕雯珺毕雯珺,你有没有认真的看我表演?

毕雯珺毕雯珺,你听没听到好多人叫我的名字,我好开心好开心。

毕雯珺毕雯珺,我好想好想和你一起出道啊。

明明他们都对视了,可是毕雯珺立刻就扭过头,一脸认真的夸了朱正廷,还笑了。

李希侃一个人愣在原地,感觉整个人像被投进了冰窟一样,毕雯珺那冷漠的一眼,让他遍体生寒。

我是有哪里,做错了吗?

在他还这么想着的时候,工作人员进来叫vocal组的《Always Online》准备候场,毕雯珺他们应了身后站起来向外走去。

他冷着张脸和李希侃擦身而过,没有一丝停顿和留恋。

李希侃下意识的想抬手抓住他,可惜微微抬起的手什么也没抓到。

除了拂过之间的冷酷与决然,和转身过去他坚毅的背影。

什么也没剩。

这场面好不尴尬,好在没有几个人注意这点儿骚动,除了乐华的几个早就被毕雯珺吓傻的人。

李希侃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后台。

范丞丞碰了下朱正廷:“毕雯珺他,有病吧。”

朱正廷轻哼了声没回答,有病?怕不是疯了。这闹的什么事儿啊,等着吧,早晚有一天得后悔。

事实证明朱正廷预言的挺正确的,表演回来的毕雯珺漫不经心的扫视了整个后台都没找到李希侃的时候,就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了。

他走到其它几个人跟前,尽量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开口:“那个……”

“李希侃在你表演之前就出去了,去哪儿不知道。”范丞丞哪还不知道他想问什么,丢下一句硬邦邦的话就没再说一句话。

毕雯珺沉默了下后转了身,快速的走出了后台。

李希侃能去哪儿?

现在还在录制的时候,这也就楼梯间能躲一躲了,就算被摄像发现也可以随意解释是不满意自己的发挥。

多好,他用力的吸了下鼻子。

毕雯珺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

一推开门他就凭着投进来的光看清了李希侃的样子。他就孤零零的缩在那里,可怜兮兮的抱住自己,微红的眼眶和鼻头,看的毕雯珺一下就心软了。

与此同时,李希侃也看到了毕雯珺,那人本来端的是一幅冷面孔,在看到自己的瞬间又松了下来。

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看到毕雯珺关上门后,开口问他:“毕雯珺,我算什么?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陌生人?朋友?还是…还是说,只是一个你寂寞时的慰藉?”他的声音抛开往日的撒娇和雀跃,更多的是笃定。

毕雯珺一下子慌了:“不,希侃你……你是……”

是啊,李希侃于他到底是什么呢?

他们都以为他俩在一起了,其实没有,严格来说他们不算恋人他们没有明确的表白过,也没有说过在一起。

可是他们会在休息时候靠着休息,会一起去小卖部,会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偷偷牵手,会如同偷情一样的接吻做爱。

吝啬如他从来没对李希侃说一声喜欢,但又像一个执拗的小兽一样用超强的占有欲控制着对方。

话痨如李希侃天天都会同句他说喜欢,但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存了几分真情几分试探。

所以你说,这算什么,算什么?

李希侃的希望一点点破灭,他拍拍裤子上的灰后径直走向外边。

与毕雯珺擦身而过的瞬间,他的手腕被牢牢抓住,然后被扯进对方的怀里。他贪恋的感受了下毕雯珺的气息,一用劲推开了他。

毕雯珺猝不及防的向后退了两步,整个人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他看见了李希侃对他笑了。笑的见牙不见眼,一颦一笑皆是计划好的模样:“毕雯珺,我们散了吧。”

说完他匆匆拉开门走了出去,独留毕雯珺一人被黑暗吞没。

毕雯珺抬手抚上双眼,任由胸口处钝痛肆虐不予理会。

知晓内情的几人看着他俩一前一后的挎着脸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要完,事情大发了。

李希侃沉着脸回来后坐到罗正他们几个旁边仿佛人来疯一样开始和他们打打闹闹,毕雯珺沉着脸回来以后看着李希侃的模样更是脸黑了三分。

同样目睹了全程的林彦俊脸黑的比他还厉害,沉趁着没人注意的功夫换到了李希侃身边:“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李希侃好笑的推了他一把:“去去去离我远点儿一会儿长靖看了以后来抢我吃的怎么办。”

林彦俊完全不为所动:“别转移话题。”

“就,好聚好散嘛。”

疯了疯了,一个两个全都疯了吧。

两人的不正常状态在排名公布之前的放松游戏中达到顶峰。

座位少人多的情况下好多人都是挤在一起的,乐华的几个人太多,等到朱正廷过来的时候连个缝也没能留给他。“我坐哪儿啊?你们也不给我留个坐!”

范丞丞一把把他拽过来:“哎呀你就坐我们几个腿上不就得了,平时又不是没干过,挡镜头了都。”

朱正廷被拉得一个趔趄,正好跌坐在毕雯珺和范丞丞腿中间,引来范丞丞一声哀嚎:“我去队长你真沉....”

毕雯珺抽风抽的更厉害,甚至抬起一只胳膊揽住了自己的肩膀。

下一秒朱正廷就敏感的察觉到有两条视线冲着自己打了过来,他向左边一回头,正好看见离得不远的斜后方郑锐彬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完完完,要死。往右边一回头,坐到最高位置的李希侃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里,还对自己友好的打了招呼。

我是和你们犯冲吗为什么要这么整我?!

他不自然的站起来:“太挤了不得劲儿,你们几个坐吧我去后面。”然后装作找位置的模样在郑锐彬旁边坐下。刚一坐下,垂下的手就被使劲儿握住了。

我去这还有摄像机呢你注意点儿啊!!就说我今天是命犯太岁吗???

郑锐彬笑眯眯的转过来凑近他说了句话,碍着有镜头在他也配合的笑了,但是谁都不会知道那句话的内容是:“你等着。”

毕雯珺你这死孩子害死我了....

毕雯珺是故意的吗,当然了。他怎么会不知道李希侃坐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所以才会故意做出和朱正廷亲密的样子。

可是等他不经意的回头去捕捉李希侃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根本没往这边看,和前后左右的人玩儿的好不热闹,最后都快瘫在罗正身上了。

你看,相爱的人总要互相伤害,总要互相折磨。

那天晚间的拍摄结束以后李希侃慢慢吞吞的卸了妆往宿舍往回走,本来都走到宿舍门口要推门进去了,可是在那儿站了半天还是把手放下,跑到了天台上。

天台顶上空无一人。

他杵在围栏上抬头望向天空,今晚夜色很好,弯弯的月亮照亮了整个天台。他微微叹了口气,和毕雯珺第一次接吻的晚上,也是在这里,也是这样晴朗的夜空,也是这样明朗的月亮。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整个人突然被人掰着肩膀转了个,刚要出口询问的话就被堵住。

是毕雯珺。

他一只手环住李希侃的腰,一只手摁住对方的后脑,吻了他,或者说是,恶狠狠的咬住了李希侃的唇。

李希侃的力气没有他大,拼命挣扎也脱离不开。慌乱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咬破了谁的唇,血腥味儿在两人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就在他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毕雯珺终于停下来了,不过依然保持着刚刚的方式禁锢着他。李希侃不争气的腿一软彻底靠在他身上。

两个人的额头相抵,毕雯珺轻声问道:“是不是谁都可以?是不是罗正也可以,林彦俊也可以,独我不行?”

他的目光澄澈清亮,就像要看进他的心里。

李希侃没出息的别开眼睛:“不是谁都可以,是只有你可以。但是毕雯珺,你真的喜欢我吗,还是你那该死的占有欲在作祟?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毕雯珺感觉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了头上,触电般的松开了圈住他的双手。他没办法忽略李希侃的话,还有那中间的恳求意味。

看他松开了手,李希侃推开他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天台。

很好,就该这样。你放过我吧毕雯珺,趁我还未深陷沼泽之时,趁我还未无可救药之时,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毕雯珺恹恹的从兜里摸出盒烟,抽掉大半盒后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也许,他是需要一些时间来看清现状,看清自己,看清那颗别扭的心。

他开始逼着自己习惯伸手会握不住那人的手,开始习惯张开怀抱等不到那人扑进他怀里,开始习惯一回头看见他和别人谈笑风生,开始习惯他们擦肩而过不做停留,开始习惯在他们的无所作为中两人越离越远。

可是他没办法忽略李希侃日益浓重的黑眼圈,没办法忽略李希侃日益疲惫的面容,没办法忽略李希侃日益消瘦的身体。

更要命的是,每当入夜时分他躺在床上一闭眼,就能想起李希侃的眉眼,李希侃的微笑,李希侃撒娇的模样,李希侃犯傻的模样。就连入了梦,他都能看见李希侃笑的眉眼弯弯的和自己说:

“毕雯珺,我喜欢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毕雯珺,你好像不喜欢我,那我要走了。”

“毕雯珺,我真的要走了哦,你不留我啊?”

他一下惊醒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静谧的夜中他的如同鼓点般的心跳声显得格外聒噪。

毕雯珺想起前两天偶然听到的张PD组合中的一句歌词,万分符合现在的情景。

睡梦中也散不去,每个画面都是你。

他终于揭开伪装,承认李希侃于自己是喜欢,是爱情。

从他眼波流转的对自己笑开始,从他央求自己教他溜溜球开始,从两人之间那个浅尝辄止的吻开始,他就已经避无可避的落入了名为李希侃那只小狐狸的狐狸洞中。

但是要怎么告诉李希侃呢?他现在躲自己和躲瘟神一样,自己还真是……混蛋啊。

好在上天还愿意给他这个混蛋一个挽回的机会,第二天主题歌重新分组的时候,通过王子异来了这组他才知道李希侃和蔡徐坤都去了《听听我说的吧》那组。

嗯……这样他就可以和王子异一起去小一班的练习室了,但麻烦的是他和王子异不太熟。

练习了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周锐和王子异说是要一起去上厕所,毕雯珺迟疑了一下站起来说自己也跟着去。

现在不是拍摄时间大家都窝在练习室里拼命,走廊上除了每个屋里传出来的音乐声以外空无一人。

毕雯珺跟在那两个人身后磨磨蹭蹭了半天才开口叫住了王子异:“那个……子异哥,你平时有没有惹过坤哥生气啊?”

听到这句话的周锐仿佛像看见了老铁树开了花,兴奋的恨不得去放挂鞭,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激动把俩人拉近了没人的厕所里。

佛系山西人捋了捋自己的小辫子抱歉的告诉他:“我不敢。”

看着毕雯珺惊讶的双眼他不好意思的补充:“虽然他对别人都很和善友好,但是对我就……毕竟和别人不一样,所以他也不会在我面前收敛,平时的压力也会冲我发泄出来。”

等等,哥我找你是来求助的不是来找虐的啊,你知道我已经多少天没和李希侃说过话了吗?!

好在王子异在周锐的提醒下也意识到了这点及时的住了嘴,一脸真挚的问毕雯珺:“所以你是想问我怎么哄人对吗?情侣吵架也是难免的,你也别太灰心丧气了,我帮你想办法……”

不说还好,一说毕雯珺就更尴尬了,他烦躁的扯扯头发,小声的应了一句:“我俩没谈。”

这话一下子惊到了两位听众,周锐甚至没忍住还爆了粗口:“卧槽呦感情你俩之前拉拉小手什么的都是在耍流氓??”

王子异的画风倒是清奇:“所以你不是来我怎么哄人的,而是来问我怎么追人的?”

毕雯珺点点头,又摇摇头。

啊,脑袋痛,王子异这么想着,我和坤坤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可你们这是什么鬼?

几个人研究半天最后决定让蔡徐坤帮忙找个时间把李希侃叫出来,让他俩好好谈一下。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要好好练习来应对明天下午的导师检验成果。

李希侃这两天是真的要奔溃了,他练得本来好好的结果被踢出来去了小一班,心态都要崩了。重新去学一只新的舞蹈,一首新的歌,记住新的队形,放在谁身上谁都得崩溃。

以往啊,以往也是会有撑不下去的念头的,也是会有心态崩了的时候的,可是那个时候,毕雯珺会在他身边啊。毕雯珺是真的不太爱说话,每次都是自己絮絮叨叨的从那儿说,他听着,最后在自己快要说不下去要哭的时候把自己搂进怀里,再附送一个温柔的吻。

其实他没告诉毕雯珺,他挺喜欢每次他吃醋的模样的。那至少证明,毕雯珺在关注着他,他们之间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这个人啊...除了不喜欢自己,哪儿都好。

算啦,不能再想了,再想可能就会忍不住去找他了。

下午的导师检验成果他们跳的真是强差人意,整个小一班都是士气低迷。和其余四个班级的完成程度一比真的是差了好大一截,自己和另外几个人甚至记不住舞步,那么多人从旁边看着,还真是丢人啊。

晚饭他们几个都是随意吃了一口就又跑回了练习室训练,奇怪的是平时最敬业的蔡徐坤不在。

虽然他不是队长也不是center但是他是大家的主心骨,好像只要有他在大家的士气都会高涨好几倍。

那蔡徐坤到底去哪儿了呢?

当然是被毕雯珺王子异和周锐叫住了啊。

“所以,你们说了这么多意思不就是让我把李希侃骗出来然后送到天台上吗?”蔡徐坤无语的盯着面前这三个你一言我一句的人。

王子异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爱管闲事儿了是不是被周锐传染了?

山西人虽然老实但是并不傻,一下就懂了蔡徐坤的眼神,他揉揉对方的头发:“我知道你们现在时间本来就短,也不应该在临近比赛之前闹这些,但是你就帮帮他们吧。”

“好吧好吧,他这两天情绪也是真的不太对劲儿,解决下也好。我这就回去叫他,毕雯珺你先上天台上等着吧。顺便..祝你成功啦。”

毕雯珺感激的说了句谢谢,其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别的了。

独自一人在练习室里扣舞扣了半天的李希侃终于把蔡徐坤等回来了,刚想凑过去让他帮自己指点一下,蔡徐坤就叫了他:“那个,希侃你跟我出来一下呗。”

不明就里的李希侃跟着蔡徐坤走出了练习室:“怎么了呀坤坤?”

“啊,有点事儿和你说,不过这人多咱俩上天台去说吧,说完了好回来练舞。”

听到天台两个字李希侃不由得抖了抖,从那天以后,他再也没去过天台。

走到天台门口的时候蔡徐坤踉跄了下说自己鞋带开了让他先进去,李希侃也没做多想开门走了进去。谁成想刚一走进去他就看见毕雯珺站在那里。

身后的门还被关上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落入了圈套。

大概也是知道门外的蔡徐坤是指望不上了,他勇敢的往前走了两步正视毕雯珺:“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弄得大张旗鼓的。”

毕雯珺抿了抿唇,向李希侃走过去。对方下意识的往后撤了一步却发现背后是门板。

他苦笑了下:“你别害怕。”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呢?想说好多好多。

首先得和你道个歉,那天对你那么冷漠一定伤害到你了吧;然后的得你表个白,这么久了没说过一句喜欢你是我混蛋;最后得和你说,李希侃,咱们来好好谈一场恋爱吧。

毕雯珺走到他身边,也依靠着门板,向远方眺望:“李希侃,对不起。”

“哈?”李希侃被这一句对不起整的莫名其妙。“毕雯珺你……”

“嘘,听我说完吧”毕雯珺笑了一下打断了他。“你那天的舞蹈我有看,而且只看了你,没看别人。但该死的是,你太好了,好到不只吸引了我一个人,我就在想啊,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藏起来,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困扰了。所以那天的我,真的很混蛋,对不起。 ”

李希侃默默的倚在那里,神情从一开始的惊诧变为了沉静。 他甚至有些庆幸自己自己落了这个人的圈套,果真还是不死心。
“那天你问我咱俩算什么,我想了很久,到底算什么。我欠了你很多句我喜欢你,我应该在你第一次和我说喜欢的时候回应你,我应该在你每一次说我喜欢你的时候回应你,可恨的是我没有。你的爱太重了,我要拿什么来还你的一往情深。”
“不用还。”李希侃抿了抿嘴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用还。”
毕雯珺摇摇头:“要还的。我把自己还给你,从今往后的每一天慢慢还给你。所以,李希侃,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们谈恋爱吧。”
你的一往情深,我拿真心来报。
事实证明抚顺人说起情话来,真的要命啊……
李希侃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毕雯珺说喜欢我,毕雯珺说要和我在一起,我是不是在做梦?!
他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我……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
毕雯珺好笑的看着年前吓傻的人:“很抱歉你喜欢上了一个混蛋,但是没办法,这个混蛋是真的不想放你走了。所以,李希侃,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原来是真的啊,原来毕雯珺是真的喜欢我,原来我没有做梦啊。
他笑眯眯的凑到毕雯珺面前:“那你以后不许不理我,不许突然发脾气。”
“好。”如果你不和别人走的太近。
“还有还有!不许乱吃飞醋!比如我和罗正他们就真的只是朋友。”
“尽量。”但是你也不能闹的太过。
“要多哄我,要多说话,要多夸我。”
“行。”别人叫你话唠真不是没道理。
“要……唔!!”
世界清净了。
毕雯珺有一句话没对李希侃说,李希侃啊就是只小狐狸,蹦蹦跳跳的一下子就留在了自己心上。
李希侃也有句话没对毕雯珺说,毕雯珺今天表白的时候啊,真的很帅。

今天夜空之上没有星星,星星都在他的眼里。

=end=

评论(16)

热度(1323)